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1  
客家電視台,對很多觀眾朋友來說,可能是一個在金鐘獎場合才會注意到的名詞,平時可能就算轉過也非常少停下來收看,可是就像公共電視台一樣,身為「金鐘獎常客」,自然在戲劇上的品質也算是不容小覷。話雖如此,會注意到《落日》這部戲劇,還真是因為它的類型屬於警匪推理劇,基於對此種類型的喜好,才讓我收看了這第一集。(話說今天晚上就要播出第二集了呢)

剛開始,有點好奇為什麼劇名取為「落日」,查閱之後過後,發現一則很有趣的新聞──「楊日松日落後不談驗屍」,猜測是透過劇名的暗示,來說明這個故事其實是改編是楊日松法醫的一生真實案件。不過這也純屬猜測就是了。
S5
「屍體不會說謊,我的工作,就是做個忠實的翻譯家。」楊百川如此說。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不久前的戲劇作品《CSIC鑑識英雄》?兩者相比之下,《落日》更為忠實的進行改編,也因為有真實案件做為改編基底,會著重的點會更放在主角楊百川,以及案件相關人士的反應與情緒,雖然整體場景上沒有《CSIC鑑識英雄》來得華麗,但是對於「科學」辦案這件事情的堅持卻是一樣的,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案件留下來的蛛絲馬跡,都有可能是破案的關鍵,就算屍體已經不會說話,仍會透過最真實留下來的線索,試圖說明什麼。

這讓我想起之前看過的日劇SP《屍活師─女王的法醫學》,其實從這樣的角度去切入案件,也是非常有別於一般推理劇的。
S6   
誠如上面所說,因改編自楊日松法醫一生所經的幾個真實案件,所以關於裡面的案件,大家或多或少都有耳聞,也因為有一點傳記感的劇本,把重心都擺在楊百川(劇中人物名)身上,所以整體調性並不如觀眾一般所認知的推理劇,沒有那麼緊湊刺激、步調也沒有那麼快,更不是「單元劇」的形式,以HAN來說,看第一集稍微會有一種進展很慢的感覺,但也是因為第一集幾乎把所有事件、疑點、支線都一次搬搬出來的關係。

除了劉曉虹的事件之外,同一集內還搬出了拾荒婦人的命案以及中谷結衣的離奇失蹤案,楊百川與黃柏盛與女兒的關係,甚至還透露出一點關於上級對楊法醫「明星化」的憂慮。拾荒婦人的部分雖然感覺得到與劉曉虹事件有關係,進而感覺得到整個案件的複雜度,但其實以第一集來說得到的資訊算是略多一些。
S4  
中谷結衣的案子隨著其母親的來台而演變成幾乎可說是「政治問題」,也在上級要求下必須支援這個案子(不過楊百川竟然還可以擔任翻譯員,說真的蠻厲害的)。女兒失蹤了整整一年,身為母親的中谷京子著急自然不在話下,楊百川一席動之以情,能夠將心比心的言論,不但讓中谷京子稍微願意相信台灣警方,相信觀眾朋友也是很能夠感到動容吧。不過,這個案件其實在台灣鬧的蠻大的,所以對於中谷結衣的「結局」,應該或多或少都有耳聞,也因此在看到中谷京子的難過,更有一種已知結局、卻不忍戳破的難過,難以想像故事發展到後來中谷京子會有多悲傷──不對,應該說,那種喪女之痛,真的很難想像。

初回來說,親情的洞容相對來說挺讓我印象深刻,感覺得出在這個故事裡面,「親情」應該不僅是點綴,這一點與劉曉虹的例子應該會有所呼應。
S3  
黃柏盛這個角色,感覺得出來跟楊百川非常的對比,但或許也因為如此,兩人的合作才更天衣無縫,會有一種「互補效果」,出奇制勝。在第一集中,這個角色讓HAN印象最深刻的,是關於他討論中谷結衣與劉曉虹命案的這一場戲。每一個人都是人生父母養,每一個人的離去,都會造成某些人的傷痛──所以,有什麼所謂的「大案子」、「小案子」嗎?所謂案子的大小,難道是依據媒體及民眾的關注度?

所以他選擇不參與中谷結衣的案子,好好的專注於劉曉虹的案件上,也算是他對這樣有點扭曲的體制的一種無聲抗議吧?
不過話說回來,嚴興國這個角色,雖然感覺看的比較長遠,憂慮到了法醫明星化等等的問題,但是就目前看來感覺是一種吃味心理,甚至在安排上感覺像是刻意刁難,讓HAN在看完第一集之後其實並不太喜歡這個角色。
S2  
最後,以一句劇中楊百川所說的、HAN自己覺得非常有道理的話做為結尾。

雖然目前來說,看不太出來這句楊百川語重心長的「沉默也是幫兇」有什麼特殊涵義,但是這句話其實用在現在這個世代可以說是非常貼切,沉默或許是金,但是它的重量卻是能夠傷人的,在說與不說之間的抉擇,在下每一個決定會造成的後果與影響都未知的前提下,也許沉默會是一種明哲保身的方式──但是,「保護了自己」之後呢?

這齣戲劇相對於一般推理劇真的比較慢、也比較「淡」,但卻是隱隱中富含力量的感覺,而劇中許多資深演員的演出,也不失為一看點。

 ☞ 本文發表於holySHARE好享看娛樂網

Dear Han on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DearHan0509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