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到世界盡頭
The World's End

艾德格萊特 Edgar Wright
英國、美國、日本UK, USA, Japan│2013│DCP│Colour│109min

2014金馬奇幻影展的片子,還是在「當代奇幻」單元內,完全可想而知這部片會有多獨特了。雖然是16:30的場次,卻仍然有約莫八成位子是被坐滿的,這部電影的觀影過程中,尤其到後半段,有一種在場的所有觀眾一同與蓋瑞金等五人挑戰「黃金大道」旅程的感覺,更讓人感受到,每一場電影真的都是一趟旅程,而雖然身邊的你我也許素昧平生,卻在同樣的兩小時中一起挑戰黃金大道。

而《茫到世界盡頭》雖然聽片名似乎有點「糜爛」,但我覺得是非常發人深省的片子。


故事之初用一個回憶過去的方式,非常簡單講完了五個剛畢業的大男孩挑戰失敗的經歷,也因此介紹了這五個主要角色。透過蓋瑞金的「連哄帶騙」──而且非常厲害的是導演選擇四個人的「受騙」過程都有處理,而且各各有其笑點,不會讓觀眾覺得重複而乏味,卻又在對白中藏有了線索。而後一群人出發準備回到故鄉,路途中的諸多埋梗,讓這樣的「敘舊之旅」充滿有趣的笑料,然而又默默的在前幾間酒吧裡植入了對於「星巴克化」的諷刺,在搞笑之餘還是有其內涵,是非常具有深度的安排。

也從剛開始,我第一個想法是覺得「原來世界盡頭與世界末日沒什麼關係,它是黃金大道酒吧的終點?」後來便會發現這樣一個一語雙關的詞彙象徵意義,即在剛開始幾乎前半小時的歡愉氣氛中,讓觀眾漸漸掉以輕心,「落入了陷阱」!

是的,故事大綱並沒有欺騙買票進場的觀眾──它真的是奇幻片。

一場廁所戲,讓整個故事的調性,甚至於打破了前半小時的「類型印象」,突然間的轉變是讓人措手不及,而且也是非常驚人的一項挑戰,在同一片當中融合了截然不同的類型的感覺,有點像《甜蜜殺機》的複合類型,不同的是《茫到世界盡頭》卻又有壁壘分明的前後區隔。


氣氛、劇情整個大改變,卻絲毫不會讓觀眾覺得不流暢或是怪異感,最厲害的是仍然保有了原先所有的幽默元素,讓觀眾在緊湊刺激的劇情發展中,還是偶爾會傳出哄堂大笑。

很特別的是,雖然五個人的戲份並不能說是平均,但是卻沒有把所有的重頭戲都放在男主角蓋瑞身上,所有的角色都根據他們的個性而有了不同的安排走向──某種程度上來說,我覺得「角色最後走到什麼位置」其實都是依據他們的個性所作的合理安排。

雖然最大的謎底似乎以非常直白的方式去「諷刺」了當今社會的現況,但是卻是以這幾個大叔的「人類代表」以叫囂的方式取得了勝利,對我來說是收尾收的有點不太合理,也似乎太過輕描淡寫,但是更讓我注意的是藏在謎底下的諷刺意味,最後的結局更是讓我想到曾經有個歷史老師說:「第三次世界大戰,有可能是人類拿著石頭互丟。」這句話──科技的發展究竟可以把人類帶到哪裡?


今昔非比,曾經的好友再聚首,甚至還安排了這五個大叔撞見了五個年輕小毛頭用一樣的隊伍行進,其實某種程度上來說,也表明了人際關係的脆弱──也許隨著時間,是可能被淡化的。也因此,其實看到螢幕上這五個人能夠在多年後再敘舊、一起彌補當年的遺憾,是讓人感到開心的。


這部電影之所以會這麼「好笑」卻又同時這麼「扣人心弦」,男主角完全功不可沒。
其實對於他的神秘,觀眾一開始便多多少少有所猜想──坦白說對於他的「為什麼會要突然邀約好友一起完成當年的願望」,應該有事先猜到答案的,只是在明知道答案的前提下,看到賽門佩吉在本片中演出,也大概因為是整場瘋癲中唯一一場正經戲,在看的當下我真的深深被打動。

作為「血腥冰淇淋三部曲」最終回、導演艾德格萊特加上賽門佩吉與尼克佛羅斯特,這對銀幕活寶所組成的英國無厘頭鐵三角的作品,雖然文宣上說這是部「玩到盡」的電影,但我覺得它其實隱含著非常多東西,以喜劇包裝,但在核心概念上卻是值得深入研究跟討論的一部電影,會讓我想要回去找前兩部作品呢。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