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當一段愛情中不只存在著兩個名詞,當掠奪成為這段愛情的動詞,那麼,形容詞會是什麼?』

第七集完全是紹青蠢蠢欲動的鋪陳,再加上離婚協議書及那枚鑽戒,也在家安心中埋下了不安的因子──大家應該還記得,在嚴浩出事以前,孫仲賢就曾經提醒過她嚴浩可能有外遇的這件事情,其實懷疑的種子一旦埋下,種種的跡象都會導致當事人做出聯想,那種不安其實是可以想見的。
2.jpg  
紹青對嚴浩的眼神存在著愛慕,還有一種希望自己能夠喚起嚴浩記憶的渴望──每個人,都會希望自己就是那個關鍵的女主角,幫助男主角想起曾經的事情,令人心痛的是,那些在紹青心裡的美好過往,卻都像是一場死無對證的夢境,因為當初的他們不能說,所以如今無論她說的再多,都像是一種自己羅織的美夢,或許也因為如此,讓嚴浩想起過去的事情,不管是種種言語上的暗示,還有很多像是婚紗店、《十年》等等這樣的提示,都是希望嚴浩想起過去的那段愛情。

眼神,可以說是謝沛恩這次在飾演羅紹青一角中最讓人感覺得到層次的,當有旁人在的時候,她的眼神總是充滿著掠奪、不甘,甚至還藏有一種勢在必得,但只有她與嚴浩相處時,倒像是個渴望愛情的小女人。而總是,會讓人聯想起前幾集說過的,她有雙「不安份的眼睛」。
3.png  
紹青的部分,有一大重點也是要擺在商戰之上,其實是有一點擔心璟都建設的事情會不會讓後面的劇情會染上一點太過八點檔的色彩?特別是在這一周中,孫仲賢用計讓嚴浩的狀態公諸於董事會,導致他獨攬大權而趕走了紹青,在那一場情緒很緊繃的戲中,或許也是因為被戳中了與嚴浩之情的心事,紹青在那一場戲的表現中有失她平時的冷靜,更是用咬牙切齒的方式說了一句「你這個小人」──特別是還用了比較近距離的鏡頭,完全讓我覺得是八點檔路線。

而且憑良心說,看《致,第三者》總是讓我有一種很矛盾的感覺──看到紹青來勢洶洶,就不免替家安感到擔心,更因為她數次的小心機讓人很難不生氣,但反過來想,或許曾經的她與嚴浩才是真心相愛?(但是當初竟然不願意勇敢,如今再來說這些又有什麼意義);仲賢趁嚴浩受傷時背叛他,雖然真的是有點不道德的行徑,但是難道不是因為嚴浩也曾經太過暴君了嗎?
5.png 
過去的自己是什麼樣子?嚴浩沒有印象,但是他卻從他人之口,聽到了那些比較負面形容的自己,坦白說我有點難以想像那樣的心情,對方明明在說自己、但卻不是自己所熟悉的那個自己,那麼,對於那個連現在的自己都不是很同意的種種行為,嚴浩又該如何自處?不管是跟著弟弟嚴然到學校上課、為了不讓弟弟被退學而自願代課兩堂、學生對自己的批評,甚至是家安每每因為自己的貼心舉動而感動的說不出話來,或許他也正在用自己的方式,拼湊自己。
且也慢慢感覺到,或許他對家安的好奇,不只是因為明明是自己的妻子、卻好像沒什麼印象,更多的是嚴浩對於家安的好奇──以前的他,或許覺得兩人從小一起長大的情誼,對於彼此了解夠深,或許從來沒有花心思好好認識家安,現在對他而言,是個重新認識自己的機會。

或許因為傷到腦部,嚴浩現在的狀態更像是個孩子,而當他用平板電腦錄下那些自己的日記,猜測會不會是將來他在恢復記憶之後,對於自己的一種提醒?
4.png  
在如此糾結又複雜的劇情中,其實每每看到家安的橋段,都格外讓人覺得心情放鬆不少,像是她與張振倫之間的互動、她在嚴浩身邊的小女孩狀態,有時候也不免讓人覺得,或許這樣的家安是有點傻的太天真,又缺少防備(大概就是全世界都知道紹青跟嚴浩的關係了只有她不知道),但是卻又會覺得其實這樣的傻氣也是一種幸福也說不定,起碼現在的家安還可以因為嚴浩的主動、嚴浩的禮物,就算只是嚴浩比較靠近自己一些些,都會讓她小鹿亂撞,可以說此刻,是她第一次體會到戀愛的感覺吧。
只是她與「生化人」張振倫的互動,實在是太過有趣,也不免讓人猜想這一對是否可能有譜?(生化人VS《等一個人咖啡》中的楊澤于,實在讓人覺得超反差!每次都有點聯想不起來啊)

這一集中,讓HAN印象最深刻的一個橋段,其實是無法讀字、還在受傷復原狀態的嚴浩,卻還是記得自己喜歡的事情,對於那些專業領域跟知識,可以說是根直在心底──或許,很多事情都會被忘記,但是心中最鍾愛的那件事情,是絕對會記得的吧。坦白說看到嚴浩在給予建築模型建議,加上在黑板上講課的那幾個畫面,是有被感動到的。
另外,很想要問問大家,如果各位是知情的美美,會做出怎樣的決定呢?該不該告訴家安,想必都讓人非常猶豫吧。

圖片來源:《致,第三者》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文章標籤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