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87510_1424982370887787_854415180_o.jpg  
『只有我,聽得見你微弱的求救信號。』

先前一直提到一點,希望能讓魯乙比其他人更早知道俊英的病情,而這集中也的確是如此安排──符合魯乙的職業,雖然她跟申俊英在當時已經處在分手的狀態,而她也不斷透過影像看到申俊英、以及想起那一些曾經的回憶,這些對魯乙來說自然是先造成一些心理上的難受;而卻也同時帶出了俊英隱藏在這些影像中的「祕密」。這個部分跟申俊英畫面的交叉剪接,的確很有情緒上堆疊的作用,然而從明明不甚明顯的唇形中讀出申俊英隱藏的訊息──撇開魯乙大概是有學過唇語這一點而論,當她告訴另一個工作人員「我聽得到」時,觀眾如我的內心還是有小小受到波動的。
因為魯乙聽到的除了申俊英的深情之外,或許還有他的求救訊號。
14151962_1424982360887788_829141932_o.jpg  
曾經想過,申俊英的隱瞞到底是希望能夠故作瀟灑地離開,還是徹底反映了自己內心的孤獨?但這一集中,不知怎地在他極力將魯乙趕出去的過程,我突然有個想法,或許申俊英是不希望造成其他人的負擔及傷心之餘,又同時期待著某個人的現身救贖,又或者,可能是一種對自己的懲罰。這裡指的救贖不僅僅是疾病,更重要的是他內心的束縛──如果說魯乙是從魯長壽的肇事逃逸事件之後便開始陷入地獄,那麼申俊英大概也是從害魯乙出車禍那一天則開始就活在痛苦之中,無可自拔。而這件事情必然解鈴還須繫鈴人,魯乙才是打開俊英心結的關鍵。
14124077_1424982330887791_1368271918_o.jpg  
仔細想來,魯乙一直都在追逐著「真兇」以及試圖對抗崔賢俊跟李恩秀,反倒是對於周遭的很多事情都相對無知,例如當時「李玄宇」的身分、以及申俊英沒有告訴她的種種,而弔詭的是,申俊英跟崔智泰都是知情的,導致魯乙一直以來都是最讓人心疼、卻又擁有最少資訊的人。
每一集都想要來聊一下俊英的母親,畢竟《任意依戀》中意外的讓我非常喜歡的角色就是她──與俊英的「大和解」,因為了解俊英的苦衷而真正希望俊英能夠擺脫「崔賢俊是自己父親」的愧疚感,真正快樂的去愛著、活著,除此之外,對於魯乙,她也是一如對俊英的態度(這集中的相處完全是當成媳婦看待了吧)。而魯乙大概明白俊英並未告知,故只是要求一個擁抱、並且希冀得到一點來自「家人」的溫暖吧?
14152217_1424982400887784_1133391929_o.jpg  
不過我覺得每次魯乙都會在做出我覺得「很不一般女主角」會做的事情而讓我覺得「這部作品的設計超大膽、超顛覆觀眾思維」之後,再隔幾集將其推翻。例如先前曾經開車想撞崔賢俊,但在看守所內卻又嚷嚷著自己並不想殺他;例如上集拿走了十億,但這兩集中又將其歸還。不論是一時混亂而產生「殺意」,還是為了生活而迫於無奈的收下支票,我覺得這些都是「合乎常理」的,特意的再附加其他像是「洗白」的情節,對我來說才是反而不太必要。

