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只准你偶爾地在我的腦海裡出現,只准你被我放在心裡思念。』

我好喜歡這一集的墨婷!雖然一直都覺得溫貞菱的氣質在這個故事中非常適合墨婷這個角色,漂亮之餘帶有一點知性、甚至是空靈感,都符合心目中「墨婷」應該要有的樣子,不過或許就是因為先前的墨婷看似堅強、面對生死很超然,但其實她的心更因此想要緊緊抓住身邊的人,從上集小邵飛出去沒回來,到這集小護士的再出現,造就自己父母婚姻的再一次危機,這些與自己切身相關的事件,就看得出墨婷的情緒與在乎。這一集的墨婷給我一種子女面對父母吵架時的兩難與心痛,那種家裡氣氛不睦,不想要回家,想要躲在一個只有自己的地方靜一靜的心態,相信身為子女的多少都曾經歷過。從剛開始看到信、試圖幫小邵隱瞞,到後來看著離家的父親,墨婷的心痛我們都看在眼裡。
3  
最難過的莫過於,其實觀眾都看得出來小周跟墨婷已經認定小邵就是這個家的男主人,但如今卻似乎要「物歸原主」。我想小周從來沒有忘記那個十年之約,只是因為這些日子以來太習慣這個家有小邵在,加上經過一場戰亂、撤退來台,讓她一度以為就這麼一輩子了,沒想到跟先前在南京一樣,一封信來,依然惹得眾人人仰馬翻。我個人是不覺得都經過了十年,小邵對小護士還有感情,大抵是因為覺得當年自己負了她,甚至在她殷切喊著小邵之名、希望帶她來台灣時,他卻沒有回頭的勇氣──這份愧疚,讓他多少想要有一些彌補。

光是來台與否就讓兩夫妻再次陷入僵局,而真的來了之後,兩夫妻更是形同分居的狀態。理性上他知道不應該把小護士接來讓小周有疙瘩,感性上卻無法割捨、有虧欠想要彌補,就如同焦飛說的,施力與受力之間,小邵很努力的想找到一個完美平衡。
7  
而女兒的反彈,或許是跟小周一樣,明明擔心他會離開,卻道義上還是覺得該放他走。其實每一次的激動情緒,那些言語,都代表著墨婷跟小周兩人對小邵的依賴,對墨婷來說比起親生父親,小邵才更是她心中「父親」的形象。

這一集除了小護士的事情之外,或許因為上次的戲穿幫,讓整個十一大隊呈現一個「被整」的狀態,60幾條疏失還包含了「垃圾桶不潔」,很明顯就是被「衝康」了,也因此在煩心之時、在脆弱之時,連帶著想家的情緒一同爆發──那一段的戲真的很有張力、也很動容!不過我覺得很厲害的是接下來一場小周為了小邵去拜託朱青的戲,誠同上次為保小邵,連靳副隊送給她的鐲子都願意送給處長夫人,為了丈夫,小周也是可以低聲下氣的。
PS:聽到小邵說那句「我不要妳為我受委屈」,真的讓人心暖暖的啊!
6  
這兩集還有一個重點,就是偉成的病愈來愈嚴重,甚至還引發了癲癬性失憶,從失常的頻率越來越高的狀況看來,帶偉成去治療已經刻不容緩,但不論是設備,還是經濟壓力上,芊儀都是必得為現在的生活做出一點改變──所以她拜託朱青,帶消息到香港找叔叔,不料看似一切順遂,叔叔也來到了台灣,遲來的紅包像是終於被家裡人接納了這樁婚事,但同時生意失敗的芊儀叔叔,在芊儀已經走投無路的情況下,甚至要「不孝」地趕走自己叔叔,讓人最心酸的是在那句「不說再見」之後,芊儀還追上去問地契的事情──在很多人看來或許不孝到了極點,但對比於先前孝順的大家閨秀秦芊儀,更凸顯了她如今是真的山窮水盡了。

