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40526_1554102034642486_1301203227_o.jpg  
『只要每個人都心存善念的互相幫助,就會聚集成意想不到的強大力量。』

整體來說我沒有很喜歡這部作品,大概也是因為想說都看了六集了,就乾脆看完吧──這樣的心態。相較之下,夥伴的部份我個人比較喜歡南洋一,甚過相川,甚至在搭檔上也覺得相川的功能性真的很低,就連最後那麼關鍵的一句──相川得到組長肯定,說「妳已經可以獨當一面了」時,我內心竟然產生了「WHY?」的困惑。總而言之,剛開始有故事的相川,到後來完全有一種到處沾醬油的感覺,就連「談戀愛」的功能也完全沒有發揮到。唯有每次在案件結尾,都會用非常崇拜又景仰的神情望向署長,這種明顯但卻又感覺不是重點的情感流露。

因為櫻川刑警、也就是署長父親,讓南洋一後來總是力挺署長遠山金志郎,那種「夥伴情誼」應該可以說是情感上算勉強比較有在鋪陳的地方。
15491752_1554102007975822_288223659_o.jpg  
這部作品在推理性質上,都是比較地區性的、那些可能並沒有辦法透過刑警改變的問題(也就是所謂「這種程度刑警無法出動」的小案件,但當真的事情發生時又會扼腕「他其實有來過警局求救」),或者是說,正是因為那些「小小的、無傷大雅的惡意」累積,但刑警卻總是主張「這種程度的事情我們無法幫上忙」,透過這樣的經營來凸顯遠山處理事情態度的不同。但是,雖然十集所要講述的問題不太相同,也真的是現實生活可能發生的景況,但總覺得就是在重複差不多的事情而已!雖然我覺得很有道理,也很諷刺刑警一些陋習,但總覺得一直在看差不多的東西,有點疲乏。

第七集──因為無法抗拒上司妻子的命令,因此被迫做了很多自己也不願意做的事情,在團體中相對弱勢的霸凌,透過某些行動來「求救」,其實在第一集也就已經出現過了。題外話,雖然我挺喜歡玉木宏在詮釋這個角色上有一點頑皮、不受控的感覺,但後來真心覺得說理的部份太多了。
15555295_1554102011309155_361681593_o.jpg  
多到,有時候我其實覺得有點彆扭。

例如,像是推理性的日劇很喜歡在各集末端都放上一個重複性台詞的橋段,可以說做為主角的口頭禪──拿《名偵探柯南》這部大家耳熟能詳的作品來說,大概就是會在最後會自我介紹「我是江戶川柯南,是個偵探」這樣的收尾;而《CAREER熱血署長》也不例外,但是每次當署長亮出櫻花徽章、然後那瞬間光芒四射,最後本來叫囂著的疑犯就會震懾地跌坐下來──我覺得太喜感了,導致我一直覺得那整段很沒有說服力、又有點彆腳。其實我對於那段有點饒口、充滿座右銘感的「這我無法坐視不管」→「我對這枚櫻花徽章發誓,絕不對任何犯罪放水」其實很有魄力,但搭配到這樣整體的編排,我就覺得力道沒那麼強烈。
15555300_1554102021309154_1679521314_o.jpg  
第八集提到的是冒名詐騙,用詐騙老人家的案子來呼應到父子關係,也算是對應到後來遠山必須要解決的──是父親的事件,因此當他在處理、甚至說有一點從中協調亮平與父親關係之意時,我始終在想會不會他心裡是有一點酸澀的?儘管父親是光榮的殉職,但難免還是有一點不捨吧!也因此,這集開始我用「父子」的角度來思考遠山署長跟南洋一的關係,或者是說,其實當年與櫻川熟悉的人、受過櫻川照顧的人,如今都是這麼照顧著遠山金志郎的。

這集也因為南洋一「腰閃到」,有了還蠻親子感的互動。我自己挺喜歡的小小設計是,遠山跟南洋一分享的父親與豬排蓋飯小迷信,竟也同時影響了南洋一,成為了他在辦案前的「好兆頭」。其實光是這樣一個小小的設定,就足以象徵對南洋一來說,櫻川刑警是多麼重要的前輩。
15503021_1554102087975814_620776807_o.jpg 
說到食的部份,相川另外的功用大概就是她的「暗黑料理」很有喜劇功效吧?

第九集再次重複提到「沒有受到實質損傷警方就不能出動」這個聽起來不太合理的原則,其實光是我們看電視新聞就會常常覺得──難道一定要等到傷害、憾事發生,警方才願意出動調查嗎?很多事情,或許到那個時候都不可挽回了。或許正是身為女性,所以對這集的事件相對比較有感一些,倘若有朝一日遇上了恐怖情人的糾纏,求助警方卻沒辦法得到實質幫助時,那種不安跟恐慌真的難以想像。然而最諷刺的,莫過於,實際上大概很少有相川跟署長這樣的警官吧?

