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電影基本介紹

愛‧慕
AMOUR

導演 / 編劇:麥可漢內克
演員:尚路易坦帝尼昂

          艾曼紐麗娃
          伊莎貝雨蓓

          亞歷山大薩洛

影片年份:2012
出品國:France / Austria / Germany
語言:French
★榮獲2012坎城影展金棕櫚獎、2013金球獎與奧斯卡最佳外語片

 

 

 

二、前言
        當觀眾都習慣於享受電影所帶給我們視覺、聽覺上的震撼和刺激,有多久沒有單純因為電影的濃厚情感而感動?是否不知不覺間,電影科技已然喧賓奪主,讓觀眾漸漸忘了專注於故事本身?

        選擇這部片作為報告主題,透過這次的分析與研究,試圖一窺導演在簡單而平凡的故事中,如何拍出最動人而真摯的情感,進而打動人心。撇開了視覺與聽覺的衝擊,最為真誠、卻又近乎赤裸而殘酷的平凡感情、與死亡搏鬥的複雜內心糾葛,在《愛‧慕》間,一覽無遺,之所以成為經典,正是在於貼近人情的刻骨銘心。

三、文本分析

        《愛‧慕》全片採用一個全知觀點的敘事模式,但特別的是,除了剛開場時喬治與安妮兩個退休鋼琴教師去聽音樂會之外,全片故事幾乎在兩人的住處發展,沒有離開過兩人居住公寓的有限空間內,某種程度上的侷限感,不僅帶給觀眾一種兩個老人面對「老、病、死」三項的無力回天,導演更為殘酷的安排是,透過有限的空間,也同樣將觀眾「困在」這樣一個無力感的螺旋中,無可自拔。

        作為本片的主場景,家裡的美術設計及陳設自然是經過精雕細琢的。家中的格局大致可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為從大門進入後的右半邊,是屬於最常在片中出現的公共空間(玄關、客廳),第二部分則為左半邊的私人空間(臥房)。每一個空間都象徵着喬治的心房,每間房間都有他們兩人的生活片段與記憶,而最裡面的那一間,就是最終他用膠帶把門封死的臥房,存放著他心中最深層的秘密-安妮的遺體;每一扇門都象徵着喬治的心門,層層的門板恍若將觀眾和片中其他角色與喬治隔離,觀眾能夠知道所有事件的始末,但卻始終無法完全理解喬治的複雜情緒,就如同他對著只會質問他的女兒說:「你又不是我,你憑什麼認為我有別的選擇?」。 

        除了「家」的牢籠外,各種方形的門框、窗框、相框還有書櫃等...無論作為背景或前景,都如同牢籠的鐵桿一般,侷限了喬治的行動,揭露其心理所承受的層層壓力,不斷的在放棄與否之間掙扎游移。

        有別於其他電影的全知觀點是採用一個類似「上帝感的全知」,不但能夠自由穿梭各角色的內心世界、且以一個客觀的姿態看待發生的所有事情,《愛‧慕》最為不同的一點是,觀眾即便是站在一個客觀的姿態,卻會不自覺的以一個同樣生活在該空間的第三者的觀點出發去看待這樣一個故事,看似客觀,卻又主觀的參與、並且能夠對於劇中角色的複雜情緒有切身的感受。

        以倒敘式的方式開場,從觀眾角度來說故事的一開始就能夠一窺結局──老太太安妮死亡。對於生病的老太太,導演在這部分則是用一種天注定似的安排去詮釋了她的結局,似乎也暗示了人終將一死。對於這樣幾乎結局已然被安排的故事,導演卻也在片頭安排了一大懸念──從消防隊員遮掩口鼻、以及他們與鄰居的對話中,觀眾可以推敲,安妮與喬治兩夫妻起碼一個月來幾乎是沒有與外界接觸的,而此刻的安妮卻被發現獨自陳屍在家中,片頭,導演丟給了觀眾一大問號。

        而後,透過一場音樂會的安排,觀眾得知了喬治與安妮的職業以及兩人的互動關係,不難發現這是對優雅而感情深厚的夫妻,從一些細微的小動作,例如喬治幫安妮接過外套等等的安排,就可以建立起夫妻感情融洽的形象。片頭音樂會的安排,也延伸出兩人曾是鋼琴老師退休的角色設定,進而在安妮病後,有了一段得意門生──亞歷山大意外造訪的戲碼。亞歷山大在音樂會後忙於其他場的演出,而因緣際會的撥空來拜訪恩師,卻意外的發現安妮坐著輪椅,不難發現亞歷山大看到這幕時的震驚,卻又不能將這樣的情緒明顯寫在臉上,即便是寒暄對談,卻也忍不住問了安妮究竟怎麼了,而安妮的簡單帶過,甚至到後來的拒絕談論,雖然有禮,卻也顯得口氣強硬,看得出安妮對於自己的症狀是不願多談的。最後亞歷山大的來訪以安妮要求學生彈奏作收,更凸顯出安妮深愛音樂的程度,並且真的以自己學生的成就為榮。

        雖然整體而言,這是一個相當平淡而非常近似於小津安二郎、是枝裕和等導演風格的散文化作品,全片幾乎相當的低張力,戲劇曲線也可說是非常平穩、不像一般的劇情片作品追求高張力、高起伏的起承轉合。這點也明顯反映在影片色調上。家中場景顏色調性統一,以低彩度的棕色、綠色與米白色為主,冷列的大地色系呈現出的沈穩與寧靜,呼應本片緩慢的節奏感,並以原木材質的傢俱與地板作為各色媒介,呈現出夫妻之間敦厚質樸的溫潤情感。而服裝部分也延續場景的色調,以藍色與灰黑色等...冷色系為主,尤其以喬治的衣服最為明顯,藉此呈現他內心的憂鬱與寂寥。

