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71785_1869226623130024_539853249_o.jpg  
『完美人人追求,但也許其實是一件很無聊又很無奈的事情。』

網路上有些評價似乎因為剛開始的設定有點太過龐大、甚至因為鋪陳整個世界觀的建構過程太過虛幻而覺得有點鬧,儘管我剛開始也的確覺得前幾集被丟了太多資訊有點虐,但是後期其實我是覺得回到正軌之後,主線是明確的。但硬要我說缺點的話,我其實會覺得後期的問題沒有辦法讓「找神石」、「登基」這些過程跟感情線的發展交融──這麼說吧,以《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為例子,在主線的懸念與感情線之間,會覺得是同時發展且進行的,但是《河伯的新娘》對我來說有點各自獨立發展,甚至導致一個稍嫌危險的走向是:我會有點覺得一些情節走的很容易、很莫名其妙的完成任務,好像相對來說就比較讓人覺得河伯真的沒有做什麼。
20747799_1869226613130025_1663471453_o.jpg  
例如朱仝的失蹤到找到、到後來恢復記憶,我覺得就是一個很突然的過程,甚至我剛開始其實覺得神石這個東西,倘若有一個要讓河伯到人間尋找神石的過程才能夠讓他登基,我一直期待找神石的過程會再艱辛一點,用比較綜藝梗一點的方法,也許需要過個什麼關卡?但沒有,總之就是找到這三位神、然後他們就會乖乖把神石交出來,接著讓河伯回去登基,這整個對我來說就有一種說不出的邏輯弔詭之處。也因為在這時候,把很多心力都放在「河伯找到了神石、但是河伯因為素兒並不想回去」這個有點虐的感情發展,所以好像這部分被輕忽也稍微比較不會被注意,只是對我來說,就難免吹毛求疵一些的覺得這邊太過草率帶過。
20747752_1869226733130013_11571923_o.jpg  
當然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從第七集左右發現「傳說可能真的存在」之後,整個主線發展重心其實還蠻放在申后羿這個半人半神的身上,透過大祭祀的說明去強化了這個半人半神的強大,特別是那個「比河伯還強嗎?」的問題,點出了一種不安、風雨欲來的恐懼,同時半人半神也以「象徵毀滅」去凸顯了與神的不同。其實這部分好像有一點像是希臘神話一樣有「半人半神」這樣的設定,同時帶有人的特性,他會生老病死,但是他又有一點神力(而在《河伯的新娘》中是令他自己也畏懼的能力)。而更凸顯的是,不管是人類世界還是神界,他都不受歡迎這件事情。
20794904_1869226706463349_1248921283_o.jpg  
因為不管是哪一方,都不把申后羿這樣的「異類」視為自己的一份子,所以似乎就注定著他永遠的孤獨與不被理解,而對神來說,我其實覺得是一種對他們尊貴身分的挑戰,同時也帶有一點點不安吧!而且擁有毀滅能力這種事情坦白說真的不討喜。河伯能夠一眼就認出他──透過一場在餐廳戲的「咬耳朵」,申后羿同時陷入無限的恐慌,因為他藏了那麼久的身分,被神發現之後必然不得安寧,他也知道,因為自己握有的力量,似乎他不管說什麼都不會被採信,就像是朱仝的事情一樣。如果說神對人有一種輕蔑又視其為渺小又微不足道的存在的態度,用更超然的角度去看待生命,那可以說他們對申后羿的態度是更強烈的反彈與排斥。
20793928_1869226556463364_1862059640_o.jpg  
