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唯有跟不堪的過往正式告別,才能有力量去迎接嶄新的未來。』

不存在的房間 │ Room

導演: 藍尼亞伯漢森
原著/編劇: 艾瑪多諾霍
演員: 布麗拉爾森、雅各特倫布雷、西恩布里吉、溫蒂克勞森

我好喜歡這部電影。
必須坦承剛開始知道這部電影的確是因為奧斯卡入圍的公佈,若非如此,我大概就會錯過這部電影了吧。提到奧斯卡,其實我覺得童星雅各特倫布雷沒有入圍男配角獎有一點可惜,他的表演很自然、很有孩子的天真,情緒上卻有大人演出的力道──我甚至覺得因為他的表演,讓布麗拉爾森演出的力量更有爆發力(設想若是雙方在房間內嘶吼、爭吵,若是孩子沒有爆發出足夠的力量,就會顯得母親的反應過度了一些,甚至有可能會因此削弱母親的表演力道也說不定)。總之,我會覺得布麗拉爾森這次在《不存在的房間》中能有讓外界如此讚揚的表現,其實雅各特倫布雷功不可沒。
5  
英文片名僅有「ROOM」,但是中文卻加上了形容詞「不存在的」,我個人是覺得並未不妥,而看完全片之後,我自己的解讀是,這個「房間」雖然座落在城市之中,但是它畢竟只是一個位於後院的工作室,它沒有自己的住址、在GOOGLE MAP上找不到它,而它的絕對封閉,也讓它是一個絕對隔絕的空間──5歲以前的傑克,覺得這個世界不過就這麼五坪大,除了母親、自己與「老尼克」之外,沒有其他真實的人存在,所以雖然偶爾他會覺得無聊、或者會因為媽媽趕走了他的動物朋友而生氣,但是卻又不能說「不滿足」,畢竟在他小小腦袋的認知中,世界就是一個簡單、單調而「無聊」的地方。未曾嚐過自由的滋味,未曾感受過世界的遼闊,必會很容易滿足於眼前的小小世界。

被囚禁了五年,因為當了母親而勇敢起來的裘依,除了漸漸意識到自己孩子的世界觀相當扭曲,想要讓他體驗外頭精彩而刺激的世界之外,某種程度我覺得讓她不再壓抑、決定逃跑、反抗的關鍵是──那次夜裡男人的動粗,讓身為母性的她,興起了保護孩子的機制。要保護他,就只能逃。
2  
坦白說剛開始,我還真的以為逃跑成功之後就是整個故事的結束,導致我一直覺得會有多次的失敗、甚至男人的行徑會更加粗暴等等,但是當第一次「裝病」不成,第二次決定「裝死」才能夠逃出這座監牢,我整顆心真的是懸著的,我擔心計畫如果不像母親想的那麼順利怎麼辦?我擔心小小的傑克如果逃不了該如何反應?我擔心傑克如果順利逃開、會不會造就了裘依遭到男人憤怒的施暴、甚至更慘的──殺害?我擔心在關上門的那一霎那,母子將不在相見──我心裡有太多太多的擔憂跟害怕,緊張的程度不在話下。而這部分不得不說,其實配樂是幫了挺多忙的。

