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tw.ent.yimg.com/mpost/49/01/4901.jpg

我的意外爸爸
Like Father Like Son

上映日期:2013-10-25
類  型:劇情溫馨/家庭
片  長:2時01分
導  演:《橫山家之味》是枝裕和
演  員:《破案天才伽利略:真夏方程式》福山雅治、《軌道》尾野真千子、《大逃殺2》真木陽子、《幸福的彼端》中川雅也(Lily Franky)
發行公司:傳影互動ifilm


因為PO了張照片上傳到FB跟INSTAGRAM,於是有非常多人問我:《我的意外爸爸》好不好看?
基本上這是個很難回答的問題,因為這是部我很喜歡的電影,我也真的覺得我花了電影票錢到光點華山去享受大螢幕看這部片的感覺非常棒,真的有不一樣的感動,難以言喻。當然對於看習慣好萊塢片、或者是比較重口味的觀眾來說應該很難討他們歡心(畢竟不否認我在上大學以前我也都覺得進電影院就是要去享受轟隆轟隆的好萊塢特效啊!)。

其實一開始的誘因只有一個:福山雅治。
福山雅治真的有種難以言喻的成熟男人魅力,用筆電看小螢幕都可以被湯川教授電到了,大螢幕一定更有魅力啊。福山雅治也真的是本片一大賣點,相信當出是知裕和導演一定也有這樣的打算吧、在台灣或許還好,但是在日本一定刺激到非常多觀眾入場。
再來第二個重點就是在坎城影展拿下了評審團獎!!看到即時新聞播出時更加增添了想看這部電影的慾望,更重要的是、更加證實了福山雅治這個演員非常的會「挑劇本」,他的作品不求量多、但要精緻。在日本似乎被封為這部片是福山雅治「最細膩」的作品,我在看電影過程中也感受得到福山雅治在揣摩一個父親心境時的變化跟細膩度,某種程度來說「父親」一直很少被拿來當溫馨片的主角,因為「父親」真的是太難描寫的一個角色,因為太多了就會變成觀眾心目定位的「母親」,情緒要滿而不能多、感情要充沛而不能煽情,我覺得福山雅治在這部分揣摩的非常好。

看多日本電影之後,發現日本電影的開場總是做的很細膩、而且都非常經過設計。
一開場是入學考試的類似面試,野野宮一家人陪著慶多一起面試,對答如流的慶多看的出來是家教非常好的小孩,而且這一家人在一起真的有一種貴族的感覺。最可愛的是當良多問兒子「我明明沒有帶你去露營」那段,只是一句對白,似乎又在諷刺於出補習班對教育的影響,讓剛升小學的小孩就會為了達到好的成績而說謊;另一部份又凸顯出這個家庭想要栽培小孩的用心。一句台詞而已就非常具有力量。

後來很快的就切入正題:他們發現了慶多不是自己的親生小孩。

這個梗幾乎是在台灣八點檔出現到爛掉的情節,竟然在是知裕和導演手下變得如此的動人。
當他們得知並不是慶多不是自己的親生小孩的時候的複雜情緒,卻用很簡單的情節跟畫面帶過並且說明,其實這時候真的不需要哭哭啼啼,只要一如往常的生活,一個眼神,就可以讓觀眾感受到揪結。甫接受到這訊息的衝擊,唯有良多從醫院出來的時候,在車窗上大槌一下,還冒出一句非常讓觀眾匪夷所思的話「果然是這樣啊」。我在電影院內是真的完全困惑的狀態,這個果然,難道是良多早有某種程度的預知跟猜測嗎?
但是沒有,我非常意外的是這到電影後半段竟然會如此的成為一個戲劇衝擊的爆點,而且理所當然而不突兀。

發生這種事情第一個被責怪的自然是做為母親的野野宮綠,故事剛開頭之初也再再顯示了即便眾人沒有責怪之聲,但是她還是會非常多慮的覺得大家都在責怪做母親的她(奇怪的是,做父親的野野宮良多也應該要發現的吧?,日本還是如此男尊女卑嗎?)。在前幾次與齋木家庭會面的過程中,野野宮綠倒是顯示出了自己的複雜心理,而這點在後期也被完整放大來檢視──她無法忍住自己喜歡上並且格外在意自己的親生小孩,卻又放不下照顧多年的慶多。每當她試圖對琉晴好,就覺得對慶多不起。