我們都知道「預防重於治療」,但是刑警的原則卻似乎不是如此。
15502753_1554102094642480_1494735196_o.jpg  
在傷害發生之前就要避免──其實這真的是大家都明白的道理,但由於人力等等的緣故,也真的很難做到,倘若硬要講的話,我覺得這會是《CAREER熱血署長》帶給觀眾最大的衝擊,畢竟身為「民眾」誰不希望能夠安心、不用受怕的過日子?大家對於警察習慣性的避而遠之,或許也多少是因為不信任警察,覺得警察都是「事後」才出動。遠山的存在儘管是出現在日劇中,但卻也讓人有點期待現實中能夠對這樣感覺慢半拍的制度有點衝撞、改變。

題外話,我自己是很難理解恐怖情人的想法──畢竟,為什麼不希望對方能夠記著的是美好的自己呢?難道儘管是用勉強、用恫嚇的方式,讓對方擔心受怕也要在自己身邊,這樣的幸福他們也願意嗎?對我來說,那是虛假的。
15555161_1554102101309146_719603194_o.jpg  
第九集在處理前男友騷擾事件的同時,其實也同步在搜查當年事件的真相──說到這裡不得不說,《CAREER熱血署長》整部作品在辦案、推理上都超速成,幾乎都是不費吹灰之力就找到線索,相較之下真的很難讓觀眾有那種情緒也懸在上面的感覺。而因為找到了當年的真兇桐島真司、發現他是警界高層之子的身分,才發現原來當年隨便讓一個男子背黑鍋,就是為了保全桐島。說實在話,嚷嚷著「犧牲才能鞏固警界權威」的那些高層,大概並不知道反倒是他們拼了命要遮掩的醜事,才讓警察的威信不斷被挑戰、被質疑吧。
這點,不管在日本還是台灣都是一樣的。

攸關於櫻川刑警最後的遺言,也算是給南洋一的叮囑──在最後一刻其實還蠻有感,也能夠理解作為兒子的遠山金志郎之所以聽到這句話會因此打起精神的原因。不只是警察,各行各業一定都有自己的辛酸與不快,但最重要的是,做於這份工作的執著跟驕傲,不管它是不是你人生的第一首選。
15555462_1554102091309147_217934772_o.jpg  
雖然可以理解對於自己信念的質疑,必然會出現在其中一集,但我真心覺得放在第十集太慢了(可能放在第九集會比較剛好?)──在短短一集之內要處理太多事情,導致所有的情緒都太過簡單帶過,甚至我覺得玉木宏剛開始詮釋出那種動搖的瞬間時,好像就被打醒一般──另外,這一整段的處理,不管從燈光、還是演員表演的眼神,甚至是整個氛圍,好像又都太曖昧、太愛情戲了,導致重點有一點被模糊。

而要說到這最後幾集最感動我的部份,反倒是當所有市民都因為「是遠山署長的事情」而出動協助幫忙,那種警民一心的和諧感,一剎那間有讓我覺得感動的,會有種──其實只要真心相待,心存善意的幫助別人,其實那樣的善念是能夠彼此感染的。這大概也是為什麼,那種「總動員」起來的感覺是讓我覺得特別窩心的。
15491902_1554102111309145_863526982_o.jpg  
當然還有警署內部的刑警們,包含副署長,從剛開始只聽從組長一人命令、甚至有點無法招架署長的一些突發奇想,到後來除了漸漸習慣之外,大概也重新思考了自己做為警察真正的初衷吧!那種「想要幫助民眾」的心,難免因為繁文縟節或者是工作久了之後的疲乏而淡化,但大概正因為署長的親力親為,也讓他們對工作重拾熱情。這讓我想起了同期日劇《平凡不簡單!校閱女孩·河野悅子》,其實不管做什麼工作都要有一種對他的認同與驕傲,那才是打從心裡認可並且起碼能夠做得更有動力跟熱情的方式。不管是不是自己喜歡的工作,既然已經得到了,就好好做吧!

扯遠了。說到桐島真司,雖然我真的覺得是一個超莫名其妙的嫌犯,除此之外,他本身的故事大概也就是又呼應到父子關係(但他的警察父親帶給他的盡是陰影,不像署長一樣正面),以及署長行為跟思想對於整個警察體制的衝撞──除此之外,沒了。
我覺得功能性太外顯、然後故事又太單薄了!感覺重心都擺在太一致性的事情上,時間都被很無謂的橋段壓縮。
未命名.png  
最後來分享,一看到就迫不及待貼到粉專的這一幕──看到玉木宏跟倉科佳奈同框的畫面還挺有趣的,特別是在第八集中,兩人巧遇的橋段是因為走失的雙胞胎,雖然倉科佳奈是為了替《該隱與亞伯》宣傳而特別客串啦,但這兩人的笑容整個好有愛,瞬間讓人回想到2015年日劇《不完美的丈夫》中的榛野夫妻啊!

比起來,我還真的比較喜歡玉木宏在《不完美的丈夫》裡面的表現,後來的幾檔像是這齣《CAREER熱血署長》跟《偵探御手洗事件簿-星籠之海》我都覺得有點NG啊(默)。

圖片來源:KKTV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 ♥  的頭像
Han ♥

Dear Han ♥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