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對特定某一個人的過度執著,常常會讓他因此走偏了路。』

越靠近郭軫即將殉職的劇集、越是發現東北戰事打的不順利,其實就讓每週六的夜晚成為一個既期待卻又很怕受傷害的糾結夜──《一把青》當然好看,但是又有點好看到太虐了,讓人甚至會帶有一點「不敢看」的情緒在其中啊。

第17集剛開始就播出朱青流產的部分,小顧對朱青的執著到一個偏執的程度,造就他一時的失去理智、造成憾事,而我相信小顧在朱青出事當下其實是「清醒」了,但遺憾的是,傷害已經造成──就連朱青送去急救,卻也因為血庫不足而讓情況相當危急,呼應了東北的戰事。但是讓人最難過的,莫過於接下來朱青清醒之後,知道孩子沒了的打擊,而師娘是理解朱青的心情的,她以過來人的身分幫助朱青、陪伴朱青,而我覺得最殘忍的莫過於要替離開的孩子取名,有個名字似乎讓人更掛在心上,時時刻刻提醒著他的不幸離開。
而我覺得,不管是誰造成了這件事情的發生,對母親來說都有一種沒有好好保護好孩子的自責心理,我相信師娘也是明白這點的。
C  
而郭軫將其視為一種「報應」──因為十一大隊在東北誰都殺,滅村、炸機場,無辜百姓死了那麼多,到頭來卻是戰事越來越艱困、而自己竟還很諷刺的升了官。這一場小顧到東北見到郭軫的戲,我個人非常喜歡吳慷仁的表演,以及郭軫這個角色的描寫跟設定。他當然生氣小顧做的事情,誠如老鞏所說,小顧大概投胎也是雙胞胎,因為郭軫會追他追到娘胎去,但是或許比起已經離開的孩子,郭軫更想要透過小顧之口,知道朱青現在過的如何?他想要參與朱青的人生、朱青的生活、朱青的一切,但是由於戰爭,導致他只能用聽的,甚至最悲哀的是竟是透過這個覬覦自己妻子、害死自己孩子的男人之口。郭軫的心情該是多麼複雜!

因為郭軫發了電報,而讓朱青必須承擔以往師娘所做的事情,朱青雖然跟著師娘,見到了小白、汪影等人的失控與崩潰,但是真正去處理這件事情,朱青倒是第一次,或許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師娘說的──男人還不了的,女人幫忙還的涵義。而難過的是,小趙死了、而小李竟也隨他去了,這讓原本就死氣沉沉的村子,更是有一種草木皆兵的戰慄之感。
但我真的非常同意朱青說的,「有一個人可以恨,日子好過一點」,可能也是在這句對白被說出來的當下,我突然明白了上一集中汪影的心情,以及師娘為什麼會願意承擔這一切。
12698554_1182991301718513_7367421589277133995_o  
殺人殺多了,就能因此疲乏嗎?不,在偉成、小邵跟郭軫的身上我們看到的是,他們看待生死的方式其實跟一般人沒有什麼不一樣,自己怕死、怕無常、怕回不了家、見不到自己心愛的人,而面對自己親手所滅的那些性命,他們是覺得愧對、罪惡的──他們是服從上級,所以我覺得他們說不定會覺得,自己是為了「求生」,才有「殺人的權利」,而這是他們所不願意的,染血的手,怎麼也洗不乾淨──卻也分不清,到底是誰的血了。所以就算是經歷第二次必須親手解決自己隊友的情形,郭軫還是無法「習慣」,他或許少了一些罪惡感,或許明白這樣「一個痛快」對自己隊員是好事,但是「知道」是一回事,「做到」,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吧。

對他們來說,或許牢獄裡的「平靜」,在村子裡跟心愛的人做一對平凡的夫妻,真的是心中唯一的奢求跟願望了,似乎就連「死」,都沒有辦法自己決定、都沒有勇氣。在這一集中,似乎一直討論到偉成「不正常」了,這部分指的大概是心理層面的,雖然芊儀打從心底不願意相信──但是我覺得值得討論的反而是,在那樣的環境之下,怎樣的決定、怎樣的反應、怎樣的行為、怎樣的思想才算是「正常」?正常與不正常的定義在哪?
就現在安逸日子的我們看來,大家都「不正常」了──但正是因為大家都不正常了,就表示大家都是正常的吧?
F  
但我絕對相信唯有一件事情是不會變的,那就是渴望與自己家人在一起的那一份思念跟強烈的回家慾望。這一場新年發紅包的戲碼好像氣氛上跟觀眾有一點呼應到,但是卻意外的凸顯出感傷跟惆悵──坐在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或許會突然珍惜起自己能夠與家人團聚的幸福,或許更可以去體會出師娘等人在村子內癡癡等候著丈夫的歸來,卻只是聽到越來越困頓的情況。「收音機的話反著聽就是真實狀況」九大隊長如是說。所以想要早打早回家的十一大隊還是沒能回家,反而九大隊也飛去支援了,每一個飛行員的情緒都緊繃到最高點,好像一不小心就會爆發,「兵敗如山倒」讓士氣近乎一蹶不振。

我很喜歡小周帶著墨婷去給老靳上香的那一整段,其實天心真的很能夠掌握小周這個角色,而這一段道盡了思念、也充斥著自己對於小邵的漸漸依賴。
D
「自己人打自己人,又投訴自己人」──其實從一開始我就不覺得小邵是為了讓自己升官而檢舉大隊長,我剛開始覺得他是日漸感受到偉成的情緒近乎到了臨界點,常常會失控,所以為了全大隊的安全,只得忍痛讓偉成以這種方式離開十一大隊,是以一個解救大家的姿態來做這件事情,但其實讓我意外的是,小邵考量到的主要還是偉成本身,是因為想要讓他回家休息、陪師娘,才做出檢舉的決定。(但是其中我想或多或少可能還是有一點私心吧?)

而諷刺的是,其實在村子內女人們的期待好像漸漸的與現實背道而馳,芊儀希望偉成趕快退伍,但他卻升了官、註定走不開;小周不希望小邵衝鋒陷陣,但是或許心中小邵還是對大隊長之位有一點眷戀(或者說他不相信自己做不到?);而郭軫則是從去東北的最初,就再也回不到朱青身邊了。
e  
或許這幾集中都透過很多徵兆跟對白去預言了郭軫的即將離世,分隔兩地的朱青跟郭軫,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氣在一起,新婚沒多久就被迫分隔兩地──他們都努力的去「相信」別離只是暫時的。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從前的郭軫,以及跟朱青在一起之後的郭軫,其實對於「生死」有還蠻不一樣的態度,或許是意識到,自己已然不只是自己,還有一個必須守護的朱青,對我來說,這一種「男人」的成長跟轉變,是郭軫這個角色非常迷人的一點。

但也正因為很喜歡郭軫這個角色,才越害怕看到他的殉職啊。(感覺到時候崩潰的不只是朱青,還有眾多電視機前的郭軫粉絲啊~)


圖片來源:《一把青》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