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於是我們長大了,在我們開始想要了解這個世界的規則,開始想要知道什麼是「必勝法」的時候。』

役男忘 │ How to Win at Checkers (Every Time)

導演: Josh Kim
演員: 東尼拉肯、Ingkarat Damrongsakkul、Thira Chutikul、Arthur Navarat

一部本來坦白說我期待度不高,但是看完卻意外讓我需要沉澱一陣子的電影,而且情緒,其實跟著我挺久的。
4  
改編自短篇小說的泰國同志電影,在開場時導演也提到,這是一部他非常喜歡的小說作品,因為會讓他覺得故事中的兄弟,就好像自己認識的人一樣親近,而我自己在觀看的感覺是,雖然是發生在泰國的故事,但是卻是非常寫實的反應這個世界,每一個角落,都有可能發生,或許正是因為這樣才更有共鳴吧。


伊科與奧特算是典型的相依為命,雖然有姑姑的照料,但是畢竟寄人籬下,兩兄弟感情還是更為融洽,且本來姑姑的經濟狀況感覺起來就沒有特別好,多照顧兩兄弟自然是一筆負擔。而在哥哥二十一歲這一年,面臨到目前來說最大的難題──哥哥要去抽兵役了。泰國的兵役制度與台灣的不太相似,最大差異是泰國有「紅籤」、「黑籤」之分,黑籤就是可以不用去當兵。而當兵的環境相比之下,或許因為當時時局的動盪不安,更顯得像是一種生命的賭注,更遑論若是伊科去當兵了,將會沒有人來照顧奧特。
3  
而伊科有個同志伴侶阿傑,家裡很有錢,所以幾乎不用多想的是,家長自然會動用一點「賄賂」的手段,讓自己兒子不要去當兵,而最可愛的是,這「賄賂」的過程被年幼的奧特看到了,他想要為哥哥做些什麼,但他也明白家裡並沒有這樣的財力,這才導致他的鋌而走險──看到他試圖「賄賂」黑道份子的畫面,讓人覺得既可愛又感傷,卻也同時替他捏一把冷汗。卻沒料到,本來出自一片好意,卻讓哥哥必須承擔弟弟做錯事的後果。

可伊科,即便因此被迫做著自己不想做的事情,但為了保全弟弟,或者說一想到奧特是為了自己才以身泛險,又怎麼捨得嚴厲的責罵他?

阿傑這個角色,卻也是在故事設計上我覺得非常精妙的一個角色。剛開始覺得「如果你去當兵,奧特由我來幫你照顧」是句甜蜜的情話,但觀眾在全知的狀況之下,知道這句話根本是阿傑在已知自己不可能去當兵的前提下,對伊科的保證。情人間一起討論未知的未來是一種浪漫,對未來作出承諾是一種浪漫──但若是有一方是已經知道結局的呢?
這一對走到後來之所以變調,不是因為世俗的眼光,而是因為,他們是不同世界的人。
2  
抽籤雖然可以說是可預期的結果,但還是在過程中,很讓觀眾對伊科感到緊張──「抽籤」看起來是公平的,但或許裡面埋藏了太多「不公平」的因子,猶如阿傑跟黑道之子從一開始就被叫到後方,猶如後來的旁白說著,最後的籤,如同一種諷刺,連續出現的都是黑色籤。說諷刺,我想是因為,他們一直都已知自己會抽到黑色的籤,因為他們的父母早已經運用財力與權力,替他們買下了那支黑色的籤。

而伊科跟奧特都明白,他們也都曾經努力,但最後還是沒有成功扭轉自己的未來。姑姑能做的只有替他借一支錶、要他換上體面的衣服,用盡一切所謂「迷信」的手段,去祈禱一個幾乎可以說是被註定、但卻不確定的未來。剛開始或許覺得姑姑的迷信可笑,但在這一刻,卻又格外覺得感傷。因為她能做的,或許只有這樣。
抽到黑色的籤,伊科是惶恐、是不安,但卻還是安慰著姑姑還有弟弟說「沒關係的」,或許這就是伊科瞬間長大的證明,還有肩膀。
1  
我其實不太明白為什麼會在最後,伊科帶著奧特去自己工作的地方,我認為他是知道自己會遇到什麼情況的,應該說,很多事情必然迴避不了,而他想要讓奧特知道這一切嗎?我覺得,伊科或許隱隱對自己的軍旅生涯有一種不安,所以盡他所能的想要完成奧特的心願,所以,他才願意孤注一擲,即便如果賭輸了,會是他最不堪的一面的揭發。但是,他或許起碼希望自己在弟弟心中,有留下那麼一席之地。

而奧特呢,我想,他之所以會希望那一霎那的「爆炸」,那個夢之所以那麼栩栩如生,是因為他寧可希望哥哥的離開,是在自己的選擇之下,又或者說,他不希望被現實打敗的感覺那麼強烈。最後的奧特,一樣二十一歲,一樣的地方,一樣的抽籤程序──而,他臉上的安定,或許是因為也已經無所畏懼,但我卻隱隱思考另外一種可能──從他住的地方、從他穿的衣服,我在猜,會不會他也已經透過了某種方式,了解了這世界的規則,而,用自己的方式為自己「換得了一支黑色籤」呢?


於是我們長大了,在我們開始想要了解這個世界的規則,開始想要知道什麼是「必勝法」的時候。
於是我們不再逃避了,就算知道這個世界多麼險惡,但因為曾經留下的那些淚水,讓自己知道不要重蹈覆轍。

圖片來源:網路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