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在五月的時候我就預告過我六月看的書很少了
話雖如此也是有四本書啦~

這個月之所以會看比較慢,是有原因的啊(汗)
除了因為HAN不小心沉迷於《Kill Me Heal Me》之外,也因為這個月選了一本比較艱深一點的書,
──這是HAN這輩子第一次看詩集啊!!!
(突然覺得好像也蠻值得記念的)

覺得自己每次只要看「小說」特別是「推理小說」,就會看的特別快,
幾乎一兩天就會飆完XD
會超想要知道結局、兇手是誰
但是散文之類相較之下就會看比較久啊~
花之鎖  

花之鎖/湊佳苗
其實我是先看日劇SP的《花之鎖》,最近有空時才回過頭來翻原著《花之鎖》。難免覺得自《告白》爆紅以後的湊佳苗,有些作品帶來的驚喜感會小很多,但是像《白雪公主殺人事件》,以及這本《花之鎖》,都算是還讓我驚豔的作品。當然,在看過日劇版的《花之鎖》之後,最大的驚喜點是已經知道的,但從影像中不見得感受得到的細膩,在文字中還是可以更加感受到那樣的情緒,甚至我覺得,是更飽滿且更精準的。
如果跟這個作品初次見面的朋友,HAN會私心建議先從SP開始,再回去看小說噢。
花之鎖日劇  

(我坦承當初是因為戶田惠梨香看的哈哈)
「雪、月、花」,以及那貫穿的梅香堂,讓整個故事在充滿懸念之中,隱隱約約可以讓觀眾跟著推敲出什麼,而且雖然是三線敘事,但是故事結構非常緊密,不會讓人覺得太多而亂。裡面提到的事件其實蠻多都挺寫實的,也或許因為女性作家的視角,更把三個主要女性的心思描寫的更加細膩吧!
我非常喜歡《花之鎖》這個作品,也蠻推薦大家有時間去找來看:)
AR
精靈:普拉絲詩集/Sylvia Plath
因為在課堂上看了《瓶中美人》的片段,甚至算是稍微了解了她的故事之後,而對這位女詩人有了興趣,因而借了這本她的詩集──不過事實證明,HAN還是太高估自己能力了,沒有讀詩的慧根啊,因為說真的要是沒有那些註解的話,基本上真的是感受不出什麼東西啊。

看得出她的生命軌跡,看得出她的「痛苦」,感受得到她詩句中的冷與殘酷。
「沒有一天可以不受你的消息干擾,
你或許人在非洲漫遊,心卻想著我。」
這算是她詩句中控訴性蠻低的,但是卻又感受得她對於愛情的一種,算是執著吧。課堂時討論過,對於這樣如此絕頂聰明的「才子佳人」,互相競爭,亦敵亦友、甚至帶有點撕裂性的那種拉扯般的愛情,是否讓人嚮往?
不知道為什麼,在看這本詩集時一直想思考這個。

然後是在前面的地方,休斯的一段話蠻觸動我的──「所有藝術都是傷痕累累的人為的嘗試;藝術是麻醉劑,是一種療傷的過程。」這句話挺讓我印象深刻──或許是因為現階段的我,還沒有辦法冷靜又客觀的處理自己的傷痛跟情緒吧。(雖然看過《瓶中美人》或是知道她的生平故事之後,會有點不自覺的討厭休斯XD)
1201622566  
接下來小聊一下《瓶中美人》,坦白說我沒有看完全部,只在課堂上看過片段,但卻意外讓我留下蠻深刻的印象。不過這裡會提到它,是因為Sylvia的女兒在詩集的最後有寫一首詩,算是針對這部電影的一種控訴,人物傳記電影那麼多,看到這樣不太一樣的想法,其實還挺讓人驚訝的。

