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x_fhcn43462247_0001  
『真相一直存在,只是人發明了謊言。──《暗色天堂》』
(其實剛開始有標出引用自何處,只可惜太快了我來不及看到,再煩請知道的朋友指點。這句話一出來我就覺得有被「敲中」的感覺哪)


暗色天堂 │ Heaven in the Dark

導演: 袁劍偉
演員: 林嘉欣、張學友

很幸運的搶到了金馬奇幻影展的開幕片,貴為「開幕片」的熱門程度可想而知,看今晚座無虛席的滿場就知道。具有象徵性意義的「開場」,彷彿為整個奇幻影展拉開序幕,而比較特別的是導演袁劍偉與女主角林嘉欣都來到影廳內一同觀影,能夠與影后在同一個空間之中,身為影迷就是有小小的興奮與激動在心中。(可惜這場我買到的座位很後面,完全拍不到她啊~)
延伸閱讀:【電影】百日告別Zinnia Flower 
fx_fhcn43462247_0004  
改編自舞台劇《法吻》,我必須說它其實某種程度上還是很保有舞台劇原本的風格,特別是在五年後的重逢,兩人在書房內的這一場戲,對白、走位、表演、燈光、配樂、形式風格於我來說都很舞台劇,要說改編成電影之後對它的幫助,就是能夠在兩人談論過去事情的同時,經由剪接同時跳轉回到五年前所發生的種種吧,坦白說看完《暗色天堂》之後真的讓我更對《法吻》有興趣,因為光是這一場在書房的戲,即便因為剪接而變得有些片段式,整個情緒張力與力度、鋪陳,都是非常能夠吸引觀眾進情節之中的,相信舞台劇也會是非常精彩的作品。

誠如座談時導演說的,因為本身不是拍電影出身、此為其第一部電影作品,所以他很多地方其實很「參考書籍」,其實對我來說是有一點震撼的,畢竟「學院派」的作品的的確確在藝術領域是有一些值得探討的爭議,很多設計鋪陳相對安全而工整,沒有特別「奔放」的創意,但是卻會讓人覺得每一個安排都是有其「伏筆」。雖然我會覺得舞台劇的影子還是挺重,但不得不提這是一部可以看得出導演很「用功」的片子。
同樣,誠如導演所說,這部片子的角色型塑非常立體而鮮明,某種程度來說兩位主演的「演技」其實決定成敗。
fx_fhcn43462247_0016  
其實比起《百日告別》,說真的我更喜歡林嘉欣在本片中的表演,或許於我而言她五年前、後的「層次」與對比,情緒的激昂、含蓄到爆發,一切的一切都讓我覺得她就是完完全全的Michelle,她的「愛」時常源自於一種景仰與憧憬,在台下仰望著台上閃閃發亮的那個他,就是Michelle所定義的愛情──或者說,這是能夠吸引她的最初。哪個女孩子不希望自己能夠是對方心中的「唯一」?於是面對一個似乎必須對大家都很「NICE」的「牧師」,她在深陷以前,就被理智喚醒,時時提醒著自己或許也只是他眾多教友之一。標準戲劇發展的誤會、錯過、甚至如果唯美化的話可以說是「遺憾」的兩人,其實很諷刺的是,反而是很寫實化的就這麼在交會的那一刻卻被兩人過近的距離給刺傷,進而這一段短暫交會的戀情夭折了,走向報復,走向毀滅。

