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jpg  
『如果醒來了卻看見這樣的不堪,那這樣的奇蹟還有意義嗎?』

我自己蠻喜歡這部分的「對簿公堂」,或許也呼應到「轉大人」這三個字,呼應到每個人都還有幼稚一面的這個設定,讓感覺有點通俗又有點八點檔式的兄弟吵架、兄弟爭家產戲碼變得荒誕可笑,坦白說,這也讓我覺得比較眼睛為之一亮的部分是──其實通俗與否、灑狗血與否的設定並不在於情節,而是在於如何去處理這樣的橋段,例如像這樣感覺很像一場鬧劇的方式去處理,就顯得別出心裁。試想,其實這種爭執是不是每個家庭或多或少都會發生?每個家庭一定都有一本難念的經,但為什麼放在八點檔我們就覺得千篇一律、覺得有點嫌棄,但是我們卻能夠笑著看這樣的情節發生在《花甲男孩轉大人》,甚至有些觀眾會覺得「好像寫實的反應出家裡的某些長輩」呢?

模擬開庭這段,在爆笑之中或許也是有點一體兩面的,一方面是讓光煌跟光仁知道實際開庭的樣子,一樣愛面子的兩人都愛把「提告」掛在嘴上,但他們真的知道提告的樣子嗎?真的知道何謂對簿公堂嗎?另外,我也覺得或許是讓這對兄弟有一個說開的機會。
4.jpg  
坦白說,我覺得光好這招用的妙,而且似乎也另有涵義在其中,而光好跟花甲也可說是默契十足,這點從剛開始的相親戲就感覺得出來,不過光好那段後來會怎麼發展,倒也是我自己還蠻好奇的一個面相。而說到「講開」,這集中除了有光煌跟光仁那有點荒謬的「模擬開庭」,那更為直接又針鋒相對的互相指責與叫囂,另外還有女人之間那種比較隱晦、比較暗示性的在觀察,兩個女人都掛著笑容,但都有一種讓人看不清對方到底葫蘆裡賣什麼藥之感的勾心鬥角感在裡頭,我覺得這一集透過這兩組對比或許也說明了「男女」之間的不同。

至於葉星辰,我自己還蠻喜歡她所詮釋的老闆娘,帶有甜美的笑容、但似乎笑容裡多了一份神秘,也同時多了一份魅力,讓人感覺會不知不覺被她吸引──而那,來自一種很難言明的深不見底,以及讓人猜不透。而她口中那些對白,不知怎地給我一種《深夜食堂》、或者是之前《小時光麵館》的感覺在裡頭,我自己會覺得也許這也是可以發展的故事──只是突然被放在一個有一點點突兀的位置。我自己是覺得,老闆娘跟光昇應該是沒有什麼,只是老闆娘懂得傾聽、懂得去理解光昇的痛與陰影。
5.jpg  
廟裡的香火錢被偷、曾經有過前科的光輝裡所當然變成嫌疑人,那種被看不起、又得不到認同的感覺,甚至連自己的兒子都不是那麼相信自己,必須靠著其他行為去證明自己的清白,我覺得,光輝是心酸的。他何嘗不明白自己過去的所作所為對自己家庭造成的傷害,不管是花慧、花甲還是前妻,但是他這幾年很努力想要改變,卻似乎再也沒有辦法得到家人的信任。他多麼希望在那個當下,兒子不是質疑他到底有沒有做,而是無條件的站出來捍衛他、為他說話,只是,站在花甲的立場,他自己真的也並沒有把握一定不是父親所為。

同樣的──另外一部份讓我覺得很心酸的是,那含在眼眶內不敢流出來的眼淚,好似他什麼事情都只能這樣跟神明傾訴,好似他這些心酸跟無奈都必須埋藏在心底,而更重要的是,看到花甲因為自己的關係在家族裡也是被看不起的那一個,他有無限的自責。縱使光煌或許有些處事讓人看不慣,但他畢竟相較之下是兄弟中比較威風的一個、比較有成的一個,所以花亮跟花明好似在個性上、在家族裡說話都更有份量,我覺得這個小小的階級與潛規則,或許是讓身為父親的光輝覺得虧欠的一點。
7.jpg  
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心情,讓父母往往都把很大的期盼跟壓力放在孩子身上,而,這樣的重擔放久了是不是也有可能讓孩子反而產生叛逆的心呢?我覺得雖然是以比較渣男、疑似有小三的設計在寫花亮這個角色,但也許他所代表的就是那些「成為父母盼頭的那個兒子」所肩負的責任,要成為父母的驕傲談何容易?背後必然得付出很多努力,當努力久了、累了,卻又因為女朋友的懷孕而突然間必須變成父親、必須理所當然去承受姿萱有一點母憑子貴的任性,或許這就是造成花亮想要一個可以喘息空間的原因。只是,花亮或許是選擇了比較OVER一點的方式。

