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兩個人一起尋找的過程,或許就是一種答案。

《必娶女人》最終話一播出之後在網路上討論度很高、也可以說是被罵的有一點慘。坦白說我自己覺得還不到「爛尾」的程度啦,只能說以最後一集來說,我會覺得在處理上可以把時間分配在「重點」上,《必娶女人》的最後很像是歌舞劇的大SHOW收場,但我會覺得轟轟烈烈的求婚片段實在是沒有必要拉到半個小時來處理它,顯得有點空洞,雖然,我其實覺得把主要演員都拉進最後的大SHOW非常有完結篇的感覺,設計上也不錯(就如同先前有網友提出在片尾曲的部分很像是所有演員的謝幕,很有象徵意義的意思差不多),但是就真的好像會有一種沒有把重點處理完,卻本末倒置的去經營最後一場求婚戲的感覺。

以我來說,我會覺得在最後那一場咖啡廳的戲中,郝萌的對白的確寫的有一點容易激怒人?不知道為什麼,我聽到那一場戲中郝萌所說的話,有一種莫名的壓迫感,所以某種程度上也可以理解環環為什麼那個當下沒有立刻答應復合,但撇開我自己私人的感受,其實我也可以理解環環的「幸福恐懼症」,我們可以感受到一直以來環環或許因為感情上的跌跌撞撞,所以對於愛情似乎是比較沒有安全感的,因此太過似夢的幸福,她反而會覺得害怕、想逃,她當然很感動郝萌為她做的一切,但是我想在那個當下,她想要的是郝萌給她那一種「安定」。
3  
在最後的求婚戲碼中,其實郝萌也給了她一個答案──不知道能不能就這麼走到幸福,但兩個人就一起去尋找那個答案吧?「兩個人一起」這五個關鍵字我相信是打中環環的關鍵,對於幸福即便有再多的不安,只要有郝萌在身旁陪著自己,就可以安心的去排除掉那種患得患失的感覺。但我會覺得郝萌所給的答案應該要在更之前,以目前的鋪陳安排來說,如果把郝萌給的答案放在咖啡廳之後、他追出去的那一段,在他看到環環跌倒、撿東西如此煽情的段落之後就說出口,先讓兩人「復合」,再讓郝萌求婚,我會覺得處理上會比現在這樣的方式好很多,不然很容易給人一種,「原來環真要的就是這種轟轟烈烈的求婚」或者是「環真要的只是結婚」,造就環環有一種價值觀偏差的形象──但我其實覺得環環不是這樣的。

另外,最後一集既然小標下了Marry me, or not,加上本片也討論到了「必娶」,不管是郝萌剛開始的婚姻恐懼症、還是環真的想結婚,這些我都覺得應該放到最後才解決,特別是我認為郝萌對於婚姻的恐懼一大部分是緣自於自己父母,所以即便他再愛蔡環真,對於「婚姻」這一關他都應該要有更多的內心糾結比較合理,而這一點我覺得其實很適合放到最後一集兩人復合以及郝萌雙親和好之後做解決,比較合乎常理。
10632714_1519399475022423_8713584762849429220_n  
說到郝萌雙親,前一集觀後感我曾經提過,其實我蠻意外最後一集的預告感覺會有部分由郝萌雙親作為主角,不過在這一點來說我很驚艷的是,以一個恰到好處的比例來處理這幾場戲,特別是醉後的夏雨荷對著環真哭訴心情,特別是夏雨荷哭訴著「沒有人懂她」,以及訴說著希望自己孩子好的真心話,這一場戲,我覺得葛蕾跟柯佳嬿都表現的非常精彩,坦白說我自己都蠻意外的是我反而是在這個部分泛淚。不過透過這種方式讓夏雨荷理解並接納環環,我覺得是很棒的方式,也很具說服力。

每一個人都是在用不一樣的方式相愛的,而我相信每一對夫妻、情侶之間都有自己相處的方式,或許郝萌的父母不像蔡環真爸媽那種帶有一點肉麻的甜蜜,但是他們也在試著用自己的方式相愛著,正如蔡環真所說,其實「生活」中,絕對有兩人相愛的線索,或許太過「拉扯」的愛情,不敢表露的在意,都會隱藏在其間,或許兩人的「愛」不循規蹈矩,但是必然有兩人相愛的痕跡,是需要觀察才能發現的。
2  
而或許,郝家兄妹由於雙親太常爭吵而選擇「逃難」般的逃避去修補父母的關係,也拒絕去做這樣的觀察,所以才會遲至發現到那個首飾盒,才了解到父母彼此的心意吧。話說《必娶女人》有一點很有趣的就是「郝家兄妹出任務」,而在這最後的任務中,兩兄妹孤注一擲,有點用激將法的方式,非得把離婚協議書都攤在自己爸媽面前,甚至子女就當自己離婚的見證人這樣的方式都搬出來,才讓父母的態度出現動搖。我蠻喜歡郝萌對父母說的那一些話,現實中可能大部分的人對於父母之間的關係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我相信本來的郝勝男跟郝萌都是如此,這次或許是鬧的大了,也或許是因為經歷了這一連串的事情,讓兩人「成長」了,所以由郝萌作代表,對於父母一些做不太好的事情做出指責──其實我覺得子女在態度OK的前提下,是有權利去指出父母做不好的地方的,畢竟朝夕相處的感情,最能夠知道問題點所在。

題外話,最後一場求婚戲中,每個人幾乎都有自己的夥伴,唯有勝男是自己孤單的對著空氣跳舞,坦白說雖然那整個氣氛是甜蜜的、幸福的,因為看到好朋友跟哥哥終於有情人終成眷屬,而臉上掛著笑容,但我總還是有一點心疼她呀。
4  
因此,關於序場提到的「為什麼我們明明相愛,卻不能在一起」,其實我聯想到的反而是勝男跟前躍。我其實一開始有設想過,或許前躍學長不會回國,但現在網際網路那麼發達,或許一封MAIL、一個訊息,稍微去「暗示」一下勝男跟前躍的可能還有連絡,讓勝男這一條線呈現開放性結局,我都會覺得心裡舒坦許多。(畢竟懷秋說的有道理,在最後那個場面好像前躍學長的撲克臉出現真的有一點怪啊XD)

最後的最後來聊一下序場,我蠻喜歡最後一集中以假設性的「如果當初沒相遇」做結,並且帶有一點詩意感,在序場中,每一次熟悉的場景卻讓兩人「擦身而過」,而因此讓兩人走向沒有交集而符合原先期待的平穩人生,但是在最後兩人的對視,我感覺到的除了是一種「命中註定」的唯美設定之外,更重要的是我覺得兩人的眼神代表著──邂逅這種事情,是「沒有如果」的,發生了,就是發生了。
我會覺得這個序場蠻呼應環真所罹患的「幸福恐懼症」,讓郝萌即使解決了妹妹、媽媽、工作三個關卡後,卻還是無法求得環環復合的關鍵──我們總會想著如果怎樣、早知道當初怎樣,但其實到頭來,那些假設性的問題即使思考了,其實都無法讓時間逆流、改變什麼。所以,唯有能做的就是持續向前吧!不知道未來會怎樣,但現在的我想要攜手跟你一起去尋找那個答案。

郝萌問,找不到怎麼辦?而我想,兩個人一起尋找的過程,或許就是一種答案吧。

圖片來源:《必娶女人》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