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jpg  
『愛的讓人疏忽、讓人大意,讓人身處陷阱裡卻絲毫未覺,讓人活在一個既真實又虛假的幸福裡。』

《太太請小心輕放》完結篇了,其實剛開始是有一點覺得「嗯?」一樣的措手不及,但是後來我覺得應該還是有一點為SP鋪陳之意,雖然好像金城一紀有發表訊息說「全劇到此結束了,謝謝大家的收看」,可就像《BORDER:警視廳搜查一課殺人犯搜查第4係》也是隔了好久才又出了SP《贖罪》啊,而且還是又從最後一集開始接連下去的故事,所以我覺得其實還是可以期待一下的。整體來說,雖然我屢屢有聽見一些對此劇的負面評價,特別相較於《BORDER》或者是《CRISIS公安機動捜査隊特捜班》,感覺這就是個不那麼金城一紀的故事──但我覺得,用比較類型劇的方式去包裝「主婦」的這個世界,其實還是挺有趣的。

如果要用二分法來說的話,我還是會投下「喜歡」這一票。不得不說綾瀨遙真的加不少分,她真的又可愛、又帥氣、又聰慧啊!
j.jpg  
第七集的故事是小野寺太太要找初戀男友的故事,說起來可能有點好笑,但是我大概可以想像,在得知生命即將走到盡頭之時,的確會有想要「重活一次」的這個想法,而在故事中也顯示出,其實小野寺太太並不是不知道初戀男友的日子過得不好、甚至有案底,但我覺得在作為一個優雅又有氣質的「合格妻子」過程中,她是一點一滴流失自己的,這也是為什麼到最後她有種當頭棒喝之感,她更明白自己不想要過著這樣的生活。

這件事情我覺得某種程度上也影響到了優里後來的選擇,儘管我覺得有點聯繫上太過牽強一點。坦白說有蠻多時候會讓人覺得主線跟案件之間好像有點關連,到又好像沒有扣很緊的那種有點不上不下的狀態。
f.jpg  
從第七集起,菜美就從丈夫身上感覺到「假意」,這件事情的開啟其實也很就象徵著丈夫伊佐山勇輝的身分並不單純。這件事情對我來說是出乎意外的,起初我對後來兩人的發展,比較傾向是讓勇輝發現自己的妻子並不簡單,特別是知道她的過去之後,可能在瞬間有一點點衝擊,尤其誠如後來勇輝的自白,起初只是幫忙解決一下家暴的事件,但後來綁架、殺人等等,菜美已經越做越多了──本來以為,這會是她身分曝光的一個環節,但後來卻讓勇輝也瞞有部分的自己,製造一齣有點諜對諜的氛圍。

「一見鍾情是危險的啊」,因為那樣的愛沒有理由,甚至有可能會吸引到妳內心最渴望的東西。勇輝跟菜美之所以最初就彼此被吸引,應該就是因為如此──對方跟自己身處過同樣的情況,所以能夠理解彼此。
g.jpg  
第八集的闖空門案,比起案件本身(畢竟我覺得不管是裝竊聽器、還是找裝竊聽器的人這兩者都有點說不上來的無法理解),但我很喜歡藉由這件事情反映出三組夫妻的態度。例如菜美甚至在還沒有提起時,勇輝就主動說要去買防盜用品了──那個當下,蔡美總也不好說「我自己身手就夠了」吧?在那個瞬間,其實觀眾是看到勇輝想要保護妻子的那份心意的。但相比之下,優里提及此事時丈夫只用浪費錢、妳不要出門就好這樣的回答來有點變相責怪優里之意,甚至京子的丈夫還完全不理這件事情,只想著要去買單人床,三組一對比之下,就顯得優里跟京子更加心酸。
h.jpg  
其實我自己真的很無法接受優里丈夫的做法跟想法,以致於幾乎看到這組的夫妻相處我就會很想要快轉,不管是最初因為私心而利用懷孕剝奪優里工作的機會、對於金錢的過度斤斤計較、理應覺得「家庭主婦就應該要做好什麼」、把她當成鬧鐘以及將教育的責任丟在她頭上,這些種種都像是讓優里完全困進了名為妻子及婚姻的框框內,她瞬間找不到自己做為一個「女人」的意義跟價值,只是做為妻子、作為一個工具而活著。甚至就連想要紓解一些壓力,好像都會被視為不該。
a.jpg
對我來說,優里的丈夫轉變上有一點過於突然,不管是意識到妻子的不對勁、提議要出去玩、甚至因為論文寫不出來而焦躁等等,這些都讓優里的罪惡感無限放大,但是,我覺得這也是她後來選擇反抗很重要的一個原因。不得不說,我在故事裡其實感受到她的壓抑、掙扎,還有那種明知道不可以卻還是陷進去的情感依賴──如果大家還記得前幾集的話,那時候三人「短期離家出走」時,在酒吧內優里的不為所動、對比後來掉進陷阱哩,會讓我覺得,不是愛變了,只是心態上的不同、只是想要賭氣、想要抒發而已。當觀眾如我不小心在觀劇的過程中意識到「能夠理解優里為何犯錯」的同時,其實就擺明了其丈夫的不是(而竟然這份心裡會被壞人利用,真的還蠻可怕的)。