而姿萱這個角色其實已經查覺到花亮近期的不對勁,但或許她還是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用她自己的方式在守護這段感情,儘管她也覺得自己好像越握越緊的同時,好像花亮卻越是掙脫逃走,但她還是盲目地去相信他的謊言。我自己好喜歡這一句看起來很淺的對白──「找不到人,怎麼給幸福?」,很真誠的、很象徵姿萱心境的、很「不那麼文藝」的把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很直接的打中在愛情裡的所有盲目。連人都找不到的前提之下,什麼承諾都是假的。
2.jpg  
另外一組有點讓我覺得心酸的,其實是史黛西。我倒不覺得她的鬱卒在於婚姻契約的有與否,對她來說,是不是光輝法律上的妻子不重要,重要的是像這樣一個小小的行為──「我們這一房去跟阿嬤敬酒」,但卻沒有帶上她、甚至光輝內心一直覺得「少一個人來」,難免讓她覺得有點卑微、有點不被認同的感覺,但或許這也就是男人跟女人之間最大的不同,光輝也不是有意為之,他只是就很單純的「就事論事」、「沒有多想」,但其實往往就是這樣的小行為,才讓人更傷心。

你說,不過是敬個酒有什麼大不了的嗎?但我覺得因為那種感覺就像是──對方最直接、最下意識的反應代表,你的家人裡並沒有我這個人。雖然我坐在你旁邊,雖然大概所有人都明白我跟你的關係,但是就像是名不正言不順的「外面的女人」一樣,如此卑微。
女人的心細、敏感又脆弱,但往往男人不自覺就忽略這點。
3.jpg  
就像花明一樣,他只是很單純的因為發現雅婷好像對乩童、對神鬼之事有特別迷戀,再加上可以感覺得出來雅婷對耀洋的教育其實是很上心、很在意的,所以他才會自以為聰明的「出奇招」,又太過情不自禁的吻上雅婷──但正是那個吻跟那些刻意,讓雅婷察覺到了不對勁。花明的行為的確讓她生氣,但我覺得或許讓她更難過的是,為甚麼耀洋也學會了說謊?嘴裡那從父親那兒學來的滿口髒話跟粗俗字眼,都不是一個這個年紀的孩子該有的話語。雅婷是心痛的,我覺得她儘管一直叫花明不要亂教、不要一直叫耀洋認定她是「雅婷媽媽」,但我覺得雅婷不知不覺中有一點覺得責無旁貸,對耀洋──不管是基於後母心態還是單純照顧好朋友的兒子,她都因為耀洋變了而難過。

坦白說看到這段,不管是雅婷的哭戲、還是花明躲在一旁知道自己真的做錯了,都讓我覺得這段有點鼻酸,或許是因為我真的也跟雅婷一樣,期待耀洋不要「有樣學樣」吧?而花明跟雅婷這題到底該怎麼解,也是後續我自己還蠻關注的一點。
1.jpg  
當然還有很關鍵的就是──花甲好像確定自己心意了,就像敏感的雅婷所察覺的「花甲好像不喜歡自己了」,就跟之前我所提的一樣,我覺得雅婷跟阿瑋對花甲來說或許不只是單純「喜歡誰」這件事情,還有一個重點在於「花甲要成為怎樣的人」,順從家裡的安排與期待,還是去挑戰一個茫然又不可預期的未知?每個人都是「先知道自己不喜歡什麼」、「做什麼會不開心」,才慢慢去找到自己喜歡做甚麼的。目前看起來,花甲雖然大學還沒念畢業、雖然還沒找到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但我覺得不想當乩童這件事情卻是無比明確,而雅婷在這方面給他的壓力,或許也讓他有點喘不過氣。

不過我是覺得,不只是因為阿瑋決定做自己、不是單純因為阿瑋「變漂亮」,而是因為阿瑋終於開心地做那個真實的自己,而這件事情是讓花甲心生嚮往的──他羨慕那個終於找到自我的阿瑋。而同時,我覺得雅婷對他來說是「初戀」,是一種青梅竹馬的感情跟回憶,但或許與阿瑋的相處,才是讓他覺得最自在、最舒服的。
未命名.png  
這集讓我小鼻酸的就是花慧終於帶著阿輝回到老家這一段──對,其實反而阿輝跟花慧在台北那段我反而比較還好一些,可能是因為那一段於我來說相對常見、而最近總是親情戲更加能夠讓我覺得動容,像是花慧終於回家,抱著阿嬤哭訴這一段,真的讓我瞬間勾起了很多回憶、很多遺憾、很多心痛。但坦白說我不知道對於阿嬤的醒來到底該不該慶幸,我也不知道看到後來,到底這發生在阿嬤身上的「奇蹟」到底是不是好的?畢竟,她醒來了,可是卻好像看到了更多不堪的場面。

不是歡天喜地的從鬼門關前回來,也不是開心看見自己的兒孫都回到自己身邊,反倒是很無力地、只希望阿春陪在自己身邊,我很難談上這樣的情緒,雖然聽起來殘忍,但我總有點期待起碼她醒來看到的是老人家所期待的──家庭和樂。如果是這樣的場景,那她醒來,有意義嗎?


圖片來源:《花甲男孩轉大人》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 ♥  的頭像
Han ♥

Dear Han ♥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