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她努力的想幫他找回十年前那個自己,但他卻在另一個她身上找到當年悸動的痕跡。』

十年後,嚴浩事業有成,也似乎在答應跟家安結婚的那一天起,就對紹青徹底死心──我認為在拼命賺錢還債的那七年,嚴浩還是有在等待紹青的,就像剛開始她聽到他對她告白就因為家安的關係生氣,但後來卻還是欺騙不了自己愛他的事實而接受他的感情,因此嚴浩深信,只是紹青自己的心裡還過不去而已,他願意給她時間調適,不過等了七年,卻等不到她的出現。於是當家安求婚時,才以自己的婚姻做為一種對家安付出的感謝。
C    
或許也是因為看了美美跟英俊的如膠似漆,也或許是因為自己很喜歡小孩,家安試圖說服自己,只要有了小孩,便會解除這樣「相敬如冰」的狀態,所以她去打排卵針,即便自己身體不適都願意忍耐。對家安來說,這段婚姻是她自己的選擇,所以她會在這段關係中努力,就像當初她求婚時說的──她其實知道嚴浩並沒有那麼喜歡自己,所以她始終用自己的方是做著努力,而「寵老公」,或許就是她的方式。在第三集中我們看到家安對嚴浩完全是無微不至的照顧,煮麵、剪指甲,完全標準的賢內助,她或許目前還沒有得到回報,卻始終還是一味的付出。某種程度上家安是傻,但是這或許是她為了自己的選擇所做的努力。

嚴浩在同學會上為了刺激紹青而作的許多刻意親密的行為,甚至在同學面前喊出了「老婆」一詞(記憶中都是家安叫著老公老公,但是嚴浩卻總是沒有叫她老婆),這些很給家安面子的行為,卻也讓她有了難得戀愛的感覺,殊不知都是嚴浩一種近乎幼稚的報復心理。每次想到這裡就忍不住為家安覺得心酸啊。
1  
「妳是我的好姐妹,最好的當然都要給妳啊。」這句聽起來很感窩心的話,卻意外讓我覺得是一種非常明顯的暗示,甚至可以說是紹青想要刻意表達自己的「給予」,似乎表達著家安終於如願以償的跟嚴浩在一起,都是因為她的成全,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覺得紹青常常講話都有這樣的攻擊性。或許因為那種屬於紹青的嬌傲,或者說是因為她的成長背景,讓她保護自己的方式就是靠自己爬得更高,有足夠的高度得以俯視他人,她想要的東西必然能靠自己得到,而別人想要的東西也都是因為她的給予而擁有,我會覺得這種心理難免扭曲,但是如果站在紹青的角度來說,不很意外。就跟她回來,或許就像嚴浩說的一樣,想來看看「她給了家安幸福」之後,家安是否快樂,而嚴浩是不是還記得她?
也可以說,這是她考驗這段關係的方式也說不定。

而她為什麼回來?或許是因為當年的遺憾想要彌補,也可能是想要看看這段關係經不經得過十年的考驗。只是我覺得她當初會問「十年之後」,會不會是因為她的離開不只是因為家安的因素,可能因為她家庭的關係而離開呢?
B  
從壓抑,到慢慢的發現彼此之間還是有心動的感覺,這兩個人只要獨處,說的話必然是字字都有玄機,就連同學會上一句看似正常的「記得幫我照顧家安」,都是一種對紹青當年口出之語的諷刺。不管是生日、便當、紙摺的青鳥,這些唯有兩人知道的回憶,都像是助燃物一樣讓兩人的慾望再次燃燒。

或許紹青是想要看看,如果嚴浩跟家安過的不幸福,可能就代表著當年她做的決定是錯的,也仁至義盡的沒有阻擋家安的愛情──讓她嘗試過了,結果卻不盡人意,所以十年後仍然無法忘懷當年感情的紹青,才開始想要爭取。
不過十年的時間那麼長,兩人或許有著當年未完成的遺憾,或許有著一種難掩的慾望,但是那樣的悸動還是存在嗎?
2  
嚴浩呢?他已經完全有別於學生時代的有理想、有抱負、有熱情,或許年輕時代的他會為了「短期目標」而拼命打工存錢買摩托車,剛畢業的他全心全意就是要把債給還完,也是透過工作來忘記紹青離開帶給他的傷痛,但現在的他某種程度上來說功成名就,好像沒有「目標」讓他繼續努力追尋,或許這樣對生活的迷失跟沒有方向,造就了他十年後的改變,甚至可以說塑造了他越來越「暴君」的形象。

如果不明白紹青當年離開的原因(我真的覺得除了家安之外一定還有其他理由),他就會覺得紹青是因為家安而離開,加上婚後的生活讓他找不到愛情的一種悸動,也才讓他越來越冷漠,以工作的緣由刻意冷落家安,甚至對家安越來越不耐煩。或許在他內心也會覺得──給她一段她想要的婚姻,給她充裕的物質生活,就是他能回報家安的方式,所以當她表示她想要個孩子,他便如她的願,即便他的激情不帶有感情。


只是相愛容易,相處,難,十年過去,嚴浩變了,紹青也是,在遺憾中可能總是想的更加美好,那一段擺在心底懷念的愛情,會不會就像那輛摩托車一樣只是曾經的記憶,但可能早就一直不適合再重啟?
或許唯一沒有變的就是仍傻傻愛著嚴浩而每天繞著他轉的家安,她的單純帶有著絕對的勇氣,而她只想要讓嚴浩回到過去的自己。這樣的愛情或許是幸,或許是不幸。

圖片來源:《致,第三者》粉絲專頁
☞ 本文發表於holySHARE好享看娛樂網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文章標籤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