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不管世俗的評價好壞,不管未來的路途如何,這些終究是自己的選擇。』

不知不覺來到了第23、24集,距離《一把青》的完結篇只剩下6集而已哪。自從來到台灣的部分之後,感覺戲劇很大的亮點都在小周、小邵跟墨婷這一家人身上,這點跟原著有非常大的不同──畢竟在原著中,多以師娘的視角來描寫,所以光是整體的視角有點從小周出發,就足以感受到與原著不太一樣的地方。而我覺得這樣的改編其實是還蠻有巧思的,第一,相較之下丈夫還是空軍、生活貌似只是換了地方,其餘跟以前相像的小周而言,似乎是最沒有改變的人,由不變的她,去看變了的芊儀跟朱青,格外有感觸;第二,這樣的設計更強化了原著中沒有的「墨婷」一角,看似旁觀者的角度靜靜的看著這一切的感覺。

然而,卻也正因為小邵還是空軍的身分,所以小周跟墨婷都必須繼續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特別是這次十一大隊的任務,說白了可以說是送死,感覺上似乎都已經有八成確定是噴射機了,只是要需要有人去「確定」罷了。
c    
把遺書與資料交給墨婷,感覺是有些殘忍,但是墨婷出奇的冷靜,甚至可以看著小邵的生平而思念、祈禱著,雖然先前在南京的部分時常有關於遺書、「送機」的場面,但總覺得這一次兩母女的處理方式是有別於先前的,那一種「你一定要回來」、「我相信你會回來」的篤定,在在表露著小周跟墨婷對小邵的依賴。就如墨婷說的,關於「父親」的記憶,她記起的都是邵爸,或許當年的婚姻是源自由愧疚及現實逼迫的交接,但如今在三人身上那一種緊緊相依的家人情感,卻是真摯而不容質疑的。

也因此,當小顧回來、小邵沒有回來時,小周跟墨婷的反應才都瞬間逼哭了觀眾吧。
以我自己來說,讓我泛淚的有兩部分──墨婷躲在防空洞裡,大喊著那句「我不要回村子」,因為她害怕等到的是黑頭車,是邵爸殉職的消息──墨婷從小到大接觸的生離死別不會少,可能是看多了,也可能是小時候還不懂,一直以來墨婷看起來都是很冷靜、很理性的,仔細一想才發現這似乎是第一次墨婷有那麼爆發性的情緒,一喊出來、就讓我泛淚;而其二,就是小周到台北醫院找小顧,告訴他,我不是怪你的意思,我很感謝是你跟小邵出去──以及最後的,我寧可這些話是從你的口中聽到。
或許是因為,起碼知道最後一段路有老朋友陪著,小邵並不孤單吧。

a  
另外,讓我非常動容的還有小邵告訴小周的──謝謝妳給我一個家。有妻子、有女兒,小邵覺得無憾。然而,小邵很幸運的再次大難不死,三人相聚的場面,像是失而復得的親人,一瞬間整個動容程度也是讓觀眾哭得很崩潰吧,很奇怪,因為第一集內就暗示了小邵會活到民國六十幾年,而在觀眾都已知小邵不會有事的前提之下,竟還是能被這樣的情節、三人的演技給逼出淚來,真的非常佩服演員、還有導演及編劇。

以機械中士的身分回到十一大隊的江偉成,其實面對以前呼風喚雨的大隊長生涯,自己倒是沒有太多的眷戀跟心酸,或許是因為在這樣的世代、自己生病的前提之下,能有一個安居立命的地方、能有一份能夠養家餬口的工作,他已經備感幸運。很多事情再熟悉也不過、忘也忘不掉──但我覺得,或許他之所以可以這麼淡泊,正是因為自己再也不想回去那段日子,越貼近,心情就越無法平靜,他便無法忘記最後是自己親手了結了學生郭軫的性命,以及讓十一大隊全滅的痛楚。
e  
雖然已經不管事,但他還是用了自己的方式來幫助小邵。雖然自稱自己老了、該被換掉,但是不管是小邵與小顧其實都可以見到他們對偉成的敬重,這點從「永遠的大隊長」中即可察覺,除此之外,或許是因為熟練,也可能是因為「天分」使然,雖然身體使不上力、無法飛,但是對於一些技術性的謀略跟考量,偉成的頭腦還是很靈光的,他用自己的方式幫助小邵選出僚機,或許是希望起碼小顧出去,經驗豐富的飛行員更有可能保全兩人的安危吧。