不過傑克不但順利逃脫、還拯救了整整被囚禁七年的母親(這裡真的很佩服女警的耐心跟睿智,才能及時救人),而這才發現,原來「出來房間」之後所要面對的世界跟生活,其實有更多的考驗──而我覺得雖然前面於房間裡母子的互動、與男人的對峙就已經夠精彩,但獲救之後的「心理問題」,才是本片最精彩之處。
不只是傑克、就連裘依也是如此。
這裡想提一下裘依的母親、父親與繼父(不確定有沒有結婚、就姑且稱繼父吧),母親無條件的陪伴女兒,父親卻似乎沒辦法調適自己面對傑克的心情而選擇逃開(你要說他殘酷嗎?對裘依來說是殘忍的,但平心而論,站在父親的立場想必也是很糾結吧),而繼父、特別是哄傑克的方式,我覺得真的是讓他走出來的一大關鍵。
4  
剛獲救的裘依因為睽違七年的自由而覺得輕鬆自在,但很快的她卻因為自己的經歷而開始有一些負面的想法,像是看著同齡朋友「好好過著的人生」、面對自己親生父親的無法調適、面對自己人生徹底被毀的不堪、甚至於面對「媒體」──我覺得這些都是讓她壓力累增、到後來整個大爆發的關鍵,而其中我自己覺得導火線是,媒體的發問,讓她覺得「自己是不是真的是一個太過自私而不合格的母親」(其實我覺得媒體的提問非常糟糕)。但我自己其實覺得,當時在讓傑克被男人帶走時,她其實就已經做好了讓傑克逃走,自己不見得獲救、甚至可能會因此面對更悲慘命運的決心了吧。
另外,我很喜歡在獲救之後,裘依明顯不斷在女兒/母親角色徘徊的這段表演,我覺得很細膩、也很有力道。

我非常喜歡裘依的母親告訴傑克的──在房間裡,一直以來都是互相扶持、互相給彼此力量的,一個人或許撐不下去,但因為知道有彼此的存在,而堅持到現在──對裘依來說,傑克可能是一個人生汙點的象徵,但相比之下更重要的是,這是她的心靈寄託,她的力量。她的人生因為傑克的努力、付出而得救了兩次。
3  
而一直以來以為這個世界不過是5坪大房間的傑克,在踏出房間之後,有太多必須適應、必須調整的價值觀,不管是第一次聽到「OUTSIDE」的事情、還是真正出到外頭、呼吸到自由空氣所承受的衝擊,還有漸漸適應的過程,其實都非常細膩,私心真的覺得是很厲害的演員小童星。裡面有幾句對白我覺得設計的不錯,很能夠凸顯孩子的天真,不會讓觀眾覺得他有一點太成熟、太小大人過頭(雖然我會覺得在那樣的環境下,其實成熟一點也是不奇怪的)。例如面對難以執行的任務時會嚷嚷著「可以等我六歲嗎?」、或者是「我想回到四歲」這種發言,雖然在那個當下乍聽好像覺得這孩子有點「歡」,但是卻是可以理解,母親所說的一切,對他來說是這整個世界的崩壞。

往往,卻都是這樣的童顏童語,最可以輕而易舉的化解掉大人怎麼也想不通的心結──不管你是個怎麼樣的媽媽,但你就是媽媽啊。一句話解決了裘依內心的糾結,而那句話輕輕的,卻帶給我太多的震撼。有一句話是「天下無不是的父母」,而以這個故事來說、套用裘依的話,撇開血緣的關係,真正會疼愛孩子的,才是父親/母親。
其實我覺得,唯有會替孩子著想、會疼愛孩子的爸媽,才會去思考自己是不是好爸媽。
6  
貼上我自己覺得還蠻感動的一幕劇照(其實雖然我沒有哭但是我好多被觸動到的橋段)。正因為原本的世界觀被摧毀,才讓傑克有機會以全新的角度去認識這個世界,雖然是慢了些,但是能夠看到他開始經歷一般孩子的童年,真的那煞那有說不出的感動,更為這對母子感到開心──因為,苦盡甘來。

最後,我很喜歡從傑克的口吻來當旁白,某種程度上更讓觀眾是透過孩童──傑克的視角去看這個事件(我認為會跟由裘依的視角出發是很不一樣的故事),特別是剛開場的「GOOD MORNING」到最後的「BYE」,比起始終站在門口的母親,小小年紀的他或許更知道,要解開兩人的心結、忘記過去的不堪重新開始,最重要的一步象徵性動作就是──要跟這段過去說再見,才能夠有勇氣去迎接新的人生。

圖片來源:開眼電影網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