另外讓我蠻印象深刻的是教會進到村子裡的這件事情,坦白說我蠻驚艷於在設計上會讓葛瑞琴牧師再次進到眾人的生活之中,因為那可說是唯一一個知道在芊儀身上所發生之不幸的人,對芊儀來說,她能想到的就是「逃」──光是看到夢魘的折磨,就讓觀眾看得心痛。然而這樣的芊儀,卻還是在聽到可能有機會救活偉成的時候,選擇留下來「面對」。
由芊儀親手簽下試用新藥的同意書,會不會是日後芊儀痛徹心扉的重點?畢竟原著中的偉成最後是死在海上的,總給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是,偉成在《一把青》結束以前也會結束性命,這似乎就是一個可能性。
2  
從前都是她關小太太,但如今卻是親手鎖上自己的丈夫,這件事情對芊儀、對偉成來說,就是一件明知道是對的,但是實際上做的時候卻無比心痛的行為,我很喜歡這一組夫妻在對戲上,顯少有如小邵或是小周那般的激烈對戲,但是看似在簡單的動作中,卻其實一直隱含著一種難以言喻的痛心,而或許是因為害怕對方因看到自己的模樣而更加難受,兩人總是在別開臉,不見到對方時,才會把自己的情緒完全宣洩,就如同芊儀關上門、離開之後,才在屋內自責、崩潰的江偉成。

我忘記自己在哪裡看到這樣的一段話──或許是在《一把青》的粉絲專頁上吧?──曾經提到,好像來到台灣之後的秦芊儀,便很少再聽她說那句「日子過了就好了」,反倒都是身旁的人安慰她時才聽到這句話,或許在南京時芊儀大喊那句「日子不會好」的同時,對於人生,她已經完全到一個走一步算一步的狀態,甚至不知道明天在哪裡、明天該怎麼過下去。即便姊妹的總是相挺讓她能夠關關難過關關過,但如今什麼都需要靠別人的生活,也是芊儀所不願的。
4  
而朱青,就算變了個模樣,骨子裡還是那個朱青,就算為了生存而做了一些別人無法理解的行為與事情,但其實心繫著大家的心情一直沒有改變──她只是一個不住在同一個村裡的小太太而已,小周依然是這麼認定的,所以她還是想要竭盡自己可能的把朱青,這個小太太、這個妹妹給「罵醒」,不難發現只要提及郭軫這個名詞,當年在南京的那個朱青就會浮出來,那是怎麼也隱藏不了的一種思念與心痛──而我在想,之所以這麼排斥,甚至很激烈的燒了郭軫的遺書跟箱子,是不是就是逼自己不要想?因為不要想,就不會心痛?害怕聽到他的名字或許也是同理。對朱青而言,她希望郭軫被大家記著,卻又同時貪心的希望郭軫只讓她一個人放在心裡思念。

讓我很感動的還有打牌後續的那一段,朱青要送耳環給墨婷這件事情,當她泣訴著感激當年芊儀跟小周忙進忙出的為她籌辦婚禮,甚至久違的提到了「姊姊」二字,都是提醒著芊儀、小周、墨婷,甚至觀眾,「她還是當年那個朱青」,只是為了生存,她必須戴上面具,變成另一個人而已。
5  
小顧算是時代的一個悲劇角色,需要他時,沒問過意願就逼他做他並不想做的荒謬事情,但當失敗的時候,又把他棄如敝屣,一直以來他都希望自己能有個「導航塔」不再迷航,但是好像事與願違,朱青始終不願意接受他之外,他的一生到此卻發生太多鬧劇,是他無從抹滅、也無法改變的,可以說是時代的悲歌也不為過。雖然看似吊兒啷噹,但是希望朱青能夠快樂──能夠「快意餘生」的念頭,是可以讓觀眾看到他的深情的。
到頭來,會覺得朱青跟小顧,都是孤獨卻傷痕累累的靈魂──因為傷太重、太痛了,所以也無法擁抱。

更別提接下來的劇集中,因為朱青與美軍的關係,而引發的種種效應,像是小顧私自與美軍接觸而被迫當起間諜,朱青也當起了「雙面間諜」等等事件,我相信無論做與不做,也都是兩人的迫於時局的無奈,要活下來,或許總是要做出許多自己所不願意的事情吧。
但若是失敗了呢?小顧最知道,任務就算失敗了,也只是被背棄的份而已。多感傷。


圖片來源:《一把青》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