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jpg  
『儘管你知道家一直在那裏,但或許,你還是離不開。』

前陣子一陣忙,幾乎沒有時間跟上《酸甜之味》播出的腳步。不過我覺得《酸甜之味》很棒的是,它是一個很值得被細細品味的故事。這麼說吧,它其實不太會讓我產生很強烈的「想看下一集」那種追劇煎熬,但是就是有這樣的魅力讓人會想在一個優閒的時間、空間之下,慢慢去享受、去感受潘家的「酸甜之味」,而且還會在出其不意的情況下被「戳中」、被感動。

每集的片頭導語依然是我自己會期待的一環,雖然之前也提過「關於 家」這樣的設定似乎很容易流於雷同,但是EP6溫貞菱的部分卻是我非常喜歡的──「愛人可以變家人,朋友可以變家人。成為家人,是最美的結局。家,不管走多遠,都離你很近。也是最美的、最初與最終。」
1.jpg  
我蠻喜歡《酸甜之味》的一點在於姊弟之間的感情描寫,特別是小恩跟小齊兩人之間的爭執,特別是兄弟姊妹之間難免會討論的「爸媽比較疼誰?」這樣的言論。對不管是心理層面還是現實狀況都離不了家的小齊來說,能夠在美國居住那麼長一段時間的小恩沒有辦法了解他在家裡的責任,以及必須處理的那些繁雜事務,套一句小齊說的「妳是長女耶」、為什麼家裡所有事情都是他在扛的感覺?但同時,對小恩來說,能夠擁有這樣跟家人一起的記憶、那種明明是最親近的家人,卻好像還是覺得不夠了解對方,那種疏離感跟隔閡感,反而讓小恩覺得想逃。她不願意去面對自己跟家人好像越來越遠的事實。

3.jpg  
就像那個破掉的杯子一樣──或許有些事情就是要惡狠狠的把它擊潰之後,才有機會打破僵局、找到重圓的可能。第七集中母親的旁白提到,其實幸福沒有答案──父母以為對小恩最好的選擇,卻沒想到把小恩越推越遠。其實似乎聽過這句話,女兒要富著養、兒子要窮著養,對潘家父母來說,她們或許有點像《我和我的冠軍女兒》的父親一樣,是希望透過小恩受到更好的教育,進而給她不一樣的未來。畢竟不管怎麼樣,在台灣、在亞洲傳統觀念裡,女性還是有比較多的限制,但對潘達雄跟張齡齡來說,其實她們反倒是「偏心」女兒,才把她送去美國。
而在那個親手做的杯子中,像是和解、也像是讓母女關係破冰並重新開始,過去跟阿丹可以輕易建立起來的親密,卻不知怎地反而跟自己的女兒卻總是拉不近。於是當我看到母女終於可以一起坐下來、喝杯茶聊聊天,雖然淡淡的、沒有激烈的什麼和好戲,但卻莫名的讓我動容。
5.jpg  
如果說「過年」那個節慶爆炸點在於阿丹的懷孕、小剛跟父親的爭執,「清明節」的重點接續著過年、小恩兩人回不回去美國的糾結,就把重點擺在了小恩跟徐岳的身上,其中就更混雜著小恩跟母親的矛盾、與外婆等人的感情等等。我覺得每個「主事件」雖然都明顯環繞著特定角色,但其實《酸甜之味》很成功的讓所有的日常「都在動」,這種對我來說有種不著痕跡的感覺,那種寫實程度是讓我覺得最經典的部分。像是我自己很喜歡當小恩發現徐岳的老闆雅萍似乎對丈夫有點情愫時的反應,雖然只是默默的流淚、難受,而弟弟兩人陪在她身邊──光是這樣就讓我覺得好感動!
而像後來有點開玩笑似的策劃要「揍姊夫」、「因為他讓我姊姊哭!」的戲碼,雖然逗趣,卻也讓人覺得心暖暖的,會讓人覺得有這兩個弟弟真好。

