3  
『為什麼我只是想做自己有興趣的事情,卻不被家人支持?』

那天看了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大意大概是每一個想要學藝術的人,基本上都要經過一段與家裡的抗爭期,「其實剛開始我家人很反對」這樣的話似乎常常在一些藝術圈、演藝圈的成功人士訪談中常常聽見/看見──而這樣的現象也同樣發生在《紫色大稻埕》的江逸安身上。有點感慨的是,時代看似向前了,很多觀念其實還是沒有變的。在故事中可能是因為江逸安畢竟是江記茶行的獨生子,所以父親自然希望他繼承衣缽,另外或許因為江逸安的觀念比較新潮,會有種讓家人覺得學藝術的人觀念就是比較「另類」這樣的想法。家裡越是阻止,就越是激起江逸安想要學畫、甚至去東京學習的念頭。

這樣相對之下就凸顯了郭金火母親的支持非常偉大,在那個時代有多少個母親會願意無條件的支持自己兒子?更別提其實家裡狀況並不是很優、加上周遭人都反對她、覺得她太過溺愛而子的情況之下,更顯得她的難能可貴。我想她其實也不是什麼神預言自己的兒子以後成為家喻戶曉的畫家(雖然他真的做到了),不過就是希望起碼兒子能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而已。
2    
因為能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是幸福的。相反的,有些事情雖然你知道這麼做是安穩的、是對的,但是因為自己不喜歡,所以做起來就不會快樂──喜不喜歡,其實真的要做了才知道。

像是江逸安家裡發生的「裸女像風波」,透過維納斯這個「外國神明」的所鬧出的笑話,其實某種程度上也是對比了兩代觀念的相歧,而我覺得也是更加凸顯了主角江逸安的「活潑」吧!對於老一輩的傳統觀念來說,江逸安等人象徵的是一種新時代的價值觀,剛開始青黃不接的階段的確會對彼此造成一定程度的摩擦──老一輩的覺得年輕人太OVER、不受控,年輕人覺得老一輩的人觀念不懂得跟上潮流,所以所引發的爭論也是可以想見。當然這種事情沒有誰對誰錯,畢竟價值觀這種東西一旦養成就很難被改變了,要「適應」都是需要時間的。
1  
不過我蠻佩服逸安的大娘──畢竟要比較傳統的父親直接改變觀念的確不太可能,所以必須要「拐一個彎」,讓江父去肯定江逸安所做的事情,甚至是理解逸安是用著不一樣的方式來幫助江記茶行,其實這就是一種「方式」。我常覺得兩代之間的溝通真的需要中間這樣的一個橋樑,不然硬碰硬整個槓上了,也只是讓氣氛變糟、誰也不退讓的結果就是兩敗俱傷。不得不說大娘讓逸安的設計混入其中,並且在江父不知道的情況下給予逸安直接的讚揚,無論最後是不是用這個商標、或者是有沒有辦法如大娘跟江逸安所願因此讓江父支持江逸安學畫,重點是,起碼江逸安得到了父親的肯定。

其實相較之下也真的覺得江逸安畫阿月的模樣做為商標真的還蠻有創意的,可以說是在那個年代就設計了「代言人」的概念?倒是江父所說的與茶品的呼應我的共鳴度少了一些,似乎也只是點頭稱是而已。
4  
但是阿月在故事中的形象是真的很清新、很單純啊!其實光看到柯佳嬿在劇中的模樣,就足以讓人理解為什麼她會是江逸安的謬思女神了。
這一集中,江逸安以去永樂座看戲做為條件,交換阿月當MODEL讓他設計商標,想不到卻因此打開了阿月對演戲的興趣,應該說從頭到尾,原先單純是一種劉姥姥進大觀園姿態的觀戲,後來甚至開始被這個舞台、這樣的表演所震撼到,進而開啟了想要模仿、學習的念頭。但不管是口音、還是肢體上,沒有什麼底子的阿月可就要下一番功夫了。所以後期江逸安介紹阿月到後台工作,想必也是看出了她這份熱誠跟澎湃,讓她有機會可以就近學習吧。

題外話,阿月跟蔣渭水是同鄉這件事情,不清楚後面有什麼作用呢!
(我好喜歡那一句「只有青春是好的」啊)
5  
若以時代劇的概念而言,這部戲劇到目前為止給我的感覺不像以往時代劇的煽情與激昂(雖然蔣渭水出現的部分真的還蠻能激憤人心的),相反的它其實有一點平淡,但卻是淡而有味,誠如兩集開場都由江逸安之子與老年的郭金火的「回憶」為開場,真的就像是一部緩緩道來的「故事」,我不太會把自己投射在其中某個角色,但是我會很被這個故事吸引,就像是茶一樣,入口不苦澀、順口,但卻會回甘。

圖片來源:《紫色大稻埕》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 ♥  的頭像
Han ♥

Dear Han ♥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