這裡就引用部分給大家看一下~
「現在他們想拍一部電影,
幫助人們去想像那具
頭在烤箱哩,讓
孩子變成孤兒的屍體,然後
可以倒帶重播讓他們觀看她
從頭再死一次。」

「他們認為我應該喜愛它──
她再次回到身邊,他們認為
我應該給予他們我母親的話語
好填進他們的怪獸之口,
他們的雪維亞自殺娃娃。
她會走路,會說話
會隨心所欲的死去,
死去,又死去
永遠不停的死去。」
1335499025-1353752794

寂寞芳心小姐/納旦尼爾.韋斯特
這一本書完全是陰錯陽差才有機會閱讀,印象中就是那天去取預約書籍時,因為時間還早、外面很熱,就在圖書館裡面吹冷氣,然後就看到了它,翻了兩頁之後,迅速決定加借一本,並且火速看完(話說我那天去取預約書時加起來身上已經有四本書了,還多借一本整個超重的!),不過這應該算是一種對書的「一見鍾情」?

其實也是看到這本書,才讓我認識了這個作者,也才知道了他的生平。在辭世後整個命運大翻轉的一個作家,生平也是挺戲劇性的。我很喜歡故事設定的那種矛盾、無所適從,以及字裡行間內感受到的一種冷冽,或許,那也是象徵著一種心靈的空洞,就如同文宣寫的──

你並不孤單。
每個角落都有一個殘破的靈魂躲在暗夜裡吶喊:
救救我!

寂寞芳心小姐甚至不是「小姐」,這樣的反差在剛開始的確讓我蠻意外的,但是後來整個諷刺性非常濃厚的文字跟經歷,甚至透過一封一封信中,讀者也感受得到與「寂寞芳心小姐」一樣的無力感,一種壓抑,一種想逃卻不知道該逃去哪裡的感覺。
什麼「美國大蕭條時代文學典範 表現主義黑色喜劇代表作」,所有的文宣,都只是文宣,唯有親自讀過,才能真正感受到那種徬徨。
藍色列車之謎  
藍色列車之謎/阿嘉莎‧克莉絲汀
相信推理迷都對這個名字不陌生,公認的「偵探小說之后」(Queen of Crime)。之前因為看了《東方快車謀殺案》(SP觀後在此)而開始接觸了這個小說家的作品,接著就陸陸續續看了不少本,當然以她的作品來說完全是九牛一毛(衷心佩服這樣多產的作家啊!創意源源不斷到底哪裡來的!?),不過我之前比較私心喜歡瑪波小姐的系列,查過資料之後才知道原來瑪波小姐這種類型的推理有專有名詞──舒逸推理(英語:Cozy mystery),特色是小說內容淡化性與暴力描寫,而且非常善於觀察「人」的細微反映,覺得還蠻酷、蠻特別的。

跳回來,不過這一本《藍色列車之謎》是赫丘勒·白羅系列作品,之前比較不喜歡這系列的原因是因為赫丘勒·白羅實在太自傲了,每次閱讀過程還在謎團中的時候,他就好像猜出什麼,那些模糊言語、笑看案件的感覺,都會默默的覺得自己很笨竟然沒看出什麼來、哈哈。
《藍色列車之謎》是在阿嘉莎‧克莉絲汀比較失意時的作品,謎樣般的「失蹤記」,也為她增添了神秘色彩,或許也因此,這是她自稱自己最不喜歡的作品。不過,也因為都是以「列車」為主題的作品,難免會跟《東方快車謀殺案》做比較,不過HAN自己也覺得《東方快車謀殺案》比較好看(笑)。

懸疑性還是足夠的,也感覺得到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是嫌疑人(大概除了魯絲的爸爸,以及白羅本人之外,都會被讀者懷疑一遍吧),相較之下最後的「關鍵人物」就有一點帶給觀眾雷聲大雨點小的感覺,前面鋪陳的太多,最後好像蠻多事情依然是謎團的。

不過最近也因此興起了想要繼續追完阿嘉莎‧克莉絲汀全集的念頭!!!



繞來繞去還是覺得太過私心偏愛推理小說了,有時候也很需要換換口味,
所以就會強迫自己看一些不一樣類型的書,
突然覺得國高中時期幾乎每次看書都是同一類型,真的也是蠻厲害的事情XD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