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須坦承在看這部《茉莉人生》之前,對於動畫片的涉獵,多是像迪士尼、宮崎駿吉卜力工作室這類比較主流的作品,但是這部由伊朗女孩瑪嘉‧莎塔所出的自傳性繪本改編而成的動畫電影《茉莉人生》,卻讓我超乎想像的喜愛。

除了「現在」是以彩色來區隔時間序之外,整部片保留了原來繪本的黑白色調,強調了是以瑪嘉的角度去回憶那段過去,透過一個小女孩的成長史,穿插了伊朗近代的戰爭背景,或許因為我們都活在太安逸的年代,因此那種變動不安的感受對我來說並沒有太多的真實感,但是卻依然可以深刻感受到劇中角色的恐慌及忐忑,甚至對於那種動盪社會中,對於「進監牢、參與革命」就是光榮英雄象徵的觀念,更是難以置信。我很難想像大時代的殘酷,卻深深能夠體會到小人物的細膩情感。

或許因為我們都過度被西方文明、霸權所制約,其實對伊朗的歷史不甚了解,也因此在電影中有替觀眾彌補這一塊,而在歷史講述的部分,透過皮影戲的形式來呈現,且講述的前後都以舞台的形式揭幕、閉幕,除了區隔現代與過去之外,我覺得也以某種諷刺性的手法,去呈現那段歷史,沙赫政權在瑪嘉的筆下,就像是一群皮影戲的紙偶人一般;除此之外,只要是講述政治、該時代背景跟狀況的部分,多會用剪影的方式呈現,可能是為了與瑪嘉成長的這條故事主線做出分別,也可能是因為對第一人稱視角瑪嘉來說,雖然是自己國家發生的事情,但畢竟她不是上前線的軍人,而呈現一種「聽聞」的距離感。
2.jpg  
雖是剪影,但在層次上也是做的非常到位,特別是背景與主要人物的分離,不會讓觀眾有找不到重點的感覺,在這一部份來說,《茉莉人生》可說非常知道該如何吸引觀眾的目光。以阿努什叔叔所講的故事為例,一樣是明顯風格化、非主線的筆觸,但是在華麗的背景下,相對簡樸而線條簡單的人物就反而跳脫出來,除此之外,在瑪嘉從維也納回到伊朗,深受憂鬱症之苦的那段日子,透過黑底、白色線條的簡單線條,非但能夠聚焦,更能夠強調瑪嘉內心的抑鬱寡歡。

剪影的運用上,還有一段讓我非常印象深刻的,就是當瑪嘉在維也納昧著良心說自己是法國人之後,走出酒吧,獨自走在大街上,對著想像中奶奶的影子,道出了內心的罪惡感,透過奶奶苛責瑪嘉拋棄自我,讓年輕的瑪嘉如同當頭棒喝般的驚醒,而在下一場戲中公開坦承自己是伊朗人。這種自我認同的混淆與迷失也是時下年輕人常有的通病,不過在故事中造成瑪嘉隱瞞的主因,從在維也納前半段因為身為伊朗人被罵,憤而開始輾轉搬家等等,這些都隱含著種族歧視的意涵,也算是諷刺了歐洲人自恃文明人、高人一等的看待非我族類的弊病。
4.jpg  
瑪嘉歷經了三次戀愛,費南度坦承自己是同性戀讓她痛斥小情小愛,卻在馬庫斯的出現被療癒──其實這一段我覺得非常能夠展現「情人眼裡出西施」這句話,在熱戀期、瑪嘉眼中的馬庫斯彷彿被美化似的,童話感的繪畫風格、不真實的星星、甚至連音樂都營造出浪漫的氛圍,還有偶像劇形式的旋轉鏡頭,不過這一切的夢幻在瑪嘉開心的跳耀去找馬庫斯,發現他正與另一名女子翻雲覆雨時,整個「幻象」宣告瓦解,非常對比式的重複了先前的畫面,甚至有連續三個zoom in的短促、瑪嘉痛罵自己是笨蛋的鏡頭,揭露了一切真相,當然,這部分也可以解讀成是在分手後,難免會對過去種種產生負面評價,無論是哪種解讀,都可以視為是一種對世人的警世。第三次的戀愛是回到了伊朗之後,透過一些戀愛罰款的事件,看得出伊朗當時風氣的不自由,也與前兩次戀愛形成對比,而瑪嘉決心結婚也似乎是一時衝動,為了「方便」和以為能夠得到的自由而做出的決定,最後也不意外是離婚收場。「結婚」這個橋段可大可小,用婚禮當天照片做呈現,加上母親與瑪嘉的對話就帶過,簡單俐落的手法令人佩服。

