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然而我每日殷殷期盼著返鄉與歸期......畢竟我已在浪淘中飽受折磨與煎熬。──荷馬(Homer)』

來到曹瑞原導演本人最喜歡、最具戲劇張力的兩集(對觀眾來說也是最虐的兩集)──本來我真的以為這「虐」的重點擺在郭軫的殉職,卻沒想到其實每一個環節都是那麼讓人心痛。說穿了,他們不過是所謂「上級」的棋子,他們有權利去選擇自己要支持哪一方、要不要戰爭嗎?基本上沒有,叛不叛變或許是一念之間的「抉擇」,像場賭博,下好離手,賭對的人留在故鄉當全民英雄,押錯的人卻只能顛沛流離的逃,就連殉職,都會被人砸著東西、被指罵是「人民罪犯」。
當他們戰敗時,一方面或許開心著終於可以不用打了、終於可以不用再奪人性命了,終於,可以回家見到自己思念的家人了,但是同時著他們的腳步是艱難的、是沉重的,不僅是因為「返鄉之路」艱辛,更是因為回了家之後,都改朝換代了,可想而知他們這些「前一個朝代的象徵」,在新的時代會形同俘虜,秋後算帳基本上是少不了的。
5  
十一大隊接到的最後任務是「斷後」,但是當飛上天之後,會發現自己的立場非常孤立無援,沒有補給、沒有油,就連好不容易可以迫降的機場都是一個「陷阱」。雖然我不知道貞的飛行員在航行過程中是不是會像郭軫等人一樣聊天,但是聽到偉成、小邵跟郭軫三人的對話,每每都很能夠在看似看淡一切的語句中,感受到他們對於生命垂危的一種無奈,甚至可以說是無盡的思念、以及非常濃烈的無力感。

郭軫最後如同英雄般的壯烈犧牲,誠如他所說的「怎麼每次都是我當實驗品」!但或許那就是第一分隊的任務吧?去闖、去開路,而雖然口氣是抱怨,但是從他最後決定「迫降看看」的行動看來,在知道自己已經受傷、可能沒辦法撐回去的前提下,他還是很願意當那個「實驗品」。更別提對於遺書、對於小顧那一種近乎「交接」的交代,雖然自己說出口都心痛,但終究希望如果自己回不去,能有一個人代替他守候著朱青。
吳慷仁在《一把青》的表現真的讓人再次驚豔!
8  
大隊長回來了、邵副隊回來了,那郭軫呢?是不是也有機會回來?「郭軫沒有了,為什麼?」朱青殷勤的盼望,卻在偉成跟小邵口中得到了否定的答案──題外話,我很喜歡開場時,說的「死貓」──他們說,貓當知道自己將死,會把自己藏起來,靜靜的、不要被其他人看見、無須其他人陪伴,某種程度上,郭軫的種種語句似乎都已知道自己的大限將至。錯了,一切都不對了,郭軫說他會回來、他會活著回來的,可是他背棄了自己的諾言,朱青甚至連屍首都不得見,看著那架說她曾拜託保護郭軫的座機、看著他活過僅剩的證明,朱青不能哭──曾經因為善良、因為能夠體恤眷屬心情而幫助小鄧逃走的朱青,意外的在這時候再次見她,也因此在危機的狀況下,得到被小鄧叮囑。朱青跟著大家一起罵、一起丟──最悲哀的莫過於,就連好好地讓朱青抒發一下失去郭軫的痛都沒辦法,因為他是人民戰犯,因為如果公開訴出自己與他的關係,就連自己都可能會遭殃。

把那張獨照放在原地,屬於郭軫、一起經歷的那些回憶與種種,從此都只能放在心裡。一個人,曾經打算與郭軫一起走,曾經有個人告訴她能跟她一起,但最後還是剩下自己一個人。
6  
處長說:「時局至此,自掃門前雪吧。」
所以曾經聚集在空軍村裡,一個又一個的家庭,一個又一個曾經彼此倚賴的靈魂,最後因為時局變了,各自逃難。「大難臨頭各自飛」,聽起來很無情,卻是很殘忍的事實,無奈、卻仍須如此,而此時分離,卻不知何時能再相見(或者說,也許就不可能相見了?),曾經緊緊依偎著,如今卻顛沛流離,那個嚷嚷著要蓋連排房子當鄰居的夢想,那個一起抬頭望月、一塊在新生社醉著、舞著的時間,如今只能追憶。