申后羿知道自己有著怎樣的能力,也明白一直以來自己必須承受的孤獨,但是他始終不理解自己為什麼被討厭?他很努力的讓自己躲在人類世界中,從與申紫夜以及其爺爺的互動中看得出來,他很努力想要扮演好「人」這個角色,他甚至一直想要學習「人」的行為,儘管某部分的他還是擁有神力、擁有永生的孤獨,必須獨自看著甚至經歷生老病死。而他甚至最害怕的,其實是自己必須忍耐著自己體內那始終壓抑住的「闇黑力量」,這一點使他掙扎、使他崩潰,也使他來到最為脆弱又敏感的時刻。雖然不知道他是不是實際上做了什麼事情而自己不自知,但是林周煥的表演其實有讓我挺心疼申后羿這個角色,會感受到他內心的掙扎。
20773473_1869226673130019_248944182_o.jpg  
這部分其實從他對素兒的態度就感覺得出來,她是他唯一可以傾訴、並且說出一切的對象,儘管目前的他還是沒有辦法把這件事情和盤托出,一部分當然是因為──他害怕素兒聽到之後的反應,倒不是擔心會被視為有病的人(畢竟素兒已經接受人類世界「有神」的這件事情)、更不是因為不信任她,而是他害怕素兒發現他擁有毀滅力量之後,會有的反應,畢竟他的立量足以威脅到河伯啊!而且我覺得就連他自己,也覺得自己是個不祥的存在,但他更害怕在別人的眼中去看到對自己投以「異類」的眼神。他是真心想要跟素兒當朋友的,我覺得這部分的真心不容懷疑。
20773422_1869226619796691_1696717842_o.jpg  
只是素兒的心,卻早就已經在河伯身上。其實可以發現這個故事把很多篇幅放在感情戲上,甚至會造成有一點模糊掉其他焦點的程度,但也因此幾乎每集都有一點點放閃的情節,也因為素兒跟河伯都明白,幸福是短暫的,河伯是註定要離開的人──所以才會顯得每一次的甜蜜都有一點點虐的感覺,像是《1989一念間》的後半段,真真跟陳澈的互動。像是河伯去接素兒下班、像是素兒帶河伯去遊樂園或者去超市採買食材、像是一起大掃除、像是一起吃飯等等,很多相處的片段其實兩人都曖昧地心知肚明,只是誰也不願意去戳破,因為,就算把心意說出來又如何?人跟神之間,注定是有改變不了的鴻溝。
20794961_1869226526463367_475824149_o.jpg  
雖然之前素兒應該就有算是近乎告白的話語,但比較直球一點的告白我覺得算是河伯說出口的;就像當初素兒決定停止下來一樣,身為理性象徵的她,終究不願意自己被感性左右。我自己很喜歡這邊的設計是,因為「神應該是不能不負責任的」,所以在很滑稽的「因為沒有辦法鎖門所以就待在原地」的責任心之後,帶出了河伯明知道自己沒辦法留下來,卻還是想要「不負責任」的說出自己心意這個部分,如果素兒答應,我相信他是真的願意延後回去的時間。那番告白很霸氣、很溫柔,卻也聽出有濃濃的無奈,或許雖然聽到素兒的拒絕是心痛的,但是就在那個告白、那個想要獲得「合理資格」的當下,他自己也就明白兩人之間的不可能。
20747551_1869226729796680_1619769865_o.jpg  
儘管一直都知道不可能,但坦白說河伯可能吸取新知的速度太快了,總覺得對於怎麼讓女孩子臉紅心跳,倒是學得不錯、也學得挺快的,不時就有這種「逼近」的行為,坦白說還真的是很讓少女心的觀眾尖叫。南柱赫其實有一種很奇特的魅力,他本身相較之下似乎是少了一點「神」那種強大的氣場、但卻多了一點親和力,而似乎有的時候也容易因為「王」這樣的背景讓他有一點刻意的面無表情、看不出情緒──只是我看到現在我還是在想這樣的形象是適合河伯這個角色的嗎?這件事情其實讓我在觀看的過程中不斷在反覆思考,可是我目前卻也想不出有哪位男演員可以演出河伯。
20771566_1869226563130030_932294006_o.jpg  