在這一集中卻也見到,江偉成的內心陰影過不去,這或許也是為什麼他會說「空軍當夠了」,可能是想要傳達求救訊息給芊儀──他無法再接近飛機了,不管是飛行員、還是地勤,只要靠近飛機,他就無法忘記那場戰事。
第一集中小周一直嚷嚷著思念芊儀,便表示芊儀後來跟偉成終究還是走了。我想這應該跟那個賣藥、曾經是芊儀家以前的人來訪有點關聯。

f  
芊儀的夢想一直是能夠教書,在南京時她心心念念能夠回老家,自己教書、而偉成不再飛,兩人過個平凡的日子,可如今繞了一大圈終於實現那個理想中的生活時,卻意外的發現甚麼都已經變了,也跟自己想像的不同了。曾經是華南師範高材生的她,如此卻因為自己大學沒有畢業、音標跟現在學的不同而沒有辦法繼續教書,師範大學的第一批畢業生硬生生的搶走了她的出路,再怎麼低聲下氣、願意學習,終究也是無力可回天。或許在曾經那段艱困的日子她做過更多「空軍太太」可能不會做的工作,但是在教師這份職業上的挫敗,卻是我覺得對芊儀來說傷害最大的。

對這份工作有多執著?當校長說他明白在這個時局說點謊求生很正常時,芊儀依然選擇了坦承一切,只因在她心中教師這份職業是神聖的,傳道授業解惑不應只是一份工作,更是一份責任──所以,她選擇誠實,卻可以說是因此失去這份工作。她心痛、但我相信她不後悔。
像是圓滿似的,想過的人生都體驗過了,就真的捨得離開了嗎?是現實,逼他們走的。
g  
不管是因為什麼緣故而過著怎樣的人生,終究,這都是自己所選擇的──即便現實所逼,卻也是自己所做的決定。誠如朱青,洋化的華服、住在西式的大房子裡,過著及時行樂的日子,當了美軍的外遇對象,吸菸唱歌喝酒樣樣來,越是讓自己走上讓從前的自己意想不到的「墮落」日子,似乎強迫自己從那些虛無飄渺的東西中得到快樂,從中感受到自己還活著,但其實在艷麗的妝容底下,真實的朱青,早已是行屍走肉──用小周的話,這不過是個「假朱青」。

所以她不主動與芊儀跟小周聯絡,怕她們見著了這樣的自己,怕被質疑了自己的選擇,但卻可以發現在看到她們憤怒、錯愕的表情或動作之後,即便在她們面前表現的再無動於衷,終究還是無法改變那心中的痛。我覺得很可惜的一段是朱青把口紅抹到臉上去的那一段被剪掉,那一段看預告真的好有張力啊。
b  
套一句小顧說的,擺明就是要浪費青春了,旁人又何必為她生氣呢?畢竟這些都是朱青自己的選擇。只是我卻仍不免想著,朱青會不會希望能有個誰來罵醒自己?就像小周一樣,因為那些責罵的眼神就像是感受到關懷、確切提醒著她以前的朱青還在,但卻又同時矛盾的,像是做錯事的孩子似著,不敢主動見芊儀跟小周,這兩個曾經自己最親近的姊姊。
她急於抹去那一段記憶帶來的傷與痛,但卻發現再怎麼改變自己,還是割捨不了自己對那段時光、那些老朋友的依賴與眷戀。

我蠻印象深刻的是朱青曾經開車帶墨婷去玩的那一段,從小時候當墨婷的家教時就是如此,似乎總是在墨婷身邊,才能夠很自然的做最原本的朱青,沒有防備、沒有偽裝,所以墨婷才會說,那天朱青阿姨玩的很高興,因為似乎在與墨婷的相處過程中,朱青找回了最原本的自己。

至於小顧的假婚姻,那場「國際笑話」,到後來二分隊長的叛變,都讓我驚覺原來「宣傳」這件事情一直以來在國際間都是那麼重要的,雖然荒謬,雖然都是演戲,雖然都不是自願的,但或許有時候迫於時局、迫於來自國家的壓力就是得做那些事情。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那一段我是覺得有些諷刺的──國家帶給人民的,到底是什麼呢?

圖片來源:《一把青》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