14075033_1424982377554453_565249952_o.jpg    
崔智泰的戲碼目前主要都是在爭權奪利,而主要目的除了為替魯乙及其父親復仇之外,我覺得更重要的是像他跟父親所說的,在父母越走越偏,變成完全無法容忍的怪物之前,他要靠自己的力量阻止他們,而卻也因此,我覺得是在對抗的過程中感受到魯乙的無力,這部分也很好奇後來他會用什麼突破口來大義滅親、以及看到父母戰敗的心情,不過我猜測應該也是像崔智泰說的,母親獨裁慣了,自然會有很多怨聲載道的聲音,只要讓這些力量團結,就有機會擊倒會長。
其實我覺得這樣的親子關係除了緊張之外,還有一點──應該說是無奈吧!誰不希望能以自己的父母為榮?誰不希望把最好的都留給子女?但是崔賢俊跟李恩秀走偏了,那麼他們所擁有的那些崔智泰不願「繼承」,搶奪,只為告訴父母他們真的做錯了。
14087398_1424982340887790_185478946_o.jpg  
崔智泰是一個心知一切,但卻意外的正直靈魂,畢竟活在那樣的家庭中,如果他變成跟李恩秀一樣的人,其實我也並不會很意外──但也就是這樣的正直,或許曾經讓雙親引以為傲,但卻陰錯陽差的讓如今的崔智泰完全拉不回來,與父母站在對立陣營的他,孤獨,但卻是無法逃避的戰爭。而這部分或許也凸顯為什麼他無法接受尹亭恩,畢竟看到她,就等於看到父母所做過的骯髒事,但是很矛盾的是,面對「不知道有什麼企圖」的申俊英,儘管知道尹亭恩是一切的始作俑者,卻還是想要保護她。這部分或許也會最後做了鋪陳,猜測有可能崔智泰會等到尹亭恩出獄之類的,再續前緣。
那時候的兩人,就是堂堂正正的在一起,心無疙瘩了吧?
14123583_1424982357554455_646142927_o.jpg  
說真的尹亭恩的脾氣還真的讓人難以承受,也或許對於一直以來強勢的她,申俊英是一個太過無法掌握又與自己同樣倔強的個體,加上申俊英的刻意、崔智泰的背叛,讓她萬劫不復的掉進陷阱之中,另外一個很重要的部分,莫過於發現因為當年崔賢俊曾經幫忙自己「度過難關」,因而像是人質一般一直在李恩秀的威嚇之下;之前是因為她深愛著智泰,所以這一切儘管難熬但卻還是甜蜜的負荷,甚至應該說,在沒有事情發生之前大家都相安無事,但一旦有哪個環節變卦了,便會抖出一連串的醜陋。
我自己印象蠻深刻的是崔智泰意有所指的警告尹亭恩,不要把殺人之語掛在嘴上的那一段,尹亭恩的表情、害怕與不安都很真實。
14123332_1424982347554456_2028280039_o.jpg  
就說《任意依戀》是老梗齊發,那要是忘了失憶這梗豈不太對不起觀眾了?大概是因為壓迫到有關乎記憶的腦神經,所以在本集末也就透過PORORO被送往鄉下、以及提醒自己剩下十三天法律追訴期的鬧鐘這兩件事情,說明了申俊英的病入膏肓,甚至影響到記憶了,這也讓觀眾格外不安──畢竟倒數十三天了哪!他的生命跟法律追訴期一樣都是時間有限的狀態,他必須趕緊腳步,卻在這個時刻什麼都想不起來。那他還記得自己為什麼要對尹亭恩示好嗎?他原本的計畫到底是什麼?如果只是想要欺騙尹亭恩的感情、讓她雙頭空,總覺得這樣還不是非常大快人心的復仇,且這個方案還連帶了傷害到魯乙這一點,相比之下還挺不帥氣的。
而崔賢俊也在此階段知道了與申俊英的關係,有關身世,還有崔智泰並非其親生這一點,這兩個關鍵影響了崔賢俊,想必也會連帶影響到最後的結局。
14087471_1424982327554458_1474315664_o.jpg  
大人的世界實在是太複雜、太虐,所以跳轉一下來看崔夏露跟魯直這對可愛的小情侶吧!這部分大概是全劇最調劑的一條支線,有別於那剪不斷理還亂的愛情、親情、仇恨、冤屈,這部分完全就是純純的愛──不過聽到魯直說,要先跟夏露的家長知會兩人交往的事情等等,又讓人不免延伸一想──要是李恩秀知道自己女兒竟然喜歡魯乙的弟弟,大概真的有氣到心臟病發的危機吧!

題外話,我蠻喜歡每一集開場時由魯乙、或者是申俊英所說的那些旁白,整體設計上像是序場一般,但卻又非那麼獨立、是與主故事幹線有所連結的,也因此格外讓人感受到兩人的深情,同時覺得這樣的設計很文藝、很有質感。而我一直對片名有點疑問,但到現階段的部分,我個人猜測是──會不會是因為主要角色都因為某些緣故而無法「任意依戀」自己所愛,所以才依此取名呢?


圖片來源:KKTV(是的,我也辦了,再跟大家分享使用狀況喔~)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 ♥  的頭像
Han ♥

Dear Han ♥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