與恍如貴族般的野野宮家庭相比,齋木就比較平凡一些了。
無論是初次會面的不熟悉大場合、因為家裡經濟的緣故而對於這樣的失誤只關注於醫院方面的賠償(相較於野野宮的只想知道起因),,甚至於出去吃飯時也要報醫院的帳等等,再再顯示出這個家庭維持的不易,家裡的三個小孩也明顯比較沒有慶多的守秩序跟有規矩,活像脫韁野馬似的。不過小孩子在這方面就沒有大人之間的衝突感,還是相處的挺融洽的,但是野野宮良多對於齋木家庭的明顯不屑,我覺得在他把慶多帶到齋木家時,看到他們的房子如此老舊,冒出的那一句「不是吧」算是到達一個高潮點。
不過在野野宮良多本人顯示出這樣不屑的情緒之前,在類似購物中心外兩家道別,分別上不同車各自回家,尤其是一顆俯拍鏡頭,兩家車子的等級差異瞬間明瞭。



不過雖然經濟上有非常大的懸殊,但是齋木家所有的教育方針跟野野宮家則是完全相反路線。如果說野野宮良多對於小孩的態度是用心想栽培出一個菁英,齋木則只是任其小孩的自由發展,重點是他們要快樂。彼此對於彼此的方式都各有意見,但是在影片最初我們已經被野野宮的富麗堂皇所制約,不難也會隨著良多而藐視齋木家庭,但是卻又會跟著良多在日漸相處當中慢慢的發現齋木家所有的「快樂」是野野宮家不會出現的,而且這兩個「爸爸」當的方式雖然不同,但是很明顯的齋木跟孩子非常親近。而透過一個「修玩具」的情節,讓我們發現其實良多雖然秉持的嚴格教育方針、在家裡負責扮黑臉,但是其實他是希望能夠得到孩子的親近跟依賴、而不僅僅是尊敬而已。


(不得不說,飾演慶多的這個小孩真的很可愛 >////< 而且真的很有先天上的貴族氣質耶)
大概是因為環境的差異,慶多這個小孩雖然不是親生的、卻跟野野宮家非常和諧跟和諧,反觀琉晴來到野野宮家時就明顯非常格格不入。

野野宮良多在電影當中真的是個神奇的重點角色,因為當所有人都把重點擺在他要如何揪結於親生骨肉以及有六年感情的慶多之間的抉擇時,卻突然冒出了野野宮的父親裝病叫兒子回家的情節,那雖然是一個看是沒什麼重點的橋段,除了有某種警示世人行孝要即時的用意之外,我覺得更重要的是,雖然口口聲聲其實是不太在乎自己的雙親,但是卻還是默默的在決策上參考了雙親的意見,尤其是本片的重點「父親」身上。Like Father,Like Son.有其父必有其子,這個英文片名的涵義說不定講的不只是良多與琉晴、良多與慶多,甚至是良多與他的父親之間。

剛剛意外看了報導發現,真木陽子是一個日本美艷女星,定位都是走性感路線的。不過這次所飾演的齋木太太卻非常的「賢妻良母」,而且我覺得算是非常讓人驚艷的一個角色。印象最深刻的片段是當慶多到齋木家裡住時,因為良多給了他一個即使想家也不能哭、不能說的「任務」,再再壓抑著小小的慶多,齋木太太非常明顯的看到小孩的內心想法,卻不明說,用「修理機器人」的玩笑方式逗笑了慶多。那一段真摯而親切感人,讓觀眾發自內心感覺到幸福呢 :)

期間我泛淚了很多次,雖然沒有真正的大哭(我覺得是因為隔壁的女生實在是太早開始啜泣了XD,不過我覺得去電影院很吸引我的地方就是,觀察觀眾的反應也很有趣),但是我是真切的有被感動到,而不是那種煽情的要騙取觀眾眼淚,是一種,看完會對「父親」這個角色有所改觀、會很想要跟爸爸說一聲我愛你、以及自己對親情似乎也會有些許改觀的電影,會有很多新的想法。非常精彩、仔細想想真的會有非常多的設計精良之處,根本無法一一細數,只能說這真的是一部連一句對白都不會浪費的電影。

觸動人心、優雅動人,本片的評價多是如此。因為本土劇的氾濫讓大家對「身世」相關的題材都避而遠之,但這真的是看了才會發覺真的很不一樣的電影。

(聽說史蒂芬史匹柏買下版權要翻拍好萊塢版...雖然總覺得好萊塢拍這種片有莫名的違和感,但還是蠻期待好萊塢版的《我的意外爸爸》啊)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