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每個人,都會在不知不覺中,優先考量自己的立場。』

要說是人性的自私也好,要說是人之常情也罷,這一集中,完全表達出每個人都會「優先考慮自己」的這一件事,而我覺得最弔詭的是,每個人似乎在以自己立場出發的同時,都會用一個「這樣對他比較好」、「這才是最重要的」這樣的心態來美化包裝。
家安當然是盡心想要幫忙嚴浩,但是難道想要幫嚴浩找回最真實記憶的自己,就不是為他好嗎?本質上,或許關鍵還是──嚴浩想要甚麼樣子的自己。

從上一集的抗拒,到這一集中,或許是因為被家安的溫柔給感動,更可能是因為在認定家安是自己老婆的前提下,嚴浩內心給家安貼上了「妻子」的標籤,所以他對她的所有溫柔跟貼心,都是出自於「這是應該要為老婆所做的事情」這樣的念頭──但我覺得,這應該是最開始的想法,因為剛失憶時在嚴浩知道家安的身分時,第一個想法是排斥,到後來慢慢地經過相處,或許他萌生了那種「想要對家安好」的想法,不只是感謝,更多的是一種愛。從排斥,到接受,到敞開心胸,慢慢看得出來,妻子對他而言開始不只是名詞,對他而言開始是一種愛,與責任。
3 
在觀劇的過程,總是不免思考──在紹青不斷的「提示」之下,相信嚴浩自然是有意識到自己或許跟紹青有個不太一般的關係,或許現階段還沒意識到,但是在婚紗店之後,他便會清楚知道自己的背叛──這對他來說的衝擊想必很大,因為他開始清楚感覺得到自己對家安的依賴跟喜歡,同時也接受著家安對自己的好,但是這個全新的嚴浩,卻發現曾經的自己是那樣傷害他的。

1 
對紹青來說,面對這個口口聲聲都是家安、家安為開頭的嚴浩,還有遲遲等不到嚴浩想起自己,對她來說都是一次又一次的煎熬,更別提嚴然已然發現了兩人曾經的關係,或者說──起碼嚴然一定知道紹青對嚴浩的情愫,兩人的諜對諜總是格外精彩。在嚴然身上,也看到了就如同家安說的,嚴浩跟嚴然之間其實是彼此關心、而且從嚴浩受傷時嚴浩的反應看來,看得出來他是敬重自己哥哥的,或許是表達關心的方式錯誤,也或許是因為有點替大嫂打抱不平,所以兩人的關係才會如此緊繃。而,幫助哥哥在不讓大嫂知情的情況下,守護這麼好的大嫂,或許就是嚴然現階段的任務吧。

而紹青非常不滿於家安的「洗腦」,對她來說幸福就在對街,卻在她還沒走過去的時候突然消失,那一種失去的痛是非常鮮明的,更可能因為自己曾經失去過一次,所以才會更想要積極爭取。一次又一次「我比她更有資格」、「我是你最難忘的人」,凸顯紹青的自信跟傲氣,更表態了她對這段感情的執著。
2 
家安依然是我在故事中最感覺到同情的角色,即便是在對她來說如夢般、這樣一段夢寐以求的「重新戀愛」,活在謊言卻因此而樂在其中的她,想必內心也是經過很多掙扎,如果快樂必須靠這樣的方式得來,像是走在浮冰上,一不小心就可能往下跌,但她還是陶醉在這樣的氛圍之中──不知道嚴浩知道家安羅織這個甜蜜家庭的謊之後,會是怎樣的反應?心疼她一直以來沒有得到過自己的關心、還是氣她的隱瞞?

或許她想要「重新打造自己老公」的念頭,更是突顯她對這段婚姻的無力,「危機就是轉機」,正向樂觀的家安,或許會這麼想吧!每當嚴浩對她好,每當她泛出幸福小女人的微笑,就格外有一種諷刺的感覺,而讓觀眾覺得心酸不已。
5 
張振倫至目前來說,定位都像是《犀利人妻》中的藍天蔚,迫使宋家安必須成長,不過不一樣的是,藍天蔚是希望謝安真「為自己改變」,但是張振倫似乎目前來說只是單純因為工作而希望宋家安為嚴浩而努力。雖然我有點不明白,如果一直以來大家都知道「董事長夫人」不管事,就算她做足準備而親上前線,感覺還是會受到很多質疑吧?這個角色也牽引到了公司內部鬥爭,孫仲賢的蠢蠢欲動已然相當明顯──但這其實也源自於原本嚴浩的暴政吧。

不過家安跟振倫的相處,更像是一種「不打不相識」,「情」與「理」的爭執,除了反映出兩人的價值觀不同之外,或許也象徵著絕對的感性,與絕對的理性,都是非常不適合在社會上生存的。或許每個人,都應該在中間地帶徘徊比較好。
透過家安跟其他人之口,嚴浩慢慢開始認識到過去的自己,對現在這個單純又愛笑的他,某種程度上可能也是拋棄了過去的枷鎖還有不快樂,所以他更無法理解過去的自己「怎麼會是那個樣子」。或許慢慢開始改變自己,也或許慢慢釋懷過去的種種,解放過去那個太過嚴謹而不讓人喜歡的嚴浩,這個部份讓我聯想到了林心如先前的作品《遺忘》,但嚴浩要面對的,除了來勢洶洶的紹青之外,還有真正開始體會到的,家安的貼心跟溫柔。
最重要的,其實是嚴浩「自己的心意」吧。


圖片來源:《致,第三者》粉絲專頁
☞ 本文發表於holySHARE好享看娛樂網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文章標籤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