        儘管如此,我覺得還是能看得出三幕劇的本質。第一幕從音樂會開始,到安妮的發病到達一個「有去無回的門檻」而進到了第二幕。

        安妮發病也是全片中非常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場戲。看似日常的一頓早餐戲碼,兩人在閒聊之間,突然間安妮的沒有反應,喬治甚至是拿毛巾沾水去碰安妮,她都如同蠟像般沒有反應,最有意思的是,正當喬治回到房內穿上外套,正打算去求援時,沒有任何背景音樂的安排下,寂靜的空間內,只剩下水聲──而水聲戞然而止。觀眾跟著喬治的主觀鏡頭,回到兩人用餐的飯廳內,才發現安妮一如往常,甚至忘記了剛剛所發生的事情。安妮的異常,成為了發病的前兆,一切如同前哨戰般,慢慢的拉開序幕。

        值得一提的是,片中唯一一次出現的高彩度色調場景也出現在這場戲中。飽和的橘色檯燈、安妮身上的綠色睡袍與喬治身上的寶藍色睡袍,在低彩度的場景當中顯得格外詭異,似乎在暗示著安妮發病一事的到來。對照安妮病情惡化後的飯廳檯燈,橘色的燈罩變得較為黯淡,漸漸融入場景的色調當中,彷彿全世界都因安妮的病情而失去色彩與光澤。

        第二幕的開始即是幾個連續的家中空鏡,象徵著時間的流逝。再次切回有人物的場面,即是手術結束後,從女兒與喬治的對話開始、從一般的寒暄到切入安妮的手術正題,提到了手術失敗的殘酷事實。從第二幕的開始,安妮與第一幕截然不同,不但坐著輪椅被推回家中,臉色明顯病懨懨的,最明顯的莫過於臉上表情不如以往有活力,一樣是優雅的,卻更像是電力不足的機器。

        諸多生活瑣事的安排與鋪陳填滿了第二幕,不論是洗澡、吃早餐等等情節,都明顯讓觀眾感受到安妮的確有別於以往,而喬治面對這一切的複雜情緒,也是昭然若揭。一顆喬治躺在床上,空洞而無神的看著天花板的鏡頭,完整表達了喬治的情緒,讓他堅持下去的動能是對安妮的愛,而這樣的動能卻總是會隨著生活上明顯的困難,以及接踵而來的疲憊而偶爾有些充電不及。

        在影片的中段,硬生生的插進了真實的「葬禮」,我認為這是一個讓安妮與喬治兩人被迫去面對了死亡距離之近的恐懼,也在那一整段,幾乎是影片中最初完整傳達了喬治與安妮兩人對於生病的看法及心態。雖然只是口語交談,卻明顯發現安妮已經厭倦這樣需要別人幫忙才能生活的日子,而喬治卻不願意安妮這樣消極的心態,他堅信如果出事的是他,安妮也會做一樣的努力──換位思考這件事讓安妮與喬治兩人的心態透過簡單的幾句對白而完整傳達,精闢而簡練。

        中間提到了一段看護被喬治解雇的戲,某種程度上以一個不同的觀點去看待「照顧病人」這件事情。一樣是悉心照料,甚至以專業度來說看護遠專業於喬治,但導演在這個部份將喬治與看護兩人做了一個對照組,看護感覺自己已經很有經驗、對於病人的照護各方面都可以做得很好,但是她卻忽略了病人的感受,相較之下,喬治對待安妮則是不只是把她當成一個「病人」。看護強迫安妮照鏡子的行為,看似微小的一個事件,但從安妮的抗拒,明顯知道看護是沒有設身處地為安妮著想的。在後段與喬治的爭吵中,也反映出看護在這部份的觀念其實是比較自私的,也因此即使喬治知道少一個看護會很辛苦,仍不顧一切的辭退她吧。

        第二幕終止於全片中戲劇張力最為高漲的部分──即是喬治悶死安妮的橋段。在許多鋪陳之後,明顯發現鶼鰈情深的兩人在彼此的不捨、複雜情緒的拉扯之後,有了些微的轉變,而終走到了有點悲劇性的結局。在片頭之初,觀眾已經得知了安妮的結局,等於觀眾是從得知「果」而慢慢去看事件發生的「因」。喬治悶死安妮的那場戲,以一個很做淡的方式,在故事高潮之處給了觀眾一個逆轉。       

        第三幕的開始,即是在喬治悶死安妮之後,喬治獨自生活的橋段,看似日常的許多行為,卻因為少了安妮,而顯得孤單,導演在這個部份則是很戲劇化的透過一些喬治對於安妮的想像畫面,增添寂寥程度,也透過寫信的安排,讓喬治如傾訴般,告訴了女兒及觀眾他的心情。

        結局則是收在女兒伊娃來到公寓內,發現人去樓空,猜測她應該是在收到信後,與觀眾得到了相同程度的衝擊,幾乎在故事的最後,觀眾從伊娃的角度出發,感受到了惆悵與傷感。


--- 未完待續


- 後記
這是大三下的風格分析期末報告──我們的「必修」作業,自然是負擔相當重的一份,跟上次《今天暫時停止》不同,這次是兩個人一起完成了這份報告,坦白說不僅是負擔減輕非常多之外,也發現其實在不同領域學習的同學真的有不同的專業啊。

這次我主要是負責敘事元素的部分,而拍片組又特別是專攻美術的倪韶就是負責風格元素,很多東西真的如果不是她寫出來我真的不會注意到──也算是提供我另外的視角跟觀點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 ♥  的頭像
Han ♥

Dear Han ♥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