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你永遠也不知道,下一秒的自己會在哪裡。』

這集實在是太糾結,複雜的情緒完全透過演員的表演以及戲劇情節讓觀眾感受到,相信也讓觀眾看了挺揪心吧!其實第十集內那句有點隱晦的「這樣可以回答妳所有的問題了嗎?」我原本有當作是陳澈的告白,看到這集才發現原來上一集是我自己多想了,果然還是會帶到一些陳澈本人的內心糾結──我們根本是屬於不同時代的人,要怎麼在一起?所以面對真真的多次暗示,陳澈先是逃避,爾後在真真的勇敢告白之後,選擇了對真真最殘忍的那一種方式──那一種,告訴對方自己從未喜歡過對方,把那些都視為一種「誤會」,對女生來說、對一直以為陳澈對自己也有好感的真真來說,被點醒的美夢,特別痛。

而我覺得,陳澈或許是很害怕,自己會像莫名其妙來到這裡一樣,某一天又莫名其妙的回到未來,寧可此刻讓他殘忍,也不斷煞那的溫柔,造成兩人更長久的難過。光是聽到預告中陳澈的旁白說,兩個我可以存在於同一個時空嗎?就讓人揪心起來了。
ee  
讓我覺得難過的,不只是真真鼓起勇氣告白卻被拒,更是在被拒絕之後,在調適自己心情的過程,以往覺得能與陳澈朝夕相處是一種幸福,但是如今的朝夕相處,卻讓她更不知道怎麼面對自己的心意、面對陳澈,這一切都需要時間淡忘,她明白、但是這「時間」卻似乎更加難熬。為了保護真真,不惜把自己的秘密告訴她的陳澈,如果此刻的真真能夠靜下心來思考這件事情,便會發現自己於陳澈來說真的是不一樣,問題不在於對方不喜歡自己,而在於要改變陳澈「一念間」的決定放棄,讓他鼓起勇氣去把握這份得來不易的感情。
如果說相隔這些年的戀愛是荒謬而不可能發生,反過來思考,豈不顯得更加珍貴?

而面對這一切的不可思議,真真第一個反應竟然是「2016年,我都50歲了,好老」,這時候的天真真的是讓觀眾都跟陳澈一樣忍不住笑了出來吧?在那麼虐的氣氛當中,真真的一席話,讓人會心一笑。從在門外陳澈與小龍的拉扯,到樓梯間兩人的對話、至最後陳澈整個把她扛進房間提出種種證明,整段真的是讓人看不膩的精彩,對戲之情緒激烈,碰撞之後產出很棒、很讓人難忘的火花。
b  
從陳澈聽到真真獨自去接小龍這個消息後,激動玩遊戲的模樣,或許就是一向冷靜的陳澈「吃醋」的證明──當然,還是很擔心喜歡真真的小龍會不會酒後亂性,我挺喜歡看到陳澈那種,表面上看似平靜,但實際上種種「不合理」舉動早已經說明心意的設定。而也因此,陳澈才發現小龍所遇到的「貴人」,讓小龍業績直線上升的關鍵人物,竟然是在2016年落網的「通緝犯」郭勝泰,目前觀眾還未明的是郭勝泰到底是犯了什麼「重大刑案」,但是對陳澈來說,盡全力保護自己所珍視的朋友、還有真真,儘管聽起來荒謬、無法解釋,只要能夠盡可能讓他們避開郭勝泰這個危險人物就好。

但是站在小龍的角度說,能夠受到公司眾人的讚許,似乎讓他一直以來面對陳澈的那一種自卑感消弭一些,起碼他也是個即將可能成為超業的人,在真真面前,他不再渺小,所以面對陳澈的阻擋,他很自然的會聯想到陳澈是不願意見自己發達,才會反應如此激動(畢竟,穿越這種事情他們是不可能想到的,也不會有人想到眼前的貴人將來可能變成通緝犯)。
c  
你會想要知道未來的事情嗎?或許對陳澈跟陳國章來說,都更寧可不知道這些吧,因為知道了未來的發展,卻又擔心是因為自己做了什麼改變而造成蝴蝶效應,誠如陳國章的擔憂──會不會就是因為他的出手干預,才造就女兒將來的不快樂?或許看到這些,更讓人覺得,有時候對於未來存在著未知的期待,說不定也是一種幸福,往往那些有特殊能力、能夠預知未來的人,反而是不快樂、不知道該如何生活的一群人。