說到「神」,不得不說像是武羅就真的氣場超強大。這邊比較有趣的事情是,在拍「吻戲」上的障礙、讓她必須練習,又或者是必須面對網路負面評論這些事情,都讓我覺得武羅這個女神雖然常常會有點「恰北北」,可是卻還是有很可愛的一面,而這些大部分都是在飛廉面前展現的;這幾集中,也有提到這兩人的關係──雖然目前來說她感覺是比較傾心河伯,可是我想後來她跟飛廉應該會走在一起吧?相較之下,看得更廣、更遠的神也許會覺得人類是渺小又懦弱的存在,但是他們即使萬能,卻因此連喝醉這樣一件「放肆自己」的小事都沒有辦法做到,坦白說聽到飛廉跟武羅傾吐這部分的心聲時,倒是讓我用比較不一樣的角度去思考「完美」這件事情。
20793470_1869226536463366_996925290_o.jpg  
也許完美的本身,就是一件讓人無聊的事情,也同時會少了很多抒發管道。
例如沒有辦法把自己喝得爛醉,所以就失去了「借酒澆愁」這樣的方式,變得他們心情不好時似乎也沒有什麼宣洩的管道;例如不需要吃飯,也就相對來說失去了這個動能,他們是真的為吃而吃,因為想要嘗試、想要懂得享受所以才去做「吃飯」這樣的行為,又或者是感情。諸如此類,另外,太多自己的心結打不開,就會讓自己的世界縮的好小。而那些神必須背負的責任跟壓力,還有人們的期望,卻又是都在他們身上的。對於「神」的描寫,始終是我覺得這部作品很有趣的地方。
20747673_1869226533130033_271387024_o.jpg  
目前來說故事最大的懸念有二,首先當然就是感情線的發展,在聽說了河伯先前與樂彬的故事之後,甚至包含成為神僕的真正原因之後,或許也斷了素兒最後對愛情的期盼,所以在武羅的說服之下,她親口讓河伯離開,且兩人也的確依依不捨的吃了那最後的早餐──而河伯離開了之後,素兒或許是太過逞強了,所以她始終是「假裝自己沒事」,只有回到房子時,才會看著那些他曾經存在的痕跡而默默流淚。但是在第十二集最後,河伯卻又意外出現!這件事情自然造成觀眾的好奇,河伯為什麼又回來?(只希望不要是太瞎的理由啊!要是如此,前面虐成這樣的別離豈不是很可笑?)
20747837_1869226566463363_406818293_o.jpg  
第二點就是武羅一直所懷疑跟擔心的,提到申代表,飛廉的態度實在是太過詭異,總覺得這邊還有一段故事尚未說明,這也進而延伸了申后羿跟飛廉之間的必然衝突,不管是誰先開始的紛爭,卻必然是兩敗俱傷的結果。武羅試圖想要阻止的,所以她透過監視這樣的方式,但我覺得倘若不知道為什麼飛廉會失控、為什麼飛廉會屢次針對申后羿,甚至會想要用「測試傳說」的方式傷害他、幾乎是抱持著要讓他死的決心在仇視著,不明白這些,就沒有辦法真正打開飛廉的結,也沒有辦法阻止飛廉要做的事情,就算是武羅也沒辦法做到。而我想,河伯是必須要介入一下這部分的(真的要讓這個王做一點事情啊!不能只是談戀愛而已)。
20793957_1869226626463357_744181542_o.jpg  
而其實,也許劇名「河伯的新娘」本身就帶有一點點傳說的味道在裡頭,最後讓素兒去破除某種祖先留下來的詛咒,進而又有一個什麼傳說讓她可以跟河伯在一起,這樣的發展其實也不算是太過意外,只是要怎麼合理化這一切,不要讓銜接變得太過跳TONE,這就有賴編劇的功力,目前來說,像是趙念美那個占卜師的角色頻頻夢到素兒、還是「淋溼狀態」(也就是跟水相關),我覺得或許就是一個暗示。

題外話,我自己還蠻喜歡看河伯「擔心」素兒的場景,例如有點受不了她的沒有防備、晚回家這種,有點像是哥哥的叮嚀,可是卻其實充滿著關愛跟保護慾,這種對白真的讓人覺得很甜蜜啊,難怪素兒整個沒有辦法正眼看他!這種情話說真的還挺加分的。

圖片來源:愛奇藝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Dear Han ♥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