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pg  
『生不能選擇,但若死能夠選擇自己想要的方式,或許也是種幸福也說不定。』

前幾集中,韓宜無意間告訴澤銘登山前輩知道自己得到重症之後在山裡失蹤的事情,如觀眾的預期,深埋在澤銘的心底,對他來說,能夠葬身在自己愛的那片大自然之中,是他最大的嚮往。只是這樣的願望只能藏在心裡,畢竟不管是對誰說,都不可能有人願意達成他這個要求──每個人當然都還是抱著對新藥的期待,希望醫療科技的發展有朝一日能讓這個疾病有痊癒的機會,在那之前,就算是過一天算一天的日子,都必須堅持。
但是當自己的三個夢想都完成、也出了書,算是給媽媽的一份感謝之後,他就要實行這埋藏在心底、不能說出口的最後願望。
e.jpg  
所以他央求著何萱帶他上山,其實他也明白,何萱必然會完成所有他提出來的願望,而面對何萱,他不想做的事情,也都不會勉強自己達成,誠如要將《山行者》跟《蓋房子日記》一起合併出版,看得出來何萱非常熱衷於這件事情,但是孟澤銘還是很直接的回絕了,或許這是因為,在她面前無須假裝吧。
何萱說是幸,也可說是不幸。幸運的是她是孟澤銘此生認定的女人,所以在她面前的澤銘是最真實的;但是卻也因此,她即將會遭受到千夫所指,說不定就連她自己也質疑起自己的行為到底是不是對的。

這部分其實蠻值得討論的、我覺得,到底應該要順其所願,讓他在有限的時間內做想做的事情,還是應該要規規矩矩的過完餘生呢?其實做為當事人來說,會更希望前者,只是身為照顧者,卻也有更多內心的掙扎吧。
B.jpg  
另外一個值得思考的議題,在孟澤青身上──如果是你,到底會不會想要去做基因檢測呢?這件事情雖然很多集前就已經有鋪陳了,但是剛開始,或許觀眾都會跟孟媽媽、孟澤銘一樣,覺得澤青是比較及時行樂主義者,所以他不想要因為未來的事情而受限住現在的自己,但是經過這集與媽媽的真心話告解之後,孟澤青的一番話,其實很讓我震驚。原來,他顧慮的層面很廣,他也害怕結果,只是更害怕如果結果是不好的,會讓已經因為哥哥的事情蒙受壓力跟痛心的媽媽,因此更加難受。從這裡或許也看得出來,孟澤青其實遠比大家想向的來得成熟許多,或許也因為哥哥的病情,而慢慢有所成長。

堅持走自己的路,與長輩所期望的路之間,有時候或許還是有中間的權宜之計,一味的頂撞跟排斥,都不是正確的吧我想。
A.jpg  
這一集中也開始有很多像是為完結篇所做的鋪陳──只是我覺得有些來的實在太突然了。胡校長跟孟媽媽之間不管是友情還是愛情的橋梁,或多或少之前都有看過胡校長對孟媽媽的好感跟肯定,但是這個女孩跟澤青,總覺得一直以來都沒有看過?(還是我忘記了?),此外,我也有點不理解何萱的反應為什麼會那麼像吃醋,總覺得她的反應應該要更像不小心打擾一些,不知道這是刻意的鋪陳,還是讓人多心的推測?

默默守護也是一種愛,這種愛不僅僅是澤青,還有張嘉祥醫師。其實看到現在,會很讓人真心希望何萱能夠有屬於自己的幸福歸屬。澤銘自然是永遠活在她心底的,而藍屋頂就是見證了這樁近乎神話的愛情。
C.jpg  
最後的,依偎,或許在幸福之中,還有淡淡的不捨跟憂傷,縱使何萱再怎麼無怨無悔的為澤銘付出,對於澤銘來說,又怎麼捨得自己深愛的女人一輩子這樣的辛苦?或許更是因為一天一天看著自己的病情惡化,看著何萱越來越辛苦,體貼而溫柔的他,曾經是那個可以保護她的登山社社長,但如今卻更需要她來付出,對澤銘來說,有感謝,有不捨,當然,也是因為如此更讓他心意已決。面對死亡可不可怕?如果何萱的無懼是出自於對澤銘的愛,那麼消除澤銘面對死亡的恐懼的,就是這股對何萱不捨的心情吧。

先前提過,有陳博正這般的資深演員做為對照組,難免會擔心王傳一是否能夠更加精湛的詮釋小腦萎縮症的病狀,但是這幾集來,王傳一的表現想必已經消除了大家的擔心。透過惡化的狀態來說明時間的流逝,富有層次的表演也讓戲劇張力在不知不覺中越來越大,在看劇的過程中,也不免慢慢的投射進自己的感情,進而對澤銘、何萱等人產生了憐憫之心。
「糾心」,就是在看劇的當下,最深刻的情緒吧。

圖片來源:網路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