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2  
『如果沒有當初自以為的成全,或許便沒有後來的痛徹心扉。』

嚴浩透過刺青來證明對紹青的感情,而紹青則是送了一條青鳥項鍊給家安,兩個好朋友戴著一模一樣的「姐妹鍊」,或許象徵著堅定不移的友情,但對紹青來說,卻把所有的祝福都投射在這條項鍊之中,希望同樣戴著牠的兩人,能夠同時獲得幸福──可是兩人幸福的來源,卻是同一個人,一個人卻沒有辦法付出兩份相同的感情。所以這段關係或許在一開始,就是注定有人會受傷。
我自己蠻喜歡《致,第三者》中對於「第三者」名詞的重新定義,「第三者」的出現同樣可以應用在朋友之間,那表示因為「他」的出現,讓一段關係即將結束。
1  
用這樣的邏輯說來,嚴浩說三人之間必然有一個第三者,但是不會是家安,因為她是唯一的受害者,家安跟紹青之間因為嚴浩的出現而即將結束,家安跟嚴浩之間也會因為紹青的出現而受到影響,但就世俗的角度來說,家安卻是彼此相愛的紹青與嚴浩之間的第三者。這麼錯綜複雜的關係,每個角色之間似乎都有能夠被理解、也同時有觀眾覺得他們處理不當的部分,這就是為什麼觀眾也會看著看著也隨之糾結的原因吧。

家安是傻,傻的只看往嚴浩的方向,傻的只知道追在嚴浩後面,所以她幾乎沒有想過其他可能,也因此根本沒有聽懂紹青的話中有話。但我覺得嚴浩跟紹青都「太怕她受傷」,好似家安絕對沒有辦法承受打擊,所以他們才一直隱瞞著、掩蓋著,總是陰錯陽差的沒有把實話告訴她。
如果在學生時代就能夠坦然相對,或許就沒有接下來的悲劇。
4  
紹青或許是太聰明,或許是想太多,所以她本以為可以保護家安的,最後卻傷她更深。在她突然休學離開之後,為什麼經過十年又回來?會覺得在她身上有很多的故事,當初決定成全,在耳邊輕語問十年後是否嚴浩還會記得她?或許都代表當初的離開有其緣由,而在國外發生了什麼?讓她決定十年後要積極爭取,甚至不惜傷害家安。從《有你真好》到《十年》,耳熟能詳、讓觀眾朗朗上口的這些歌曲,或許喚起了更多觀眾「曾經」的記憶,是不是也希望透過歌曲帶領觀眾回到當時候尚年輕的自己,猜想年輕的我們可能會有怎樣的決定?

跟有著新時代女性的率性及主見的紹青相比,家安的確是屬於那種比較平凡的不起眼女孩,或許家安總會隱隱羨慕紹青所有的,但是紹青何嘗不佩服像家安一樣可以死守著某一個人的癡情?這股傻勁其實也是令人羨慕的。
2  
而嚴浩歷經了紹青突然消失及父親逝世、留下大筆債務的雙重打擊,幸得在家安的陪伴下才得以像是有陽光溫暖自己般,走過最苦的那段路,對嚴浩來說總是在身邊的家安更是一種「習慣」,無時無刻接受著家安的仰慕,享受家安的喜歡似乎已經讓他習以為常,每一次的「很煩」及對家安的調侃中,都透露出些微的依賴。《致,第三者》就目前看來似乎嚴浩始終還是喜歡紹青,但HAN私心卻希望有沒有一點點可能,到最後嚴浩卻發現自己離不開的人其實是家安呢?

另外就是關於事業的鋪陳,從在工地的打工,發生暴動到跟孫仲賢有私交,可以感覺出來嚴浩其實很重朋友情義,也在一場討債戲中大哥的「朋友要慎選」,或許也隱隱約約暗示著孫仲賢未來的二次背叛。
3  
從「幫忙代考試」,到跟在嚴浩身邊賣便當、幫跑腿之類的工作,其實都不免讓人聯想到《妹妹》中願意為了戴耀起做任何事情的周繼薇,所以沒有什麼突破的感覺,但是在眾多預告中又看得到安心亞很多情緒戲的爆發,可以說是讓HAN如此期待《致,第三者》的原因。說真的,或許壓力是有一點大,但是嚴浩身邊能有像家安這樣死心蹋地的小妻子,其實也是幸運的。嚴浩或許是感動,或許也把娶她當成一種感謝的方式,他的順勢而為,既是家安幸福的起點,同時也是悲劇的開始。
「日久生情」這件事情,難道在嚴浩跟家安身上不成立嗎?

嚴浩跟紹青的親密戲,卻疊上了三人的照片,說真的是一種非常強烈的諷刺,或許也表示著兩人其實一直有意識到這段感情必須面對的最大阻礙就是家安,他們必須面對,卻又害怕傷害了家安。其實感觸挺深的,或許很多事情是不是不要想太多,長痛不如短痛,也可以說,不要用自以為的方式去保護別人,或許最後只是合理化自己的脆弱,帶給對方更多傷害也說不定。
嚴浩在工地為了救家安的一個擁抱、因為家安腳麻掉而背起她、生病時為她煮粥,這些貼心的小行徑,都讓小女孩家安偷偷心喜,而最鼻酸的是,這些對嚴浩來說,或許都是舉手之勞的動作及關心,卻被家安深深放在心底珍藏──但家安一直渴求不到的,紹青即使來來去去,卻還是能夠得到。

圖片來源:《致,第三者》粉絲專頁
☞ 本文發表於holySHARE好享看娛樂網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文章標籤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