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模仿遊戲 │ The Imitation Game

導演: 摩頓帝敦
編劇: Graham Moore
演員: 班奈狄克康柏拜區、綺拉奈特莉、馬修古迪、馬克史壯

能夠在奧斯卡風光入圍八項,足見這部電影的精彩跟實力,雖然最後只抱得最佳改編劇本一獎,但在台灣也可以說是未上映先轟動,不知道能否因此獲得亮麗的票房成績?《模仿遊戲》其實是我關注蠻久的電影,於是在上映的當天晚上就迫不及待的進戲院觀賞了,晚間的場次幾乎座無虛席,可見奧斯卡也是有為它產生了加冕效果啊。

我真的覺得這是一部「很好看」的電影,或許這樣說有些不專業──它並沒有如同《金牌特務》或是《星際效應》的讓人「驚艷」,但是整個故事真的非常引人入勝,115分鐘的片長完全沒有冷場,而且真的有一種時間一下就過去的感覺。
5  
有個說法是,真實人生其實很多時候遠比虛構、杜撰出來的故事還更精彩,或許是因為它的「真實」吧。雖然真實有時候更能貼近生命,但其實有的時候也會讓人覺得有點「意想不到」,就像艾倫圖靈是同性戀這件事情的曝光,也是我覺得有點想不透的點,但那就是真實發生的事件啊。誰能想到在戰爭時期立下偌大功勞,甚至能夠冷靜的分析如何「保密」、為什麼要保密的這樣聰明的人,最後會栽在小偷上呢?

雖然是傳記電影(今年奧斯卡獎似乎人物傳記型電影是某種主流呢),但是我覺得《模仿遊戲》整個的編排就是以商業電影、類型電影的模式在操作,不會有一般觀眾對傳記電影的那種刻板印象,精采絕倫的故事、緊實的劇本結構,以及精準的將衝突跟戲做在剛好的位置,對白也是非常精闢,甚至是在前後呼應以及埋梗的鋪陳等等這些非常細節的部分,都讓我真心覺得能夠拿下奧斯卡改編劇本實至名歸。

時序上的剪接跟跳躍剛開始是我在看電影的當下有點不太理解的地方,不過卻在看完電影之後,感受到了設計上的精妙。艾倫圖靈本身的「秘密」曝光跟破解恩尼格瑪的秘密是同步進行的,且其中還包含了穿插艾倫圖靈與摯友的往事。
2    
其實這部電影還蠻著重於艾倫圖靈的經歷,並沒有把太多重點放在那些世人會感受到的那種同情心理,明明是這樣一個對歷史有所貢獻的人物,卻因為自己的性向而讓自己的所有功績都被抹殺,甚至是冠上了一些莫須有的罪名──艾倫圖靈既是一個生對時代、也是個生錯時代的天才。這樣一個可以說是悲劇性人物的故事,卻在故事的最後其實是有點淡淡收尾的,並沒有特別把重心刻意放在一些煽情的不必要橋段上(雖然當瓊克拉克用當年艾倫圖靈勸說她的話來鼓勵他的那個部份我有稍微被觸動到),沒有過多的批判性在其中,或許是因為導演跟編劇都很清楚的知道那就是一個時代的背景跟趨勢,還有當時代的價值觀念,並不是誰的錯,但是反倒更讓觀眾透過看完這樣一部電影,覺得不勝唏噓。

這一場戲算是班奈狄克康柏拜區在整部《模仿遊戲》中,戲劇張力最大的一場戲,也是整部電影中呈現出最不一樣的艾倫圖靈的一面──或許象徵著,雖然他對瓊克拉克不是那種男女私情,但終究還是把對方當成自己很重要的人吧?班奈狄克康柏拜區在這一場戲除了表現出艾倫圖靈的脆弱之外,更將那種吃了藥之後虛弱的模樣,表現的相當生動。
3
艾倫圖靈的名言──「被世人遺棄的人,才能成就讓人想像不到的大事。」貫穿全片,同樣的對白卻出現在三個不同的地方,卻有截然不同的意義跟意境。
而編劇Graham Moore也在奧斯卡頒獎典禮上,說出了一段讓人印象深刻的感言,跟這部片想要傳達的主旨其實不謀而合,某種程度上其實《模仿遊戲》也蠻像勵志片的呢!在片中艾倫圖靈跟瓊克拉克所爭論的「正常」跟「不正常」,讓我聯想到了霍華‧布登的《五歲時,我殺了自己》這本小說內的主角小波,突然對於這樣的字眼有了延伸思考──社會所期待的正常,世俗的道德標準,到底象徵著什麼?為什麼明明是獨一無二的每個生命個體,卻要去追求大家所形容的「正常」?

所以,被認定是不正常的他們,就錯了嗎?
好喜歡最後瓊克拉克說的話,如果今天艾倫圖靈是正常的,那、二次大戰可能必須多打兩年,還必須有更多的傷亡也說不定。提到瓊克拉克,雖然綺拉奈特莉最後沒有獲得奧斯卡最佳女配角,但是我好喜歡她在《模仿遊戲》裡的演出,她一登場,氣勢就完全吸引我的目光。 
4  
在商業跟藝術之間有了一個還不錯的平衡點,《模仿遊戲》在艾倫圖靈的故事中,盡量以相當平鋪直敘、而不帶有特定主觀意識的方式來詮釋這位電腦之父的人生,然而或許為求起伏而製造許多比較有戲劇效果的東西,也都讓我覺得恰到好處,不至於到有給我太刻意的感覺,而在對的位置放上這些橋段,其實也蠻能夠打動觀眾的情緒。

這不是個非常結構複雜、或是非常著重敘事技巧、表現手法的電影,相較之下它是簡單而好看的故事,且會讓觀眾在其中常常有許多驚喜的小巧思。《模仿遊戲》是一部非常對我胃口的片子,非常精彩、引人入勝的故事,非常推薦大家趁著連假進戲院欣賞喔。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