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11-08  
『即便是想要成全某個人的幸福,也不能犧牲另一個人的快樂。』

相較於前一集,這一集算是讓我看的比較心平氣和一點(應該看文章也會發現我比較沒有那麼激動了)。延後幾天回澳門的文風,多了更多與筱荷相處的時間,逛逛市集卻也心心念念著筱荷,想要給她找一份禮物,甚至連送禮時都要很傲嬌的隱藏自己真實想要對對方好的心意,謊報價錢、說是無意間看見的等等,不過好險這些筱荷都是看在眼裡的。HAN自己其實覺得男性送飾品給女性真的都象徵著某種程度的好感,比起其他東西,就會覺得飾品更帶有一些曖昧的味道。

但是聽見文風口中的自己,雖然有那麼一些開心,雖然也因為文風的禮物而心動,只是筱荷心中卻還是很CARE文風說「不談未來」這件事情,這對筱荷來說無疑是一種「沒有保障」的感覺,像是有朝一日文風可能會突然回國、就這麼離她而去,這也導致她不敢輕言說愛。當筱荷跟萬能師「訴苦」時,其實萬能師也說的沒錯──無論怎麼聽,都會覺得文風是想要玩玩而已。文風內心感情的空洞與傷,其實是有待療癒的。
EP11-09  
筱荷會不會是治癒他的那個人?其實我想在文風心中也是有著諸多問號,我相信他絕對想過自己是不是出於某種程度的好奇,才會覺得這樣的她很特別?人其實會想要找一個「互補」的伴,也會想要找一個能夠讓自己能夠放輕鬆、自在相處的對象,這部份來說,筱荷無疑是最適合文風的人,只可惜我始終覺得文風一定是發生了「某件事情」而導致如今的他,這件事情讓他對感情的付出是有恐懼的。

之前聊過,猜測可能是因為與巧靈的那段感情傷的太重,我原本也很期待能夠在日後的劇集中,不管是透過回憶場,還是巧靈跟文風的對談中,能夠透漏蛛絲馬跡,但是一直都沒有提到這個部份,導致我會覺得說服力比較不足,也無法理解為什麼文風會這麼害怕給承諾。對我來說每個人會造就某種性格,都會有一個「原因」,而這是目前我在《唯一繼承者》沒有明確看到的。
EP11-10  
另外就是關於醬汁的事情,因為認定線索已斷,文義已經回國、著手研發新菜單,而筱荷也鼓勵文風自己嘗試調看看文記燒鵝的醬汁,但最後卻不小心調出一個「過鹹」的sauce,只是關於「味覺」有問題這件事情,好像只要有關於料理的戲劇好像都很愛用吼?(瞬間想到《料理高校生》的CHRIS)。不過在文記那一段戲,卻又讓我覺得,會不會文風是因為「不想爭」,所以甘願從廚房離開,轉而去學習有關於經營、宣傳、行銷等等領域,把廚房全權交給哥哥文義,自己選擇用另外的方式來幫助文記呢?
是說,姜新美人還好嗎,似乎昏迷的有點久啊。

文義借錢更新設備、買廣告等等這些事情,感覺會成為文記最後的大危機,而海平的背叛,與高柏宇的關聯也始終只是還在鋪陳的階段,尚未明朗,我個人其實覺得與其把時間放在解釋海平「為什麼背叛」,還不如多多經營主角的故事(對我來說文風感情上受的傷就比這個還重要許多)。
EP11-01  
機場真的是偶像劇最愛用的場景之一,通常都是要到了離別之際才會突然意識到對方的重要性?不過我自己蠻喜歡張睿家從道別時在計程車上頻頻回頭看,甚至到機場時還在尋找筱荷身影的那幾顆鏡頭,覺得演的非常到味,但是很快的又被筱荷拖住文風的方式給「逗笑」──警察幫忙擋下「搞大人家肚子的負心漢」也是蠻見義勇為的,文風傻眼的表情也真的超CUTE,筱荷的急中生智非常高招啊。

因為「墓」上頭的草而等於重新找到線索的筱荷與文風,踏上了前往張家界的旅程(不得不說這個SIGN也真的是挺小的,不是一般人聯想得到的呀),而同時巧靈跟君澔也為尋找岩耳這樣的稀有食材前往張家界,這「兩對」一路上的尷尬跟矛盾將是下集看點。不過說到岩耳,就得提到巧靈的工作,其實我覺得編劇又不小心把巧靈丟到一個很不利於她的處境──首先,企劃案被打槍怒氣沖沖的跑去找監製,提出了「不切實際的保證」,再來就是直接找上台長這點,我個人雖然相信監製一定有想要「衝康」巧靈的想法,但是卻也同時同意他說的「職場不是實驗室」。
但我其實最在意的是,我深信一個人如果要寫出好戲劇,必然看過很多戲劇作品;一個人如果要當個好作家,也必然經過很多閱讀。如果巧靈真的要做好一個美好食光,我會覺得她最需要改變的是──自己對「食物」的態度。

再一個By The Way,巧靈跟君澔因為「要不要付顧問費」而爭吵,那一段有一點讓我傻眼──特別是君澔一直說「我不介意」,身為一半的社會新鮮人,完全覺得這傢伙是否太「靠爸媽」一族了些?還有KEN一問未來規畫,他竟然回答先待在家一陣子然後再找機會跟爸媽溝通──嗯。
EP11-05  
巧靈為了讓文風斷了念,要君澔去向筱荷提出交往的要求──而筱荷竟然答應了!我覺得筱荷之所以會答應,是因為畢竟沈君澔可以說是她的初戀,而一直以來,最為欣賞的男性也是她,所以就算因此而動搖,甚至在即使知道他心中還有巧靈的情況下,還是很希望能有機會成為他身邊的那個人,這種想法雖然傻,但卻其實意外的敲中了很多少女心事。但是沈君澔不一樣,他既不願意停止對巧靈的愛與關心,又要同時為了巧靈而把筱荷「綁在自己身邊」,這樣為了成全所愛而讓另一個人傷心難過的行為,我個人是覺得非常自私、非常過份而且非常可惡的,現在的情況是,在短短集數內可能無法成功讓巧靈跟君澔洗白,這一對最後即使在一起了,我也只會覺得沆瀣一氣而已。

所以真心的希望文風能夠勇敢一點,把筱荷救出那個泥潦!
不過,我其實有一點同情巧靈,雖然她說話技巧實在不是很好(這真的是造成我不喜歡這個角色的主因),但是由於自己事業、感情都要的「貪心」,成為了被文風拒絕的理由,我個人是非常同情的,甚至我覺得寧可文風就只是坦承「自己愛的是筱荷、自己不愛她」,都似乎比拿工作因素當作藉口來的好。畢竟每個人都有資格好好發展自己的事業啊,女人沒有道理為了愛情就被迫得放棄工作啊~

圖片來源:《唯一繼承者》官方網站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