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erse-title.jpg  
『沒有把過去理清楚之前,只能一直被禁錮著,無法向前進的。』

看過湊佳苗的《反轉》原著,所以說實在的,這部作品最後破案的關鍵其實我是知道的──你說這有沒有影響觀劇樂趣?我必須坦白說,以這部《反轉》來說,是有點影響的(起碼不知不覺就會注意到自己記憶中的一些關鍵點、或者是對白)。但以前兩集來說,我覺得對「沒有看過原著」的觀眾來說絕對是非常精彩的作品,而且前兩集的確有逐漸揭露、懸疑感漸漸注入之感,就跟看小說時一樣,會慢慢的從中感受到更多可能性、更多懼怕,或者說,更不安的那一面。

我會盡量以「不暴雷」的方式,跟大家一起討論這齣日劇。
4.png  
首先就從一些這部作品比較特別的地方開始。第一集時讓藤原龍也面鏡,說一些後悔的話──那些「如果當初」,其實都沒有如果,因為生命跟時間都是不可逆的,但卻又很有趣的是,劇名「反轉」,又有一種逆轉、倒流之感,特別是在時序的處理上,是有點現在、過去交叉剪接的,而基本上,都是從現在「回述」過去,因此都會有一幕讓畫面倒帶式、搭配時間的返回,這樣的一個過場設計,我自己是覺得很有高科技感,也呼應到了「反轉」這個劇名給我的感覺。而「反轉」本身也是很有趣的名詞,從看小說時就有這種感覺,它有一種給觀眾提示性的效果──最後會有大逆轉喔,又有一種主角們都希望時間倒流、回到過去改變一些什麼的感覺,甚至英文劇名也有一種重生之感。

另外就是第二集深瀬和久的開場──沒有朋友是可恥的事情?人的品質是由朋友的數量決定?雖然在第二集有針對這點提出反論,大概意旨其實「知心的朋友其實只要有一個就非常足夠了」,但我相信深瀬和久開場的這番對話,絕對是非常多人曾經有過的無奈。
6.jpg  
《反轉》很有趣的就是這針對「友情」的描寫,不是那種堅貞又絕對力挺你到底的那種兄弟情誼,倒是隱隱寫出在人際關係中常常會出現的一些「不得不妥協」。例如相較於其他三人,廣澤由樹跟深瀬和久就更明顯的要好,所以一旦有什麼「狀況」發生時,他們的相對少數加弱勢,幾乎就讓兩人沒有發言空間;又或者像是剛開始深瀬難免有一點「不想去」的情緒,但是後來還是有點半推半就的參與旅行──儘管過程中的確有不少美好的部分,但又不免讓人推想,是不是有很多「其實你不是很想參加的飯局/聚會/旅行,但卻迫於無奈的參加了呢?」。到底該怎麼拒絕人是好的,這真的是個難題。

也許有些人會覺得「深瀬就去嘛,為什麼要不合群?」,但我覺得不管是經濟上考量、又或者本身就是比較不善於社交活動的內向個性等等,都可以是理由。世俗對人有期待,但我並不覺得有絕對指標去判斷的。長越大,就會越覺得能有一個「讓自己說話」、「相處起來輕鬆愉快」的朋友,比「好多朋友」來的重要。
1.png  
而且其實從看小說時,我就感受到某種程度上人的自私面、以及這麼說吧,朋友之間也存在著「強弱勢」之分的,學校就是小型社會,家裡有錢、社會地位高的人、比較活潑開朗外向的人、領導型人物的學生──其實從很多地方就被貼上了標籤,默默形成了階級。坦白說,我們都在不自覺中就已經被劃分了、被因為各種世俗標準歸類在不同區塊,只是或許一直以來我們渾然不覺。「殺人兇手」的紙迫使眾人記起那段不想回首的憾事,但說實在的,誰忘得了呢?

每個人都會說著對自己有利的證詞,而這件事情的確每個人都做了某些「瑕疵」之事,但這份歉疚、罪惡感稱得上是「殺人兇手」嗎?我自己看到這段其實是很心痛的──我是指,廣澤父母的態度,不責怪(不知道為什麼如果這起事件放在台灣,我完全可以想像死者家屬對著四位同學又哭又罵又打的模樣),也沒有像是湊佳苗另外一部作品《贖罪》一樣,希望這群人用一輩子的時間贖罪。廣澤父親只是淡淡的問,最後一天的兒子過得開心嗎?
2.png  
雖然不至到淚崩,但說真的當我聽到深瀨哭著敘述那半年前的旅行,廣澤吃了些什麼、做了些什麼,我覺得光是把這些瑣碎的事情告訴廣澤的父母,就能夠讓對方有安撫的效用,如果是我,在不知道酒駕那一段前提,一定也會因為聽到深瀨的這番話而感到寬心許多吧!只是,我自己可能沒有那種氣度不去責怪、或是怨恨什麼就是了。