不過作為最後的關卡,玉山鐵二所飾演的黑道老大感覺有點太弱了一點,前面兩分半鐘的一鏡到底打戲的確很精采,但我覺得「太戲劇、太刻意」了,就算對方是女人,看到這樣的身手,怎麼會一個接一個迎戰、而非一次都上呢?更別提玉山鐵二連打戲都沒有啊。讓我想到《金牌特務:機密對決》裡的poppy。
d.jpg  
京子的這條線,本來我以為要處理的是婆媳關係這件事情,但沒想到其實所面對的是丈夫的出軌問題,從剛開始偷看簡訊、有點煩惱不知如何是好的與菜美和優里討論,到後來於婆婆鼓勵下去一探究竟、到後來的攤牌溝通等等,其實我覺得還算蠻充分表達京子這個角色內心的糾結與不安。而剛開始她認為「婆婆一定不會站在自己身邊」,但卻到後來才發現婆婆是用另外一種方式在給她處理這件事情的建議,反而,婆婆給她的溫暖超乎想像。

而這三位主婦其實到後來在旁白中,菜美提到,這是意想不到的「最後一次午餐會」,自然讓人對後續有更多期待與不安。
b.jpg  
坦白說,剛開始聽到京子認為是自己的錯時,一度有一種女人都把錯攬在自己身上的感覺,但後來聽她講了過去的事情之後,才發現其實她也明白自己也許一直都太推著丈夫前進了,導致後來丈夫動搖之後,只是把他越推越遠。那通打給丈夫的電話,其實我自己覺得蠻鼻酸的,那種孤注一擲、不知道他會不會回來的不安,還有在離開後更明白的那份心意與思念,讓這通電話不管是丈夫、還是妻子,表演都隱隱帶給人一種鼻酸。

我自己還蠻喜歡本田翼這次詮釋的京子!
e.jpg  
好的,我們繞回主線。勇輝是公安的這個設定,讓人不知不覺就會聯想到他之前在《Crisis》的田丸一角啊。當完美丈夫到後來好像突然廬山真面目揭開時,或許菜美也並沒有被背叛的情緒──可能就像勇輝說的「妳也沒有跟我說實話」一樣。從第七集時感受到一絲的「假意」,第八集時菜美發現勇輝迎戰身手矯健的竊賊時竟然能夠只受輕傷,更讓她堅定的相信勇輝絕對不是普通人物。而憑著自己多年來的經驗,也終於在這一刻意識到過往的一些不尋常。

而我在這裡感受到的是──雖然菜美也許是個追求刺激感、追求被需要感的謎樣特務,但當她遇上勇輝的時候,她就只想用一般女人的方法去跟對方相處,拋棄了所有那些習慣,她對他,雖然有不能說出口的秘密,但怎樣也不願把她的經驗套在丈夫身上。
c.jpg  
從兩人大打一架(那場戲真的蠻精彩的),到後來坐下來講開,其實我覺得不管是因為什麼因素而讓兩人成為夫妻,但實際上勇輝是想要保護菜美的,只是菜美的認知與正義感讓她無法聽丈夫的話「安分守己」。「我只是想要為你保留帥氣的自己」,而不得不說,其實在「行俠仗義」的過程,菜美是更有魅力的,只是她的作法,可能跟勇輝的工作有所衝突。

在她回到家,沒看見丈夫時那一瞬間的失落,到後來看到勇輝時的笑靨綻開,都再再說明了她還是愛他的──只是當他拿出槍,指向菜美時,那一瞬間菜美的驚慌、黑幕、槍聲,整齣戲這麼戛然而止。這實在是很金城一紀的劇本收尾方式。我自己的猜測其實是勇輝又選擇了最初菜美「假死」的老招,並沒有真的殺死她;除了因為我覺得他是同樣喜歡著菜美之外,更重要的是,從第一集開始,幾乎每集都存在著菜美的旁白,甚至有很多類似「事後回想,那是我們感情最好的時刻」、「那時的我們都沒有想到,這會是我們最後一次的午餐會」這種對白,總覺得是以「現在」的狀態回顧,那麼,就讓我猜測是在這次的假死之後,兩人或許逃到德國重新以新身分生活吧?儘管起初菜美提出時,被勇輝拒絕了,但也許要他親手「了結」這個任務、自己的妻子,還是多少會於心不忍的。

這是我自己私心的猜測啦,不知道大家怎麼看呢?


圖片來源:網路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 ♥  的頭像
Han ♥

Dear Han ♥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