我很喜歡在劇情設計上的安排,與表現形式有所呼應和結合的精巧,例如在阿努什叔叔回來之後,用一段類舞台劇的表現手法來描繪當時社會概況,燈起、燈滅,明明是形容情況惡化,卻以阿努什叔叔的堅信「一切都會好的」,與瑪嘉雙親之語的交錯,也暗示了下一段阿努什叔叔將死於獄中。在瑪嘉去探監的那段戲,透過小女孩角度的仰角看著帶她進去監獄內的獄卒,似乎也象徵著小瑪嘉對於權威的敬畏及必須服從。此外,在面紗這件事情上,也多次運用它來設計安排,不管是凸顯伊朗的保守、特別是在賣場外因為瑪嘉媽媽沒有戴好面紗就被陌生男性侮辱,都是具體化了的表現在該社會對女性的歧視。透過瑪嘉在維也納、法國及在伊朗的造型,也是非常明顯的對比。
3.jpg  
自認是最後一名先知,小時候天真的瑪嘉視上帝為密友,在整部片中上帝總共出現了三次,透過慈祥的上帝在雲朵上的形象,呈現出夢境的部分。第一次瑪嘉因為聽了上帝的話決定道歉、第二次因為阿努什叔叔的死,在兩隻天鵝的陪伴下她泣訴著上帝的殘忍,爾後是到了憂鬱症時期,才再次見到上帝,不過這一次上帝也是起了對瑪嘉很重要的功用,足見信仰在伊朗人心中的重要性。在第三次上帝出現之後,瑪嘉決定振作起來,透過戰鬥的姿態加上類歌舞片的形式呈現,非常有活力,也讓表現手法多了不一樣的風格。

在伊朗當局認為「邪惡西方文化」,卻恰好是瑪嘉喜歡的風格,也因此隨著瑪嘉,觀眾看到了很多諷刺性的象徵,例如骷顱頭的自由女神像、麥可傑克森是西方墮落象徵,甚至用搖滾樂做為戰爭的配樂,我覺得都是帶有一種對於西方的諷刺跟控訴,站在伊朗人的角度卻似乎習以為常,在台灣觀眾看來卻是如此反差,是否代表著我們皆受西方文化的薰陶之深?

 

或許因為是動畫,在一些「尺度」上還是會比較童趣的方式取而代之,例如槍擊之後化為一片雲、到華麗的波浪,取代了應該血流成河的戰爭場景、象徵被處決的人也用卡通化的方式讓人像玩偶一般倒下,我覺得這方式挺有創意的。也因為是動畫作品,在許多轉場的特效上也都用比較活潑的方式,例如一開場用圈圈Fade in開場,到最後收場皆用這種方式;在維也納時飢寒交迫的日子,雖是黑灰色調,明顯陰鬱,卻也用跳耀式的方式表達。最印象深刻的應該就是在維也納那段日子象徵「成長」的橋段,用非常超現實、誇張的表現主義手法,成功將時間壓縮。

5.jpg  
這部片在製作上有非常多值得學習的優點,但對我來說讓我這麼喜歡它的主因,還是因為它在情感描繪上的細膩與扣人心弦,例如片名「茉莉人生」的茉莉花香,扣緊了一種屬於「家的記憶」,更是在劇中阿努什叔叔對瑪嘉說過的「一個家的記憶不能被丟失」有所呼應,又或者是在那樣的年代,用類似「贖罪券」概念的「鑰匙」試圖騙青年上前線,該青年母親的悲痛與恐慌,也是非常真切,當然不可不提的是在維也納犯鄉愁的瑪嘉,那一種在異地生活的孤單,甚至是一種因為自己安逸的日子而感受到的罪惡感,都是非常細微的感觸,卻透過電影的傳達,讓觀眾也能感同身受。

 

 
- 2015.1.14 影像鑑賞期末作業

 



    文章標籤

    茉莉人生

    全站熱搜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