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x_fden41519666_0006  
『即便我痛苦,也要讓妳快樂,這樣的愛,多偉大。』

丹麥女孩 │ The Danish Girl

導演: 湯姆霍伯
原著: 大衛埃博雪夫
編劇: 露辛達考克森
演員: 艾迪瑞德曼、艾莉西亞維坎德、阿德里安席勒、安柏赫德

我其實沒有想過,這是一部人家問我如何,我的形容是一部「讓我心痛」的電影。
fx_fden41519666_0025  
或許是因為藝術家夫妻在想法上的確比較前衛而帶有一點玩心,剛開始去觸動平靜湖面的,的確是由葛蕾塔親自投下的石子,或許是基於有趣,也可能是因為自己長久以來一直在事業上挫敗,卻因為「莉莉」的肖像畫而讓她走出一條有別於其他藝術家的路,也開創出自己不一樣的創作風格,這些都是造成她──如果用醫生的話說,是「縱容」埃恩納、或者說莉莉的因素之一。

而之所以讓我感到「心痛」,便是這個角色對於莉莉的絕對支持,不知道從哪一個階段開始,我好像把自己投射進葛蕾塔這個角色之中──她怎麼去調整自己的心態,讓自己能夠與莉莉共處?要如何適應原本甜蜜又充滿激情的婚姻生活,突然間自己連丈夫都已經徹底失去(而且是那種,明明在自己身邊,卻失去的感受)?即便如此,即便自己痛苦,她卻還是全然支持埃恩納/莉莉,我真的很難想像她的愛有多麼堅韌,有多麼劇烈才有辦法承受得了這樣的痛苦。
特別讓我記憶深刻的,是葛蕾塔要送埃恩納上火車去德國動手術的時候──面對興奮的莉莉,其實她那時候便已知道埃恩納、她深愛的丈夫埃恩納再也不會回來了。
fx_fden41519666_0019  
所以我在看完之後,率先冒出來的心得是那句近乎老套但是浪漫而唯美的「You complete me.」。縱然到頭來葛蕾塔是那一個在莉莉身邊的「朋友」,而非原本埃恩納之妻的身分,感覺關係上似乎不如原先親暱,但我卻在每一次莉莉望向葛蕾塔的過程中,感受到了一種「感謝」還有──我覺得起碼是那種屬於親情的愛。我真的相信如果不是葛蕾塔的支持,莉莉的人生不會有機會完整,我在她們兩個身上看到了一種,比愛情更為複雜、矛盾的情緒,卻是一種更純粹的「關係」,那一種因為彼此存在而讓自己生命更加完整的感覺,在兩人相處的過程被具體化。
即便,葛蕾塔看著莉莉的心態總是那樣複雜。

在第二次手術的前一晚,其實對於莉莉的「痛哭失聲」,那一顆鏡頭雖長、有力道,但是剛開始總讓人不解莉莉的情緒為何而來?畢竟自從卸下了「男人的偽裝」,相較於過去她一直都是更為快樂的,直到接下一顆鏡頭,凱斯跟葛蕾塔的相見,才瞭然於心。這邊我自己是有兩種解讀的──一種是莉莉對於凱斯那一份自小開始的眷戀的割捨,一種是埃恩納心中的愧對,誠如剛開始他不斷向葛蕾塔澄清自己是愛她的,我相信他是真的愛著葛蕾塔,只是愛的是埃恩納,不是莉莉,所以對埃恩納來說,自己給不了她的幸福,他讓凱斯有機會去付出,即便知道這樣是對的,是好的,心還是痛的。
fx_fden41519666_0015  
我個人非常喜歡艾迪瑞德曼在這部片中的表現!甚至喜歡的程度多過《愛的萬物論》,《丹麥女孩》中他表演的力道,情緒的傳遞完全恰到好處,是可以狠狠抓住觀眾情緒的那一種,在觀影當下我完全被吸進故事之中,而剛開始,埃恩納試圖隱藏自己對於女裝的一種嚮往跟渴望,但是卻在實際碰觸之後怎樣也藏不住自己的喜悅,他的表情同時在享受跟壓抑,慾望釋放與理智拉扯之間,完美的詮釋了這樣的「矛盾」心情,甚至剛開始,是能夠感受到那一種帶點禁忌感的危險,風雨欲來之敢讓人感到侷促不安,卻又同時期待著後續發展。

甚至到後來,當埃恩納開始去學習女人的動作、姿態,透過臨摹與學習去「當一個女人」,從陌生到熟練,就連學習的程度也是循序漸進,是看得出層次的表現。我覺得艾迪瑞德曼在詮釋上是真的經過鋪陳的,整片看起來表演非常流暢,每一場戲都精準的抓到各場戲程度上的差異。最重要的是,他完美的「一人詮釋兩角」,而這兩角甚至是跨性別的。
fx_fden41519666_0012  
莉莉到後來舉手投足就是個完全的女人,嫵媚、有自信、滿意自己的現狀,對於自我的認識雖然來的慢了一些,但即使需要面對的是保守社會對自己的抨擊跟質疑,他仍堅持勇敢去做那個想要的自己,當多個醫生無非判定自己是心理疾病、精神分裂,甚至要把他關進療養院,莉莉在葛蕾塔的幫忙下逃往巴黎,最後才得以有機會「圓夢」──雖然這個夢或許短暫,雖然她最終還是沒能結婚、生孩子(而這部份我覺得不只是莉莉的遺憾,也是多年不孕的埃恩納跟葛蕾塔夫妻的遺憾之一),可我覺得在突破那麼多的不可能之後,即便享受的甜美短暫,還是有一種生命被完整的感覺。
或許剛開始會覺得是一種「迷失」,但或許,其實身陷泥淖的是我們,唯有她才是真正認清自己的。

生理性別、心理性別,大多數人用「世俗」的眼光去判斷是男是女,也同時用「既定的印象跟觀念」去對性別有標準的期待,然而,卻就是在這些公定的圭臬之間,造就了歧視、誤解、怒罵、霸凌──太多的傷害、甚至遺憾,都是緣自於我們的既有觀念強壓到每一個個體身上。可其實,每一個個體都是獨一無二的,誰也沒辦法用什麼「標準」去斷言別人的人生。
fx_fden41519666_0023  
雖然這個故事發生在19世紀,但我相信對於性別,其實現在大部分人至今還是有僵化而相對保守的觀念,以我來說,我就沒有辦法想像若是我遇到葛蕾塔的處境,我是否能夠像她這般有智慧的處理?或許莉莉/埃恩納的故事或許仍在世界的某一個角落發生,或許有人會因此受到社會的歧視與異樣眼光,但我其實會覺得,這樣的他們其實光是自己的心態跟情緒需要處理、要鼓起勇氣面對自己的不一樣就已經非常辛苦,若還要與這個世界奮戰,真的太難為他們了。

我會覺得,這個世界需要的是「尊重」──畢竟每個人都有權力去愛自己想愛的人,也有權力去當自己想當的人。

圖片來源:開眼電影網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