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面對殘酷仍能夠樂觀的條件,除了要有愛之外,還必須擁有充足的準備。』

其實這一集真的讓我蠻震撼的。
面對澤銘的疾病,何萱沒有逃,甚至願意陪他一起度過,可以接受每個樣貌的他,不管澤銘怎麼推開自己,她都能夠非常不以為然似的繼續自己的堅持,有些話語聽起來非常鼓舞人心,其中的開朗樂觀,更是讓人驚訝於何萱對澤銘的愛與毅力──但是,就像澤銘一直說的,其實何萱這時候根本還沒有真正準備好面對這個疾病,這時的樂觀或許是一種她的逃避也說不定。而我的震撼點在於──大部分的偶像劇好像都會強調「愛」的偉大,但是在疾病面前,愛真的太過渺小,有愛遠遠不夠。
4  
最佳對照組可以說就是孟媽媽了,剛開始她聽到澤銘生病、跟孟澤銘剛開始一樣因為看到叔叔發病後的狀態,而覺得非常震驚,甚至覺得有點害怕──其實不管是怎樣的狀態下,都很難接受自己的親人生病。但是很快地,她選擇要成為兒子最大、最堅強的後盾,幾乎連難過的時間都沒有,就開始去深入了解小腦萎縮症,學會如何照顧自己的兒子。這些東西對澤銘來說,都是除了陪伴之外更實質的幫助。

蠻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對孟媽媽來說,因為跟她吵架導致後來有「自殺」之嫌的孟爸爸,一直造成她與婆家之間的嫌隙,或許她身上還承擔了很多輿論壓力,自己內心也相當自責當天為什麼要跟丈夫爭吵,這點對她來說應該是此生最大的傷痛,但是當澤銘提出了可能父親是發病的可能這一點時,她甚至願意繼續背負「害的丈夫自殺」這種罪名,即便有點自欺欺人,也都想要撇除兒子有這樣基因遺傳的可能性。
5 
得知哥哥的疾病之後,澤青似乎一直是那個最堅強的人,或許是因為他知道,不管是何萱、或者是媽媽,都是他想要關心、想要承擔的責任,哥哥如果沒有力量了,就要由他這個弟弟來幫助他,所以直到跟母親爭吵之後,他似乎才在雨中釋放了自己的悲痛。
另外一部份,也是因為母親的無心之語,傷了他的心,即便我們或許都覺得母親說者無心,但是澤青聽者有意,但不得不承認站在澤青的立場,聽到媽媽說出那樣的話,都會覺得非常痛心,也因為這時候的孟家人因為澤銘的事情情緒都在臨界點,非常容易就失控的狀態,才會讓這次的衝突那麼猛烈。

相較於表現一直很穩定、品學兼優的標準好學生澤銘,或許澤青也曾想要成為那樣的「好兒子」,讓媽媽得以放心,得以以自己為榮,只是自己似乎怎麼做都沒辦法達到母親的標準,也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下,有點叛逆性的說出同時傷害母親的話。但我想,或許澤青想要表達的,就跟澤銘當初想的一樣──如果兩兄弟一定要有一個人「中獎」,那他們都寧可是自己。
6  
即便在這樣的情況下,依然對未來有無限憧憬跟想像的何萱,我覺得就是成為日後澤銘最重要的力量,在澤銘因為發病後的不適、甚至是種種考驗而覺得灰心喪志時,何萱將會以正面的能量感染澤銘,我始終相信正面能量或許不能夠直接性的灌輸,但是絕對是可以感染周遭的。

此外,在澤銘媽媽的重話之下,何萱將會用不一樣的方式來陪伴澤銘,相信她將會明白除了愛與陪伴之外,其實身為照顧者,她必須學習的專業技能其實非常的多。也可以說知己知彼,百戰百勝,要一起面對小腦萎縮症,就必須要跟澤銘媽媽一樣「深入了解它」。對我來說會覺得,這個地方的描寫,超越了一般相關作品的「宗旨」,而顯得更加寫實。
3 
從獨自面對的孤獨,到必須親口說出自己生病的事實,甚至面對自己可能沒有力量去保護所愛的人,相信澤銘心中也是有許多糾結的。我很難想像要怎麼「親口」跟心愛的家人、情人說出來,看到對方因為自己而手足無措的樣子,他們為自己流下的每一滴淚,都會讓人心痛不已。澤銘能夠冷靜而有調理的跟母親說小腦萎縮症的事情,說真的我覺得相當佩服,因為那種冷靜帶有一點淡然,釋懷,已經準備好要面對──甚至他還能安慰母親。

《失去你的那一天》對我來說有一點出乎意料之外,很寫實的劇情,好像不會特別「美好化」什麼事情的感覺,殘酷就是殘酷,現實就是現實,而在日常生活中,竟然有那麼多的不平凡,更顯得時光有限,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彌足珍貴。
而在我們心中深刻留下的那些回憶,或許徒增傷感,但卻也在心中埋下永遠的美好,不會離開。

圖片來源:網路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