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想做的事,不一定是能做的事。───《失去你的那一天》孟澤銘。』

相較於前幾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收看之前已經有了防備心,所以這一集比較「冷靜」一點,沒有哭的那麼希哩嘩啦。某種程度來說這一集應該算是「過渡」的一集,除了更加考驗何萱的堅定之外,或許也是讓澤銘再次鼓起勇氣的契機。對他來說,很多事情不是不想做,而是不能做,而他更害怕的是,如果因為自己的「想做」,而造成更多人的煩惱,更甚者是阻擋了何萱的前途。如果生這個病已經是無法改變的事實,那麼他只能盡可能的不要影響到其他人,直接表達自己想要放棄,鼓勵別人跟著放棄,似乎就可以說服自己放棄心目中最想做的事情,甚至似乎這樣就可以不要有埋怨。
3  
一個人要怎麼完成兩個人的夢想?對何萱來說,她想要完成澤銘想做的事情,希望透過自己的努力,鼓勵澤銘不要因為生病而放棄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不過看著颱風來襲,何萱一介女子在山中為了保護藍屋頂而濕透,機具淋溼、牆倒,一切的慘況似乎都讓何萱的努力化為烏有,真的也很讓人心疼,平心而論,自己似乎沒有辦法有像何萱一樣的毅力跟勇氣。大自然的肆虐更是凸顯著人類的渺小,也或許更表示著一種無常──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夠靠努力就一定能夠做得到。

不得不提這個小小山城的向心力,每個人對何萱的幫忙跟關心,就如同一家人一樣,這樣一個聚落概念的大家庭說真的好窩心,感覺就像是回到傳統社會一樣,彼此之間的情感都非常緊密!這也難怪為什麼何萱跟澤銘都很喜歡這個地方吧。
4  
雖說這集比較沒有大哭,但是球球的那一段也是很讓人鼻酸。難以想像十五歲的孩子要怎麼面對這樣的疾病,而,在澤銘身上似乎沒有看過的怨言,透過球球之口一次爆發,更讓人感覺得到身為病人的痛苦跟不安。球球或許是因為害怕被丟下,所以像個刺蝟一樣武裝起自己,自己先「把別人推開」。另外,似乎也是在這一集中第一次提到了「絕望」與「死」,對於新藥或許抱持著高度期待,但誰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撐到那一天。

澤銘罵醒了球球,或許也讓她更能夠積極的面對自己的疾病,而不是消極的等待離開的那一天,卻也同時,在球球的眼淚中,澤銘更感受到了疾病的無情。坦白說那一段飾演球球的小女孩跟王傳一的對戲真的有打動到我,非常精彩的一場戲!
5  
澤青目前則是擺渡在愛情與親情之間,對何萱的好感有增無減,但是又礙於哥哥的因素只敢遠遠守護著她,甚至幫忙鼓勵哥哥跨出那一步,卻也同時看到哥哥越來越惡化的樣子,感到心疼,他曾經是那個天塌下來都會保護他、絕對支持他的好哥哥哪!但如今卻連關著電視都需要他的幫忙。在夢想的路上一步一步逐夢踏實,但卻好像因為哥哥的關係也開心不起來,甚至也沒有辦法與別人分享,更甚者,他自己也可能有這樣的基因。對澤青來說,心情應該很複雜吧。

我很喜歡像是澤銘按不了遙控器,或者像是想要替媽媽蓋上外套卻掉了下來的這些小設定,都是生活上的小事情,說真的澤青跟媽媽要協助澤銘完成也都是舉手之勞,可就是這些小事情的累積,更讓生病的澤銘覺得自己造成了麻煩。而照顧的人本身看著自己兒子/哥哥逐漸連生活小事都無法獨立完成,就像是看著親人一點一滴的揮發掉她的生命一樣,真的很難受。
1  
有著氣喘的何萱還是靠著自己的意志力跑完了全馬,或許也是給了澤銘一劑強心針,孟媽媽的一句「老是自不量力」,聽起來有著更多對這個女孩子的心疼,很多時候我們覺得沒必要、可以讓自己好過而不用那麼努力的事情,其實完成了真的會讓世界有所改變,也會感染身邊的人也說不定。澤銘最後還是到了馬拉松比賽的現場,對他來說,看到何萱這麼努力的為了他完成夢想,相信他的心中不只有感動,更是佩服起這個女人了吧。
甚至,他也與有榮焉。愛著這樣一個女人,多令人驕傲。

而何萱,她撐過來了。身體不適卻跑完全馬,明明非專業卻蓋起了房子,在颱風天時她還靠自己保護了藍屋頂,甚至她帶了澤銘的六年級班,就是希望真的能夠完成澤銘的夢想。看到了何萱的樂觀,真的有一種更佩服她的感覺,甚至會讓人想要去思考所謂「愛」的力量。大多時候會覺得,「愛」是很抽象的情緒,也是太過虛幻而空洞的名詞,或許會讓人覺得「只有愛又有什麼用」?但是當事情發生的時候,就能夠具體化的感受到所謂「愛」的力量。
《失去你的那一天》最動人的,就是明明沒有特別歌頌愛有多偉大,但是從孟媽媽跟何萱等人的身上,更具體化的感受到了。

圖片來源:網路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