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想緊緊抓住那一份心動與澎湃,終究不願意讓這份心意,向現實妥協。』

這一集有兩件主要事情發展──第一件就是葉真真之前不小心下錯單的事情,第二件事情就是陳澈算是正式融入了所謂的「黃金五寶」,也因此漸漸開始接近雅娟的生活,就陳澈所知,雅娟並沒有出國讀書,因此讓她的人生發生驟變的,必然就是在這一段時間。這些日子,陳澈看到了母親那從前他從不曾見過的另一面,開朗、溫柔婉約、無憂無慮甚至曾經是校花的陳雅娟,到底在她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讓她後來的人生變的如此黯淡?我覺得這是剛開始的陳澈並沒有想到會發現的一面,或許以前的陳澈太執著於「找爸爸」了,反而隨著融入黃金五寶的生活之中,有點重新認識陳雅娟的感覺。

不過與此同時,相信大家也發現,對於這個傻的有點天真、有點單純的葉真真,陳澈是越來越「習慣有她在」了,不僅是大家蜚短流長的「真真出事陳澈罩」,甚至光是看著葉真真的身影就可以嘴角上揚的模樣,這絕對就是象徵著陳澈「戀愛」了!
5  
因為下錯單而必須賠償一百萬的葉真真,剛開始不想讓家人擔心而選擇隱瞞,卻在跟雅娟講電話的過程中被媽媽聽到(所以啊,現在有手機真的很方便),聽到全家人都願意辛苦一點、幫助真真解決問題讓人很感動之外,陳澈答應要救葉真真而付出的種種,也都是讓人蠻動容的──畢竟若非真把對方放在心上,誰也不願意去淌這灘渾水吧?與王總的「競賽」過程還是讓陳澈處在一個很主角威能的狀態,甚至不免讓人覺得陳澈到目前為止真的「超萬能」、「太萬能」了,雖然葉真真有其善良與可愛之處,但總還是覺得有一點太刻意的把葉真真寫笨、陳澈寫威能的感覺。我會期待在接下來的劇集中,葉真真的「傻」不是「笨」、「做不好」,而是「單純」跟「善良」。

題外話,我自己還蠻喜歡葉真真幻想她跟陳澈被綁起來,要被「處理掉」的那一段(笑)。
這一集中讓人蠻印象深刻的,應該是先前那個有點年紀的阿伯又來約真真吃飯,爾後真真安撫阿伯後轉頭跟陳澈說的那一番話,雖然這一段話讓人有點擔心是否在暗示這兩人的「結局」,是真真會希望,陳澈在沒有她的2016年依然可以有一個陪伴自己的人、幸福的過著?想到就讓人覺得有點心酸,其實我很真心希望兩人能夠打破藩籬地在一起呀。
6  
大難臨頭時或許大家都會不免各自飛,求一個明哲保身,但是真的替彼此著想的人,或許就會像陳澈跟葉真真一樣──真真不希望陳澈也遭殃,所以拜託簡不妙不要對王總扯到陳澈的名字,讓她自己去面對跟負責,但是聽到簡不妙這麼描述王總,陳澈怎麼可能放心讓葉真真獨自去迎戰?套一句前面提過的,真真出事陳澈罩嘛~

除了實際上的幫忙一起解決之外,在真真因為家人的體恤跟幫忙而自責的流下淚時,也是陳澈在一旁陪著她、鼓勵她,雖然終究覺得陳澈的方式就是很陳澈,但是當聽到陳澈說「以身相許」,加上「說不定王總長得像妳愛的吳奇隆」時葉真真毫不猶豫的答應,那一段很讓人會心一笑,總覺得陳澈內心應該是挺無言,不知道是該吃醋、還是慶幸當時的葉真真依然樂觀。
2  
這一集讓我意外蠻感動的是回憶到大學時段往事的這個段落,特別是當不小心摔到吉他,而五個人一起從吉他店裡逃跑的那一整段,莫名的就有一種青春回憶澎湃的湧現出來的感覺,像是大家都同樣經歷過的青春。雖然這一段不長,但是卻很讓人能夠感受到五人友情的真摯與堅定,雖然,忠恩跟進勤兩人對雅娟的好感在那時候好像都已經開始,但到如今,雅娟似乎已經明顯對進勤有好感,這應該也是讓忠恩難免覺得鬱悶的原因。

另外,還有小龍的感情也越來越外顯,特別是當陳澈這麼優秀的男人出現在真真身邊,明顯感受到真真動心、甚至聽聞到兩人的「嘴唇碰嘴唇初吻意外」,都是讓他格外不安的。但我想,小龍一直都用自己的方式在保護著葉真真,只是遲鈍的真真一直都只把對方當朋友、沒有意識到小龍的心意。大多時候愛情就是一種怦然心動,陳澈一靠近她就會不安、會緊張,那就是一種愛情的「化學反應」吧。
3  
提到青春,上集也提過本周陳澈會來找忠恩,而發現忠恩有氣喘現象的他卻也不免懷疑──該不會這傢伙是我爸?在與進勤兩次的「合作無間」,以及打籃球之約,讓陳澈興起了那種「如果他是我爸也不錯」的想法,而目前來說雅娟跟進勤算是比較有可能在一起的一對,但是忠恩對雅娟的好感也從不掩飾,甚至還有很關鍵的「氣喘」這個因素。光是「爸爸是誰」,真的就有很多可譜的情節!也讓人越來越好奇了。

不過這裡會特別提到這場戲,有一部份也是因為提到了民歌西餐廳的興衰,很多東西都曾經興盛、曾經美好,但是隨著時代、或者是科技的發展而漸漸沒落,但是那對某一個時期的人來說,就真的是一段難以被抹滅的回憶──忠恩說,他還想要再多做一下掙扎,因為這裡就是吉他幫的青春,如果把這民歌餐廳收了,就像是真的跟青春道別一樣。青春的美好、回憶的深刻,這些,都不想要跟現實妥協──但是否太多時候,終究是會消失的?
所以青春之於多數人,回想起來都難免有一股酸澀的感傷。
4  
最後要提到的就是雅娟的媽媽、也就是陳澈的外婆,從真真之口得知了雅娟其實從小就在家教很嚴格的環境下長大,她很多時候言聽計從,我覺得這部分有點像是以前看過的一個故事,小象從小被綁在木栓上,小象努力的想要掙脫卻只是弄的自己傷痕累累,後來即使長大了、力氣變大了,卻也認定自己絕對無法掙脫──就像雅娟,從小乖巧聽話的聽命於母親的安排,所謂的「人生規畫」或許都是母親對於「大家閨秀」的期待,所以即使內心有很多不願意、或者真正想做的事情,似乎她也不敢表達。

這也是為什麼,雅娟跟進勤之所以兩個明顯互有好感,卻始終沒能更進一步,讓這段關係始終停留在「好朋友」階段。雅娟母親的反對是一大關鍵,把項鍊沒收、甚至還給進勤,還對他說那些話,對雅娟來說,都是既心痛、又不知道該怎麼反抗的。這部分應該都是造成後來陳雅娟個性大轉變的原因。
而我想,陳澈看著母親的轉變與前後對比,也會覺得相當不捨吧。


圖片來源: 《1989一念間》粉絲專頁、邵雨薇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