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94885_1418421218201345_5966619939213635584_n.jpg  
『能不能夠不要壞掉,卻還是安然無恙的過日子?』

我坦白說,其實我對《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的印象幾乎嚴重褪色,我既得僅是一種感覺、一種震撼,劇情發展、人物關係,說真的我遺忘了很多,而在《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II》之前我甚至沒有時間去複習前作。但,也無妨,我就抱持著一個像是重新接觸這部作品,沒有太多成見跟過高期待的情形下看了第一集;而同樣,感受到的是一種震撼,是一種勇敢,是一種透過戲劇代替年輕族群無聲的吶喊,甚至我可以同意很多網友說的,當第一集的最後大家從善導寺捷運站衝出來,一起往同一個目標前進時,我的心是有被撼動的。因為那是一個我還是大學生、我共同經歷過的一段時光。

大學生可以改變!我在其中看到了那時候共同有的一份熱血,以及想要為台灣好的那一份心意,與此同時我還感受到滿滿的憤怒與不平──儘管事過境遷,似乎很多當時的人事物到後來難免變質,但我始終記得那個晚上,最純粹的那份想要為台灣付出己力的力量。
e.jpg  
要討論學運坦白說,我覺得是勇敢的,而我蠻喜歡透過不同的角度來切入學運這樣的處理方式,首先,學生(在故事中的代表也就是浪潮社)去現場支援,相信「大學生可以改變」;另一方面還有學生家長,像是蔡成揖的父親就很不希望兒子介入學運,因為在他的年代裏對政府是不能反抗、只能默默承受的,他擔心自己的兒子會「被消失」,又或者是像何士戎的父親一樣,覺得這些都是徒勞無功的消極態度,這些都是當時學生們的家長可能會有的顧慮;再來,最特別的大概是加入了黃茜這個陸生的角度,這點我們後續再聊。

我喜歡這個故事裏討論「新聞自由」的部分,呼應到後來浪潮社自己創立新聞中心,把現場的真實情況透過自己的報導傳遞出去,對我來說,是很有力地打了主流媒體狠狠一巴掌,我很難形容當我聽到黃茜那句對白──才赫然發現我們的新聞自由其實都被濫用了,他們明明應該是報導真實,卻為了搏取版面或者其他政治目的來模糊焦點,讓很多學生的努力跟為了台灣好的美意被扭曲。這是我覺得很難過、也常常對媒體感到很無力的事情。常常覺得看新聞,到後來變成為一種娛樂。而那真的是我們要的嗎?
a.jpg  
但如果只是批判主流媒體,也許我就不會那麼喜歡這樣的處理跟設定(畢竟我想看到的不是充斥個人理想主義的控訴,我會期待《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II》給我們很多角度跟立場去試著換位思考,希望它的力量是拋磚引玉地讓我們「記得」當年的學運,而不是「告訴我們」什麼是正確的。所以,當事件過去、浪潮新聞網的點閱率不如從前時,何士戎的確是產生了想要跟創投公司聯手的想法,想要借重創投公司的資金來幫助壯大。

另外,更諷刺的就是大鵬的「不經縝密求證」的報導,他們當初就是不希望真實的一面被覆蓋、不希望媒體盡是報導一些「聽說」而沒有求證的假新聞而創立浪潮新聞中心,可是當他被太過強大的憤怒給埋沒理智之後,大鵬也開始──誠如他們最初對主流媒體的不屑一樣,墮落了。問到最後,都找不到那個傳說中的女學生,到處聽說、我真的有聽到誰說、因為腥羶色的危言聳聽更能夠引發關注,然後就草草的寫成報導發布,這樣跟主流媒體又有何不同?
f.jpg  
繞回來聊聊黃茜,這是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II》中我覺得最勇敢的角色(這裡的勇敢有兩層意義,第一層就是黃茜這個女孩子在大陸人不認同、台灣人也相對有點排斥她的情況底下,依然做自己覺得正確的事情、想做的事情的那種勇敢;第二種勇敢倒是在創作期間,透過加入一個陸生的立場,讓整體思想更為多元跟奔放)。雖然總覺得後來這個角色似乎有一點點會被往愛情線寫去,但我整體來說還是很期待她帶給我們更爆破性的思維,誠如那句台灣被批判的濫用媒體自由一樣,我期待有這樣的力道,像是透過外人的角度來點醒我們自己的缺失。我是希望不要把這個角色寫小,畢竟她還有無限的可能可以創造。