8.jpg  
被小齊笑稱「潘周怡丹」的阿丹,在這件事情上也提出了很專業的見解,跟小齊一樣。很多事情並不是「你覺得沒有」就不存在、也不能因為你覺得自己坦蕩蕩、行得正就覺得另一半理應要相信你,有些「避嫌」還是需要的。說到這個,其實關於「夢想追逐」跟「家庭」之間,雖然說來有點殘酷,但是當小剛懂得設下一個停損點之時,或許就是代表他的成熟跟長大──因為人不可能一輩子都餵養夢想的,而儘管現在的阿丹支持,等到孩子出生,在經濟層面也不可能永遠都靠阿丹來扛。但不管是後來拿到首獎、或者是小恩與徐岳找工作,我都覺得在《酸甜之味》裏,好像「找工作」都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6.jpg  
但小齊在經濟狀況部分就沒有那麼幸運,「壓對寶、錢滾錢」 的洗腦以及喬治跟PETER恰巧在此刻出現,自然對很多人來說都是強而有力的誘因,只是這投資下去卻竟然是個騙局,讓倔強的小齊為錢煩惱、卻又不願意開口讓家裡知道──其實我覺得這一部分是有點好面子,但同時也是不希望自己家人擔心吧?寶如跟潘媽說這件事情到底是對還是錯呢?其實這點我在看得當下、甚至看到兩人吵架時都還是沒有一個標準答案,只覺得或許嘴巴上老是嚷嚷著「家裡好煩、如果可以我想離開這個家」的小齊,一直都沒有發現自己對家庭的依賴,而寶如、點出了這點,太赤裸裸被點到內心的他才突然有點惱羞成怒的感覺吧。除此之外,我覺得小齊說不定也有點是因為某種程度上,起碼在金錢部分也能夠成為潘家的一點後援,這點來說,其實姊弟倆體恤小剛的狀況,可以感覺得出來小剛真的是備受家裡寵愛(但我覺得這又看得出來在前幾集時,小剛曾經長不大的一些執著跟任性是為何而來了)。
4.jpg  
齡齡的父母及妹妹把小恩帶回到自己身邊,對此,張齡齡心中有無限感激,而儘管當初因為與齡齡相愛而讓她與家人分開,為此一直對岳父、岳母有虧欠的達雄,也在這回他們的來台與岳父解開心結──也才發現,其實作父親的,也不過是希望女兒能幸福、嫁得好,或許當時有反對,但是看到這樣女兒能擁有這樣幸福又穩定的生活,相信也就慢慢產生肯定。但我自己覺得很衝擊的是──沒想到會在第八集鋪一個「外婆回美國一個月後就離世了」這樣的梗,雖然看起來淡淡的、不是很強烈的,但是我覺得正因為前幾集觀眾也與潘家人與外公、外婆相處,那一時之間的感慨、甚至是感謝能夠有這樣最後相處的時間與機會,反而讓情緒更為濃烈。

7.jpg  
第九集將時序帶到了「端午節」,除了是小齊跟寶如之間的衝突之外,還有另外一點很重要的敘事線就是張齡齡在學校與學生發生的衝突,雖然就我一個觀眾的角度看來真的就想要大罵那些學生真的太不懂事、太沒禮貌,甚至又很驚恐於科技發展帶來的一些輿論壓力──只是卻又不免在想,自己是否也有這段叛逆又讓人無法理解的學生時期?齡齡一直以來應該是很重學生的,因此她才會對學生這樣的行徑感到「難過」。我忘不了當她看到黑板上的字眼、以及只有班長起立敬禮時的難堪與強忍,明明哽咽著卻想要堅持不掉淚,唯有轉過頭去才能夠稍微釋放一點點這樣的情緒,這一段我對柯淑勤真心感到佩服。「我是個好老師嗎?」的自我質疑,或許也帶來一種反思是「怎樣才是好老師呢?」。

然後我覺得有幾個蠻好玩的梗是──像潘智齊對潘智恩說「妳演哪齣啊?演《酸甜之味》喔」還有姊弟倆有段對白呼應到黃遠的電影作品《一萬公里的約定》,都是很讓人會心一笑的口語幽默,我自己挺喜歡這種感覺的!


圖片來源:《酸甜之味》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Dear Han ♥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