而整個故事最大的懸念莫過於──當年到底發生什麼事情?為什麼男方所認定的「兩情相悅」,卻被女方指控是性騷擾?特別是在交叉剪接的過程中,透過Michelle跟杜牧師的對話,是越來越讓觀眾好奇的,每一段文字、說每一句話的表情與態度,都讓觀眾忍不住推敲。最後,真正激怒杜牧師的,是Michelle那句「我原諒你了」。
fx_fhcn43462247_0002
但到底原諒什麼?他做錯什麼?這其實才是杜牧師一直以來的疑問。 
我絕對相信人會為了保護自己(或者你要說,是酒後的胡言亂語也罷,但我此刻更相信是酒後吐真言)而選擇性遺忘對自己不利的事實,選擇性去忘記自己曾經傷害過別人的那段記憶,而對Marco來說,社會聲望如此高的他,同時完美兼任了「杜生」與「杜牧師」的角色,而自己一直以來的願望即將實現、即將邁向更高的位置,卻在此刻禁不起「誘惑」而慘遭滑鐵盧,我挺喜歡在開頭他佈道時,特別選用了「遠離誘惑」,甚至是蘋果的比喻,而更諷刺的是,是否就是太「深信」了要「遠離、抗拒誘惑」,因而反倒忽略了人其實有最真摯的情感與真心呢?

導演說他在看舞台劇時,會有一種到頭來不知道到底誰對、誰錯的感覺,但以電影的處理來說,我是覺得比例上似乎Marco做錯的比例比較高,最好的證明就是,身著白色的兩人,或許象徵的最初的清白、或許想要讓觀眾去判斷是非,而最後Michelle潑了他一身紅酒──是否就代表著,在導演的定義之中,是Marco傷害Michelle在先,所以Michelle的報復,「合情合理」?
fx_fhcn43462247_0013  
這真的是一部充滿許多爭議性的作品,光是在故事中Marco所要提倡的藥品回收計畫,把那些其實藥效仍存在的藥品捐給第三世界這樣的想法,在如果藥效真的沒有過期之說的前提之下,我會覺得這是一個很有遠見的計畫。除此之外,光是案件本身就涉及道德、宗教(特別是宗教,我真心覺得這是非常危險、難以碰觸的題材),真實與虛假,誠實與謊言,是與非,對與錯,好似世界上所友都無法二元分立,所有的一切都處在模糊地帶,Marco做錯了,可Michelle又做對了多少?
Marco在最關鍵的時刻,因為律師在法庭上對Michelle的「指控」而心軟──題外話,我覺得法庭上的互動除了有一點詼諧幽默之外,黃秋生那一句「乾媽乾兒子」之語,也是對法律的一種「諷刺」。其實黃秋生蠻多句台詞都挺值得深思的,例如,官司的動詞是「打」、法庭不見得會給你正義等等──就算是Michelle控訴自己在先,也無法忍受在法庭上以這樣的形式,為求「打一場勝利的官司」而傷害一個女孩,雖然最後導致了他的敗訴、被定罪、人生跌落谷底,但纏饒於心的卻始終是──到底做了什麼,讓她要把自己逼到死角?而為什麼一直以來信奉的真理與上帝,一直以來祈禱著的他,為什麼在這一刻卻被上帝遺棄了?所以他放任自己的墮落,縱容自己的慾望──因為他再也無所謂了。

但是在那破碎的記憶拼圖完全之後,他又該怎麼去面對這一切?整部電影在一個情緒很濃烈的地方收尾,沒有一個「ENDING」的感覺,卻是我覺得停在最棒的位置。

我非常喜歡林嘉欣在片中所說的那句「傷害的定義是因人而異」(忘了具體台詞,但大意如此),或許很多人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對當事人來說卻已經造成難以想像的巨大傷害,這讓我想起Sophie Calle《極度疼痛》中所提──「痛苦是沒有度量衡的。」於Michelle而言,是那麼樣一個自己崇拜的、景仰的對象,用言語重重傷害了自己,特別是曾經以為快要到了天堂,卻瞬間掉到地獄,疼痛更是無以倫比。

那盞壞掉的燈,一閃一閃,像是一種寓言;那盞路燈卻在她最狼狽的時候,狠狠地用明亮照著她內心的黑暗。


圖片來源:開眼電影網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 ♥  的頭像
Han ♥

Dear Han ♥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