但是她對何士戎的感情是明確的,她的大喇喇終究還是會讓她傾訴自己的感覺吧?我猜,只是不知道當她看到何士戎跟王丁筑的報導之後會是怎樣的衝擊,這部分也是令我十分好奇的成分,畢竟我猜,在不知道王丁筑這號人物的存在之前,她對這段感情是有期待、也覺得何士戎是有欣賞自己的,她的好感藏不住,或許也因此誤會了何士戎對自己的好。
c.jpg  
從第一集開始,其實當王丁筑登台、何士戎在那個當下跳出來抗議時,兩人就在相遇的第一秒對彼此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了吧?我覺得王丁筑看何士戎的感覺有點像是看到當年的陳浩遠──那個她愛過、卻也一直忘不掉的人,離開的人。雖然目前只看了三集,但是就有兩次王丁筑的爆發讓我太印象深刻,第一次自然就是第一集哭訴著自己的想念,讓那個「好像壞掉的王丁筑」在茫然的生活中自甘墮落,因此讓成揖有點看不下去,進而兩人說出了「我們一起練習」這樣的話;第二次就是在被指控是台獨藝人之後,被要求道歉到解約的這段過程,她看似是勇敢而無懼的,可是在走進電梯之後卻徹底崩潰。這兩段的張力真的太強,讓我印象非常深刻。

只是想好好唱歌為什麼那麼難?唱歌沒有不對、只是時機不對──這樣的世界真的存在言論自由嗎?當少時的那些盼望跟殷切,那些曾經夢想過的未來到自己眼前竟然變成如此不堪及痛苦時,那種沒尊嚴的無力跟太過龐大而無解的習題,就夠讓人崩潰了。
g.jpg  
每一個人都是小小的螺絲釘──而我一直在想蔡成揖是在怎樣的心態之下去面對法律的呢?像是潘世東律師,明明自己就是在過勞的狀態、卻還要接下一個過勞官司,聽起來多麼諷刺?我覺得實習這件事情常常是更早去面對社會的黑暗與現實面,學習自然是有經驗上的累積,當往往很多人都是實習之後才查覺自己所夢寐以求的某份工作實際上並不如自己想像(也許是幻滅,也許是失望,也許也有點像蔡成揖一樣不知所從)。但我很慶幸的是,當他遇到事情時,還是渴望從法律中找到解套的方式,僅管或許速度跟成效不如相對而言比較激烈又投機的做法,但是我覺得他還是很穩扎穩打在走每一步的。

看到現在的蔡成揖對比過去的洪仔,總覺得歲月在他身上帶走了很多,卻又同時留下了很多。陳浩遠對王丁筑來說忘不掉的那一部分,我覺得也著實影響著他,而正是如此,當王丁筑在何士戎身上看到陳浩遠的部分時,我相信他也是感受到的。
h.jpg  
於是,不一樣的地方、不同的年紀,一樣的天台──蔡成揖屢屢的恐嚇跟警告都是他對老朋友的關切,而我覺得似乎也注定扣緊了這一個世代年輕人的無奈與無力,他們也許某一天終究會變成曾經他們討厭的樣子,也許努力到了最後還是沒有辦法改變什麼,但是就像這部作品的副標一樣『幫我記得,我還沒壞掉的樣子』。

我很喜歡這句話,那也是我曾經很害怕自己長大之後就忘記的、會互相告訴朋友「當我開始壞掉時,請你一定要搖醒那個正在壞去的我」這種話。為什麼這個社會變得那麼弔詭?好像如果我們不跟著壞掉,就沒有辦法在社會上生存下去?我們從來沒有力量,卻又因為這樣的沒有力量而顯得強大。是因為換了位置換了腦袋,還是真的我們不夠成熟?而那些大人們,就足以成熟到統御一切嗎?
b.jpg  
看這部作品會生氣、也會無奈,會恐懼、也會失落,甚至我覺得在這一切混亂的同時我們不斷在祈禱一絲絲的平靜與希望,震撼彈般的第一部結局,讓我始終對第二部有著一點擔憂──或許是因為,我還是隱隱期待著社會能夠有所改變,儘管是有一點超乎現實的走向,我還是期待在戲劇中看見也許我在日常生活中沒有感覺到的希望。戲劇應該是拿來提出問題,讓人思考,而從來不是解決之道,但只要促發我們去想了,也許《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II》就成功了。

而我自己比較好奇的最開始何士戎所反對的財團介入媒體、捍衛新聞自由的億煋集團,不知道在這部作品裏佔的位置是什麼?我相信這應該是後面發展的關鍵,也許透過一個虛擬但卻被針對的財團,是戲劇上更好的處理,但坦白說目前我還並不清楚整體該由怎樣的切入點去發展。我每次看完都有很多情緒、很多想說的,但卻總覺得是需要沉澱的。你們覺得呢?喜歡多年後回歸的《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II》嗎?

圖片來源:《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II》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 ♥  的頭像
Han ♥

Dear Han ♥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