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女孩看似盲目的愛,其實都是曾經經過自己理性的判斷。』

本集最讓我覺得有趣的場面,就是這場「女鬼與狐狸」的鬥爭,不管是拿狗的圖片嚇胡麗、還是拿光照小倩,這種荒謬、無厘頭的喜感,特別是當燕麒走進辦公室看到這一幕(雖然我個人覺得時這一幕整個很明顯是key上去的感覺)時,雖然看到了燕麒的後腦勺,但感覺就是透過燕麒的眼睛看了這一場荒謬戲碼!應該有不少觀眾也覺得很「傻眼」吧。
對於經典作品的翻轉通常都有兩種聲浪──喜歡它的創新,也有一部份會覺得太過顛覆了無法接受,以我個人來說,可能因為我對於《聶小倩》的原著並沒有太特殊的感情跟記憶,所以對於這樣的改編與延伸,是充滿新鮮感的。
1  
如果硬要說的話,其實到第三集來,對於每一集都接觸到「生離死別」,反而像是免疫一樣有一點疲態,我記得第二集時還真的有被父女親情打動到哪!我必須說其實並不是這一次新婚之日發生意外的事件「不感人」,可能就是連續性的處理讓我就有一點麻痺吧。所以我觀看的過程中,比較注意到的是身為醫師,凌承熙對於自己的誤判而造成的內心衝擊與愧疚感,以及小倩對承熙的心疼。
畢竟站在旁觀者角度,甚至是長官的事後諸葛──面對第一線醫師在工作人手明顯缺乏的前提之下,必須做的即時性判斷,輕重緩急的取捨,這些說穿了,我覺得是沒辦法料想得到的「意外」。
2  
但不管怎麼說,那畢竟是一條人命,甚至站在承熙的角度來說,聶小倩第一時間其實做了提醒──只是任誰都不可能在那樣緊急的狀況下聽進小倩的話,大部分的醫生都還是會相信自己眼前所見、相信自己的專業。這個事件於我而言比較有思考點的反而是,關於「醫療疏失」,或許我們都難免站在事後諸葛的角度去思考、站在病患的立場去批判,但往往忽略了第一線醫療人員也非聖賢,孰能無過?而且也可能有很多其他因素存在著,誠如在劉勁霖的case中,我想大部分的人應該都會選擇先搶救新娘小琪吧?
9  
不過殘忍的是,醫療人員的「過」往往是人命。
不管是醫療疏失或者是拒絕治療自己母親(這一點於我而言就是可以理解他的心情但無法接受他做法的一件事情了),導致凌承熙的工作可能不保,但我相信比起來最讓他難受的應該是急診室同仁的連署書──淡淡的一句「原來大家那麼討厭我」真的讓人覺得超鼻酸。不過老問題,撇除這一集中的兩個事件,就連承熙回憶的insert場都強調於他的「旺來」,總讓我覺得應該要著重一點在此之前承熙可能比較做的不好的部分吧?
3  
畢竟是睽違500年的再見,而且小倩也知道公子已非當年的公子,其實我剛開始還蠻佩服在這樣的前提之下小倩還能夠全心全意的幫助承熙,但我後來覺得,應該是她在與承熙的相處過程當中,又「再一次」的喜歡上他吧?承熙心目中那一股對「救人」的執著與這份工作的使命感,雖然在目前的狀況看來可能因為自己的經驗不足等等因素而被認為「不適任」,但是小倩能夠感受到在承熙心中的那一份最純真的善良與美意,所以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幫忙。
我會覺得小倩沒有把承熙當成當年的「公子」,又或者是轉世的他,依舊是那樣使小倩著迷的靈魂。
6  
所以小倩再次找上了道士幫忙,不難發現小倩只要有事相求,道士燕麒就會改變自己的原則,不知道為什麼總讓我覺得兩人相處起來的感覺有一點點像父女,雖然口口聲聲燕麒會碎念小倩、甚至稱其「變的刁鑽」,但還是都會完成她想要做的事情。這一段小倩「裝虛弱」的病也讓我蠻印象深刻的,重點反而是小倩的對白──什麼洩氣了之類的現代流行用語,從聶小倩之口說出別有一番趣味性。
10  
特別是看到小倩對承熙的態度,就莫名更讓我覺得燕博士很像是看著自己的寶貝獨生女喜歡上一個平凡小夥子的感覺,那種拿她沒辦法,總是發現自己的耳提面命只要涉及到與那小夥子有關的事情,就會自動性的被忽略,甚至可能會因為被對方的忽略而小小的吃起了醋,這一種「受不了她」的感覺,就真的很像是老爸對女兒的態度啊。
不過燕麒口中的「金烏回頭之日」是小倩的最後機會──我覺得會是本齣劇最後最虐的一段劇情。
4  
說到燕麒很有父愛感的這個部份,我還蠻喜歡看胡麗跟燕麒的對戲,那父親教訓女兒的感覺就更加明顯了,更不得不提他好像蠻常對胡麗說教的部分(這麼一想,那麼首圖那劇照就有一種父親夾在兩個女兒之間的感覺了),一部份凸顯了燕麒的正直,一方面也強化了「狐狸」來到現世的一種想像性設定,重點是兩人的對話跟互動總是在緊張、帶有點惆悵的生離死別情節當中,多了一絲的調劑,所以每次看到這些橋段我都覺得挺有效的掌握了整體故事節奏。
7  
前面才提到我覺得生離死別的戲碼似乎讓我有一點陷入疲態,但在這一段的共舞橋段,搭配著帶有一點古典、中國風的配樂,無須對白,其實就默默的打動到我,對白雖然已經很精煉,但我卻在思考若沒有對白是否更有渲染力?雖然我個人對於陳庭妮的聲音很感慨的說出「願全天下有情人都能終成眷屬」這個部份覺得聽來讓人格外有惆悵之感。電視劇很喜歡用對白來交代劇情,這說穿了也沒有什麼不好,但這一段,與前面的一些煽情對白比起來,總讓我覺得這一段更加有力。
11  
題外話,我還真的是有一點搞不清楚「遊戲規則」,總覺得有一點有聽沒有懂。
不知道是不是我漏看什麼畫面,小倩有在奔跑的過程中掉出了胭脂盒嗎?不然為什麼那個胭脂盒會突然出現?而且每逢碰到與小倩有關係的物品,凌承熙就會有如「連上線」般突然與前幾世的自己有所連結,開始回憶起這些種種。而比較汗顏的是,雖大概可以理解這書生所云的文言文,但詳細的還是不很明瞭啊,不知道會不會影響到後面什麼橋段的關鍵就是了。
8a  
最後要提的是「潘朵拉的德政」,明顯已經感受到不對勁的耀星,或許就像是承熙說的是「秋葉原症候群」?讓人更納悶於潘朵拉到底想要拿「指紋」做什麼,而為什麼一個一個玩家在上癮之後都好像變成殭屍一般?不得不說耀星跟承熙在這集中的三次對戲(第二次雖然只是關上門,不算有對到啦),真的有鋪陳的效果,而且到最後耀星真的變的蠻可怕的,整個有被他震懾到的感覺。接下來的故事應該會從耀星開始切入,並與潘朵拉的部分連在一起吧。


圖片來源:網路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