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一旦你從他人手上「搶來」什麼東西,便會無止盡的擔心有朝一日也會被「搶走」。』

第三者的愛情能不能夠擁有幸福?坦白說,不能夠那麼絕對的說「不可能」,只是相比之下,可能會比一般的關係中有更多的不安。我相信每個人在愛情中都有一部份的沒自信,導致在愛人面前會變的渺小,就像紹青,當初的她如此相信與嚴浩的這段愛情,多麼肯定嚴浩不愛家安,但是一旦自己真正從家安手中爭取回當初她應得的愛情,卻又開始害怕,會不會有一天家安又會從她手中拿走這份幸福?
所以她拼命的想做好那些「家安可以做的事情」,只希望證明自己絕對不會不如她,想要利用非常實質的東西,來讓自己獲得安全感。
5  
在觀看的時候,我覺得紹青之所以會開始有這些幻覺、幻聽的症狀,除了是因為嚴浩一度拒絕她給她帶來的打擊太大(猜測可能是紹青的自尊心使然),即使現在嚴浩回到自己身邊,仍讓她感到不安,加上既然她取代了家安的位置,她自覺有義務好好的照顧嚴浩,而她能想到的照顧,就是像家安一樣做個賢妻良母,善於烹飪、家事──但每個人終究有自己擅長、不擅長的事情,加上她自稱自己在國外都有人照顧的好好的、養尊處優慣了,所以對於家事自然比較不上手,而紹青又是對自己要求非常嚴格的人,更讓她把自己越逼越緊,導致精神上感覺出現異常。

而她的幻覺,某種程度想來或許也可能是因為對家安的愧疚──對於自己的好朋友受傷,她自知責無旁貸,或許這也是造成心理壓力的原因之一。
任何嚴浩跟家安之間的小親暱,都幾乎讓紹青抓狂,她的眼神真的就像是想要對家安下手一樣,這集出現的是騷擾電話,不知道是不是對接下來的劇情有所暗示?(坦白說因此看到家安房間遭小偷時、還一度以為是紹青做的呢)
2  
突然想提一件事情,與紹青「慶祝約會」上,他獨自一人在門口等著,紹青稱去髮廊弄頭髮──其實某種程度上也是種對比吧!以前的家安,若有機會跟嚴浩吃一頓飯,鐵定興奮的不得了,又怎麼可能讓嚴浩等呢?並不是鼓勵這種絕對以夫為天的形式,而是或許,每個人重視的方式不一樣。對紹青來說,美美的出席與嚴浩的約會是最重要的;而家安則是絕對不捨得讓嚴浩等待。

這一場戶政事務所的戲碼真的是非常可愛,特別是家安可以說第一次在嚴浩面前這樣把自己的感受傾囊而出,或許以前的她真的壓抑了太多,其實偶爾真的要把心裡的話告知給對方,才能夠達成有效的溝通吧?而離婚為什麼會心痛、會不捨?其實嚴浩或許靜下心來的時候,就明白了這份對家安的心意,只是現階段的他,依然覺得對紹青是有一份責任的。
坦白說這幾集來覺得男主角嚴浩的角色有一點薄弱,或許是因為把重點太過擺在兩個女性身上了。
4  
再也不是「董事長夫人」,也不是「高級家管」的家安,拒絕了龐大的贍養費之後,必然必須重新開始自己的生活。坦白說我是覺得考量到自己的狀況,其實贍養費完全不拿是有一點不理智的,戲劇中的一時瀟灑,或許接下來就是龐大的現實壓力,如同家安接下來面對的窘境。面試戲也是挺可愛的,坦白說安心亞在這一集中突然像是「活了過來」,整個人像是從壓抑的人妻中大解放,變的非常的活潑,也因此有不少有趣的笑料。不管是跟馬念先的面試對戲,還有在小旅館內發酒瘋,都讓人看到特屬安心亞的可愛。

我相信,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看到這樣子的宋家安,也都忍不住會跟「生化人」一樣會心一笑吧。
正如同之前的預測,或許振倫正是那個幫助家安找出自我的人,也因為《犀利人妻》的某種制約,讓人不禁猜測這兩人是否有可能?雖是受於嚴浩之託而要好好關照家安,但我想在不知不覺之中,也是被她的活潑開朗給融化了吧!本來的振倫就像塊大冰塊,卻也在跟家安相處之後,變的有溫度一些了。
3  
「因為是她,所以我更恨。」
其實聽到家安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是覺得有些心痛的。很多事情或許如果是不認識的人傷害自己,還能夠大吵大鬧一場、費盡全身力量罵她,但偏偏那個人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所以,由於某方面的自己也希望祝她幸福,導致家安只能默默承受這種苦痛,好像也不能做些什麼,更因為對方明知道嚴浩對自己的重要性,所以才會讓家安覺得更恨吧。
有時候,用力的去恨一個人雖然很累,但是在發生事情的第一瞬間,卻是能讓自己不那麼痛的方式。或許日子久了將會釋然,或許某一天會選擇笑著看待這些曾經,更或許最後會選擇「原諒」,但是我覺得那都是需要時間去淡化的,每個人都要用自己的方式,讓自己「好過」一些。

這一集中我蠻印象深刻的就是紹青在半夜練習切菜,然後與睡眠中的嚴浩的剪接,聲音造就的懸疑、恐怖感,其實整體氣氛營造的還不錯,也讓人有一種替家安、嚴浩都捏一把冷汗的感覺,不知道接下來紹青的狀況會不會惡化、更變本加厲?

圖片來源:《致,第三者》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