「誰去接村井?」這個問題,其實就很赤裸又冷峻的剖析了各種面相,家庭寬裕的村井提供車子、別墅還有上等的食材讓大家享用,就瞬間讓其他人覺得「不管怎樣都要去載他」的心態,那個當下,村井也是相對覺得自己高人一等的;而淺見為了自己的教師前途而「死都不願意讓自己留下汙點」。所以,為什麼是廣澤?因為在那個當下,他有駕照、而且,他沒有拿到企業內定的資格。
end.png 
這又很諷刺的讓我想起了《何者》這部作品(小說跟電影我都看過)。拿到內定、得到工作到底代表什麼呢?於工作機會那麼少的現在,似乎成為了某種指標,甚至當淺見說出「廣澤你去吧」的當下,就又充滿了歧視跟貶低之感,是不是有一點點在那個當下,因為他尚未得到正職,就相對變得弱小且無用?淺見的人生不能留下汙點,那難道廣澤就理所當然的承擔、並且成為那個犧牲者?

「被改變得可不只是你們的人生」,當處理當時案子的刑警、如今的記者小笠原提到這點時,也才讓觀眾發現原來一個案件影響的竟然如此深──尤其是,可以從小笠原的口中猜到,他咬定這是起「案件」而非事故,卻因此被上頭施壓,這必然就是村井議員有稍微疏通一下吧。而從第二集拍起來的感覺,整起案件也的確是有許多漏洞、同時也有非常多可疑之處。
7.jpg 
當那個在時間跟各種意義上具有象徵性的蜂蜜爆開,似乎就象徵著真相已經沒有辦法再繼續掩蓋,不管是四人陸陸續續收到了「XXXX是殺人兇手」這種看似無心卻其實狠狠敲中四個人的告發信,又或者是在深瀨身邊出現的「黑衣人」、再加上小笠原的追查,其實可以感覺得出來這件事情是沒辦法再繼續隱瞞了。與美穗子一同分享,我覺得也很象徵性的代表,深瀨將與美穗子分享這一切,不論這結果到底會如何,跟這罐蜂蜜一樣,他們都將一起嘗試。

只是當深瀨的旁白說到「於是,復仇開始」之時,接到了這一段有點因緣巧合的豔遇,不得就讓人聯想到會不會美穗子根本是有意接近、並且希望從深瀨口中得到什麼?畢竟就像小笠原說得一樣,對於那起事件,深瀨的確是反應最大、情緒起伏最激動,而且也最明顯被桎梏於過去的人(雖然這也有點是因為個性、加上跟廣澤的感情不同),所以從這邊下手的確最有可能知道當日、那四個人都不願說的真相。
5.png  
但對當時的深瀨來說,就是在自己最幸福的時刻卻還是像報應似的、宿命式的逃不開那起事件,其實我同意故事中所說的,如果不把過去理清楚、不把事件的結解開,那麼就沒有辦法真正的往前走,永遠永遠都會背負著罪惡感而活。我覺得或多或少每個角色都是有受到當年事件的影響,像其中,淺見就是非常明顯的,學校社團的偷喝酒事件,不管是「當下因為太不安了所以選擇不說」、又或者是碰觸到關鍵字「酒」,都讓他反應明顯過度,像是在為當年的自己找到某種出口,不希望學生重蹈覆轍似的。每個人對於「殺人兇手」四個字的反應都格外震撼、而且都是明顯心理有底的表情。就像美穗子說的,如果當下選擇說謊,不管是因為不安、還是什麼其他理由,或許他們就是自己覺得做錯了什麼、存在著愧疚與歉意、後悔,甚至可以說他們內心已經判定自己有罪的證明。

深瀨和久說自己是個說起來都有點汗顏的無聊之人,平凡、又沒有存在感,但是只要談到咖啡就眼睛發光的他,能夠泡出好喝咖啡因而受到別人信賴、認證的他,何不也是一種特別呢?有點呼應到上面所說的,其實我覺得並沒有什麼太過世俗的標準去規定怎樣的人才是好的、對的,像深瀨,不也因為咖啡而顯得他特別與眾不同,甚至因此吸引到了同是咖啡愛好者的美穗子了嗎?
每個人都應該相信自己多一點的。

圖片來源:網路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Dear Han ♥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