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png  
『掌聲於妳如浮雲,妳更重視的,是家人的肯定與支持。』

第二周對我來說是重點非常分散的一集,可以想見應該都是蠻多線都在默默鋪陳安排的狀態,也因此所有主要事件都是「蠢蠢欲動」,好像並沒有真的爆發,相對來說沒有像第一週強打親情一樣力道那麼集中。而關於「陳柔甄」這個角色可以說是本周相對比較明確的部分,但我覺得比較可惜的是,因為雷蕾的吃醋,千卉的彆扭與左右為難,似乎有一點太多這樣的場次,會難免覺得重複性有一點過高,好像各場之間又沒有明顯功能上的差別,是我覺得比較看不出重點的地方。
不過依然覺得很棒的是,透過這部作品也算是「長知識」了,像是扇形車庫、「吉安」的由來等等,我也是透過《火車情人》才知道的呢。
7.png  
坦白說我自己覺得《老黑爵》的重逢設計很浪漫、特別是又在花海中,格外有一種「初戀」的美好感,所以儘管包含後面手機掉了的設定讓我覺得整個很讓人出戲,但還是可以接受跟原諒的。柔甄的神祕也好、結婚的事件、家裡的事件,還有對恩典那種「自私的占有」,太多事件累積在這個角色身上,對我來說──反倒有一點凸顯出安唯綾這個演員在演技上面似乎還沒辦法負荷那麼複雜而心思縝密的角色(不過歌聲是真的很令人稱讚,不愧是上過《超級星光大道》的選手)。坦白說這個角色如果自始至終都是溫溫順順,或許我覺得這樣很有氣質的角色還蠻適合,但是太有心機的部分我就覺得有一點不是很OK。
不過說到氣質,像是在廣播電台內的樣子,其實都讓我蠻出戲的會去想──廣播電台主持人真的是這個樣子的嗎?另外,我也覺得她訪問千卉的題目有一點沒有深度,整個很沒有著眼在閃舞活動上的感覺,有點表面。
10.png  
不過也能理解,這是為了要促進趙家父女的和好戲碼啦!其實我對那一段很能感同身受,或許千卉最重視的並不是募款最後的名次、結果,更不是期待大家的掌聲,她最最在乎的,莫過於父親的肯定與支持,我相信對千卉來說,父親的稱讚與關心,絕對遠比其他任何一切更為重要。看到上周的劇集中吵那麼兇的父女,這週能夠這樣談心事、女兒撒嬌的模樣,說真的還是有一種雨過天青的幸福感的。
其實家人就是這樣嘛,吵完了、說開了,依舊是彼此最重要的動力來源。
101.png  
OK,再跳回來柔甄的部分,不僅僅是隱瞞結婚的事情,或者是刻意的放出一些訊息給千卉──像是家裡的狀況、秘密基地不見,其實會覺得這些訊息放的很刻意,相信心思細膩的她也察覺出來雷蕾對恩典有意思,所以連帶著眾人對她都有點敵意(其實那種程度就算很粗線條的人應該也都會發現吧?大概就只剩下恩典這塊大木頭了),因此難免會讓觀眾覺得這些都是她富有心機的安排。而關於那位神祕的未婚夫,以及對母親的態度,也不免讓人猜想陳柔甄的「真面目」,到底是甚麼呢?
6.png  
而在見習結束之後,恩典開啟了獨立作業的新旅程,但是就如同見習之初的狀況連連,這周也沒讓恩典多輕鬆(笑),包含高富祥在內諸多對他的投訴,某種程度上也表明了列車長也是一種「服務業」,而在台灣很弔詭的是,「服務業」似乎就是永遠的以客為尊,就連列車長行使一些還蠻正當的勸說權利都會被說三道四,也讓人看到很難為的一面──儘管自己沒做錯,但是「制度」的體系下,還是有很多身不由己的部分。
不過值得開心的是,到第十集時,終於有乘客的讚揚,不僅讓師父感覺到「徒弟長大了」,對經歷這一切狀況的裴恩典來說,也算是好不容易重拾的信心吧!
8.png  
父女吵架讓人揪心,而這師徒爭執卻也同樣的讓人入戲,不得不說資深演員的實力真的是不容小覷,我想這就是所謂遇強則強的潛力激發吧?其實那種愛之深責之切,以及不覺得自己做錯但卻不被理解的心情,某種程度上也是反映了世代隔閡以及一些代溝,而我其實從中並沒有辦法特別去判定說誰對誰錯,應該說──我認為就是事件、以及世代觀念的不同,還有整個時代的價值觀的確是不同以往了,而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這樣的吧?因為不了解,而不小心就深深傷害了對方,但起碼終究明白彼此之間是「為對方好」、「希望對方能夠肯定自己」的心理。這點千卉跟恩典是雷同的。
62.png  
有一條明顯與主軸比較相關性沒那麼大的,就是智勳跟舒嫺這一條線,不管是智勳說出了自己的身世、以及脫口而出「喜歡比自己大的女人」這樣非常明顯的暗示,再加上兩人在部落格上的互動,最重要的莫過於智勳與舒嫺前男友幾乎一模一樣的長相──其實不難猜測舒嫺身上應該會有一定程度的情緒波動,不知道會不會演變成婚外情?而另外,其實小天使與小主人這個遊戲,就是有點若有似無的穿插在其中,不知道到底是誰抽到誰、又與劇情有甚麼明顯的關連?(但想必,會因此牽起恩典跟千卉吧)
71.png  
舒嫺的「秘密」,又或者說她內心揮之不去的陰影、以及從未停止的自我控訴,都在這周將事件完整的告知觀眾,說真的這樣的設定完全不難猜測,甚至讓我想起先前看過的《失去你的那一天》,因此大為的死這個意外對我來說並沒有太大的衝擊感、而我想在處理上導演也沒有要刻意加重這個事件的渲染度,他更想強調的應該是一直徘徊不去的、在舒嫺心中的痛與自責,想要表達的是那種必須強烈隱藏的愧疚。而其實大為奶奶的反應也不意外──我其實明白,儘管知道這不能完全怪舒嫺,但是能夠「有個人」可以責怪、可以恨,似乎就是稍微淡化傷痛的方式、也可以說,是一種生存的力量吧!

圖片來源:網路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 ♥  的頭像
Han ♥

Dear Han ♥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