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本身不是戲劇相關科系,對於舞台劇的涉獵真的非常有限,但自從上次的《聖誕快樂》《少年台灣》,似乎在其中找到了非常有別於其他藝術形式的感動,也因此,開始會關注一些舞台劇的相關訊息。
在22歲生日的這一天晚上,選擇了一部舞台劇來欣賞,更讓我覺得別具意義。

國父紀念館的展演空間,也是我第一次踏入,能夠容納的人數有點讓人意外,不過更讓人驚豔的,我想就是滿座率吧(這一點在散場的時候更是能夠感受到)。年齡層分布極廣,全場共同的歡笑、共同的感受,隨著舞台上的情節發展,隨著故事中的人物情緒而起伏著、感受著,對我來說,每每都是一次難忘的經驗。觀眾的反應對表演者、創作者來說,都是那麼彌足珍貴的禮物,所以,無論什麼時候,請觀眾們絕對不要吝於自己的掌聲。
D  
對於「歌舞劇」這樣的形式,有點汗顏的是,以前的印象多來自比較西方的作品,例如《貓》、《歌劇魅影》這類型的作品,所以剛開始看到「古裝歌舞劇」這樣的文宣時,第一個閃過的念頭竟然是「歌仔戲」,說來真有些覺得丟臉。但卻也因此《情人哏裡出西施》這樣新鮮的創意,格外讓我覺得耳目一新,特別是雖是顛覆歷史的故事,卻著重擺在「情」字上,以戲劇來說,算是雙主線的故事在鋪陳安排,不過除此之外,還有非常多借古喻今,甚至是帶有一點「嘲諷意味」,相信這就是大家所熟悉的《全民大劇團》風格吧?

服裝上的設計,看得出劇組的用心,每一個登場的角色幾乎都是艷麗的華服──只是,太過華麗了,色彩過於滿而繽紛,導致距離舞台沒有那麼近的觀眾,其實一霎那間會有點找不到主角、抓不到正在主唱的人物,當然不得否認這樣的繽紛帶來的目眩神迷,甚至有一種非常飽滿的美感,只是在主角所著之服裝沒有相對突出的時候,是有一點抓不到重點的。

而透過四個小朋友的登場,小東施、小西施及長大後的東施西施「鬼抓人」遊戲之間的呼應,非常喜歡這樣的安排,也透過這樣一場戲讓觀眾「找到了」東施跟西施,只是一套又一套的華服,似乎觀眾得要慢慢適應,才能夠在每一場的開始以最快速的方式找到主角們。
C  
好評加演場中,多數的演員也已經換了新面孔,我沒有看過前一場的表演所以無從比較。以第一次演出歌舞劇來說,高慧君跟卓文萱其實都有非常讓人驚艷的表現,特別是兩人將個性截然不同的姐妹詮釋的非常到味。對卓文萱的印象,多是那樣甜甜的情歌,而在《情人哏裡出西施》中的西施,正有著這般迷人而甜甜的嗓音,更多時候,她是為了愛情勇往直前的傻女孩,為了自己所愛的人,不惜一切的犧牲,也因此,其實這兩個女性的角色,對我來說格外動容。在那樣一個動盪的年代,在那麼一個以夫為天的觀念之下,女子為了愛需要多少的犧牲?而男人想要江山,又想要美人,當兩者不得兼得,幾乎毫無疑問的,會捨棄美人──在這樣的狀況之下,愛還是能夠堅定不疑嗎?

劇中的西施是的,我想,東施某個方面也為了愛做出了犧牲。只是如今看來,卻是多麼的傷感。
舞台左右兩旁會有歌詞的字幕,其實會有點期待即便是沒有和聲的部分,也可以標明是誰在唱的,否則有時候真的會造成一些混亂。但我自己覺得比較希望改進的是,演戲的部分也可以上字幕,因為像一些比較激動的戲碼,觀眾一時之間會有點反應不過來而不甚理解。
IMG_1325  
然後現場也都會販賣節目冊跟劇本書,甚至還有原聲帶等等(不得不說,《情人哏裡出西施》的音樂真的好好聽呀,且都聽得出來每一個都還算挺有深厚的歌唱底子),只能說大師出手就是不一樣?
節目冊其實蠻厚一本,對我來說,節目冊在開演之前,算是為觀眾初步了解及認識劇中背景,演出結束之後,似乎也是給觀眾的一種回味,我自己其實很喜歡看那些創作人員、演員的心路歷程,那都是非常真誠而令人感動的養分,字裡行間都可以感受到非常多的溫度,而這樣的動容,其實從戲中也感受得到,或許那一種「用心」,是可以渲染觀眾的。

在觀眾席,觀眾感受得到演員的熱情。
或許以非專業的角度去欣賞,更能夠單純的被劇中的情節所感動,絕對性的融入其中,不吹毛求疵的去評論什麼,反倒能夠讓自己更加專注於每個人的演出。我一直都希望自己能夠維持著這樣「觀眾的腦」,去感受觀眾所感受到的那一份最純粹的悸動。

《情人哏裡出西施》,讓我又是泛淚、又是大笑的。真心覺得非常精彩。
A  
為什麼會笑?相信當大家聽到「大巨蛋」、「美麗的四個盒子」這些如此「時事」的梗時,想必很難不會心一笑吧?(特別是國父紀念館走出去就看得見大巨蛋啊)我想這應該也算是全民大劇團的一種「特色」了吧,帶有一點後設感的設計,格外跟觀眾有一種互動性。不過我相信最讓大家印象深刻的,應該就是「吳國好聲音」的橋段,不管是北施的「你怎麼不轉身~(還搭配字幕的放大),甚至是後來改編了少女時代的歌曲,那一整段的娛樂性極高!

為什麼泛淚?當最後,那句「你的國不要你,我的國也不要我了」的台詞出現,甚至雙雙殉情般的結局,加上范蠡與西施的遠走他鄉,那一種時代動盪下的無奈,人生悲歡離合總難免,但卻是活在安逸社會下的我們所無從想像的糾結心理,卻還是透過這齣戲帶給觀眾。

甚至是以「幽靈」及「瞎」這兩項來暗喻君王,諷今意味之濃,格外讓人不勝唏噓。但在觀劇的當下,其實就只是很單純的享受在一部歌舞劇中,過多的延伸或聯想,反倒都是在沉澱過後──「意猶未盡」、「餘音繞梁」,腦帶中閃過的,似乎也只有這些字眼,以及揮之不去的「好生捉摸,好生尋找~看不見才知道,看不見才知道~」。

看到國父紀念館內坐著滿滿的人,不乏有許多家人在假日一同前來欣賞,讓我也不禁期待《情人哏裡出西施》仍有下次的加演場,HAN很想帶自己父母來看呢:)


圖片來源:《情人哏裡出西施》粉絲專頁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