張順發的CASE雖然先前以一家團聚收場,但隨之傳來的「悲劇」消息卻反而讓陳澈思考,自己是不是還是在不知不覺中干預到了這個世界的運行?蝴蝶效應似乎不斷在發生,做與不做,說與不說,成為陳澈的一大難題。然而破綻越來越多的陳澈,卻難受的發現自己在這個時代似乎已經占有了一席之地,當人們的情感互相依賴,似乎這「蝴蝶效應」,就無法避免,誠如對葉父說謊而感到痛苦的陳澈,又或者說想問清楚卻沒得到答案,反而還是全然相信陳澈的葉父(但我覺得身為一家之主,特別是看到女兒與陳澈的親近互動,防備心還是難免的吧)。
d  
乖順的雅娟在這一集中,因為母親對進勤以及進勤家庭背景的偏見而終於忍不住的大爆發,坦白說這一段雅娟的哭訴真的讓我很印象深刻,兩人的爭吵,戲劇張力極大,而大概是因為設定上應該這是雅娟從小到大第一次對母親有這般激烈反應自己的心情,所以雅娟母親的反應也是有點愕然,但卻同時的「堅持己見」,而針對這件事情從不退讓的兩人,讓夾在中間的陳國章也是十分為難──甚至他或許聯想到,會不會就是因為如此激烈反對,才造就未來那個沒有笑容的雅娟?價值觀的不同,卻似乎完全找不到轉圜的方式,讓兩人處在一個僵局,甚至雅娟還因此被禁足。

雖然可以理解雅娟母親的擔憂,但是她有些勢利眼的對白說真的其實我自己還蠻沒辦法接受,而我更無法接受的是那種自己覺得是為雅娟好,所以這一切都必須堅持下去,而不顧慮到對方心情的做法。我自己的想法是,人生固然跌跌撞撞,做父母的當然不希望孩子受傷,但是,又怎麼能夠斷定孩子選擇的某條路絕對會受傷呢?或許就像雅娟父說的,即便辛苦,但或許雅娟願意,又或者是經歷過這一次的受傷才讓雅娟學會了SOMETHING也說不定。
f  
但如今這個哭著的、不再笑著的女兒,真的是他們要的嗎?聽到雅娟說自己不想再當媽媽的洋娃娃,或者說聽到雅娟對著BBCALL說「我也很想你」時,是不是大家也不免心酸了起來?誰也無法斷定下了某個決定之後會產生什麼結果,那麼就讓孩子自己去做選擇,不好嗎?跌跌撞撞都是人生過程,而說的無情一些,即便最後做的是一個讓她後悔的選擇,但起碼也是自己所做出來的決定──受傷即便在所難免,卻,或許就是他的命。
題外話看到進勤跟雅娟只能透過BBCALL來連絡彼此的模樣,讓人不禁感嘆,現在的科技,有通訊軟體、有手機,真的是方便好多哪。

其實進勤跟父親的對戲相較之下沒有雅娟跟母親的那段來的讓我那麼有感觸,雖然雅娟母與進勤父的見面、爭吵,特別是雅娟母對進勤家庭背景的嫌棄,或許都注定了這段愛情的悲劇。只是我絕對肯定雅娟說的,進勤家裡不偷不搶,靠自己努力賺來的錢真的並不可恥,反倒是身為「書香門第」的「高知識分子」,因為自己受過教育而嫌棄別人的不是,「門當戶對」的概念變成了一種階級,我覺得是非常殘酷,也是讓這樣的「士大夫價值觀」讓我覺得有點噁心的地方。

1989年是雅娟的關鍵年,而如今不管是雅娟跟進勤線、還是真真與陳澈線似乎都來到一個最高潮的點,而郭勝泰不知道會不會讓這蠢蠢欲動的緊張關係,飆破臨界點?其實對於結局我一直都有很多不同的聯想,大概是每看一集就會思考一次、然後又每集都改變不一樣的想法,而這集中我想到類似《步步驚心》或者是《九家之書》這樣的處理,不知道最後有沒有可能是讓1989年的真真離開人世,然後2016年,陳澈遇到一個全新的真真,在對的時刻,重新相愛?
(PS:《1989一念間》給我的一大感觸是,陳澈真的是個生錯時代的人啊)

圖片來源:《1989一念間》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 ♥  的頭像
Han ♥

Dear Han ♥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