不得不說或許是因為郭軫不在、偉成又病了,導致小邵這一集中等於要捍衛三個家庭,所以他去找處長,雖然沒辦法如願為朱青、偉成跟芊儀換得三個機位,但起碼他幫三人得到了三張船票──只要離開,就還有希望。
他們不知道自己要去怎樣的地方、迎接怎樣的未來,似乎卻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2  
小邵回來了,那個霎那小周的情緒很真切、很有力道,終於有人能夠好好地回來、而她最慶幸的我相信是──這個「好好的人」是自己的丈夫。說真的這一集天心的表現也很讓我驚豔,不管是在收拾行囊的過程中,嚷嚷著該逃去哪裡、甚至是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段是──她去拜託芊儀跟偉成「帶走墨婷吧」,這五個字,說的讓觀眾心都碎了。哪一個母親願意與自己的女兒分離?但是為了女兒的安全,她不惜跪著,也要拜託偉成跟芊儀帶給女兒一點機會。
另外一段讓我很感動的是,應該是小邵的前女友大喊著小邵的名字,懇求他帶她上飛機的那一段,小邵的心看似堅定,但我相信在他選擇抱起墨婷加快腳步的過程,心是有如撕裂般的痛吧?不管是那一霎那的決定,或者是到台灣後說出那句讓小周心定的「不准動我的女人」,那一瞬間的霸氣、還有那關鍵的四個字「我的女人」,都其實排除了小周的不安跟罪惡,讓她雖然帶有一點歉疚,依舊是感激小邵在自己身旁,一起維繫這個家的。

而到了桃園之後,心心念念小朱青跟芊儀等人卻苦無音訊,甚至連自己的生存都顯得艱辛,在此時的小周遇見了汪影──那個曾經大部分觀眾或許不太喜歡的汪影,在台灣遇見時,「他鄉遇故知」還是有說不出的感動,就像是在汪洋中突然抓到漂流木,可以緊抓著吧。
3
十一大隊沒有了──率先回到村子裡的偉成,雖然被芊儀藏了起來,但紙終究是包不住火,每個人都想要來詢問「那我丈夫呢?」,這些都造成偉成莫大的心理壓力(之前有跡象顯示,偉成其實生病了),但是面對大隊全滅、甚至自己必須親手解決自己帶出來的學生郭軫,對偉成來說絕對是一輩子也過不去的心理陰影。有些事情是這樣,你明知道這樣做是對的,甚至可以說,你知道這麼做對當事人比較好,但是實際做了之後卻還是覺得心痛、覺得無奈、覺得罪惡、覺得虧欠、覺得對不起對方及對方的家人。做對的事情,不見得就不痛苦了。

終於帶芊儀回到老家的偉成,這一趟「老家之路」格外艱辛,像是走了一輩子終於到達──可是啊,景物已經全非,時局的動盪,就連芊儀的親戚也都逃難去了,到頭來剩下的不過是空宅子,而且也不是一個久待之處。「只要有彼此在,哪兒都是家。」所以兩人最終,搭了船、來了台灣。原著故事的偉成是在船上離開的,但是好像戲劇中,偉成會來到台灣?
1   
這集最最讓人心疼的絕對是秦芊儀,或許相比於大家早就有預期的郭軫殉職,芊儀被強暴的這一段落來的太突然、讓人措手不及,更可能是因為同為女性,更能夠感受到她心中的怨恨、不堪與痛苦,雖然這部分似乎在剪接上省略了不少,但是我個人覺得力道跟衝擊是不減的,特別是到後來、在船上,在事情發生的當下來不及握緊的槍,秦芊儀握著,然後大概是生平第一次看了槍,血濺在自己身上、臉上,那一句喃喃的、雙關的「弄髒我了」,就算在那一當下或許得到報復的快感,但是永久的惡夢卻是纏繞於心。這一整段,楊謹華的表演太讓人驚豔,情緒細膩,富有轉折,扣人心弦,讓人在身陷她的情緒與心疼她的心緒之中撕裂、拉扯著,特別是加上旁白,坦白說真的讓我非常心痛,這也是為什麼這一集的觀後感我必須沉澱那麼久才有辦法動筆的主因。

我其實看完一直在想,為什麼改編上必須多加這一段,讓秦芊儀「被侮辱」呢?或許因為太過心痛、太過不捨,而且在觀看的當下以女性的角度而言有太過不舒服的感覺,導致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聽到旁白之後,我想或許是一個「分水嶺」吧──朱青的分水嶺,是郭軫的離開;小周的分水嶺,是與小邵上了飛機、一起來到台灣,而芊儀的分水嶺,與過去告別、不再「青春無暇」的秦芊儀、那個師娘,也已經被留在南京了。

圖片來源:《一把青》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