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記得進攻的同時,也別忘了要防守。』

會放這張當首圖是因為這情節挺幽默的,完全不是那種刻意胡來的KUSO,而是在讓觀眾知道是夢的前提之下,讓真真陷入在那短暫的甜蜜之中,或許象徵著女生難免都幻想過自己化身為戲劇女主角,與自己心愛的他談一場轟轟烈烈又浪漫的戀愛吧!我們的葉真真就是如此。而我之所以會覺得有趣,主要是這一段──當「馮程程」覺得自己在作夢,上前捏「許文強」的臉時,「許文強」默默說一句,妳的夢,為什麼捏我的臉?然後「馮程程」想想也有道哩,就換人捏/被捏,這段有點荒謬但卻在演員一本正經的表情之下變得格外逗趣啊!(不過Han沒看過這部作品啊共鳴度瞬間低了許多!)
如果要為第七集作定位的話,我會用「防守」這兩個字。先前的陳徹不管是想要得知、或者想要改變雅娟的生活,的確都是比較積極的,但這一集中突然他發現──原來他對雅娟的不一樣那麼明顯,為了不讓周遭的人起疑,他便需要小心「防範」自己的身分曝光這件事情。
1  
雖然先前幾集也有數次拯救真真的案例,但是比起會為了雅娟生氣、動手打張順發,或許在程度上,站在真真的角度看來是真的不太一樣。張順發的事情也算是和平落幕,而一席孩子終究是需要一個父親,除了表露了自己的遺憾與內心話之外,也不知不覺算是改變了一個家庭。我蠻喜歡陳澈後來送一本《小王子》給孩子的那一段,或許也是試著告訴他──現在他的眼睛所看見的父親雖然很不成材、很不負責,但是只要用心體會,他相信孩子一定也可以感受到父愛的。

而在小龍發現了真真喜歡陳澈之後,不免會對陳澈有一點敵意──這一點不知道跟他發現陳澈用別人的名字開戶這件事情會不會有什麼連結?說不定小龍會成為揭開陳澈穿越秘一的關鍵也說不定。坦白說我蠻喜歡這個轉場的,透過張順發的事情,讓簡不妙決定「清算」自己公司的客戶,進而影響到了陳澈的身分危機。聰明如陳澈也想到了這點,所以他必須「防守」。
2  
這集莫名讓我有一點感動的是這一段,雖然雅娟並不知道陳澈的真實身分,但是對陳澈來說,不管是1989年的陳雅娟、還是2016年的陳雅娟,她──也就是「媽媽」所說的一言一行,他都是很在乎的,甚至這一個婉約的陳雅娟,是他從來沒有感受過的溫柔,也可以說是自小到大陳澈所沒有看過的母親笑容,他多想要把這一刻複製回到2016年的雅娟身上,能讓她輕鬆一點、快樂一點。

安慰也好、稱讚也罷,卸下心防而向雅娟傾吐自己的心聲,可能在2016年的陳澈是做不到的,可是在這個年代,他輕鬆的辦到、甚至因此感受到從未感受過的一切,這些都是讓他內心很澎湃、卻又五味雜陳的部分。
4  
相信每個女孩在學生時期都聽過那麼一兩個「不那麼科學」,但是卻忍不住好奇心想要試試看的「傳說」,雖然都已經出社會了還相信這個有點好笑,但或許也凸顯了真真的天真、以及第一次碰到這樣讓人心煩意亂的感情問題,她的確是有一點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不管是寫信到廣播電台給蓓蓓,想要諮詢愛情煩惱,或者是半夜十二點中鏡子裡會看到未來老公的樣子這種傳聞,對真真來說都會想要試試看。

我自己挺喜歡這部分的解套,在真真的不小心之下差點釀成火災的意外,好險有陳澈的幫忙而沒有鬧大,但是卻因緣際會地在12點時,陳澈出現在自己鏡子裡面──所以要轉化的話應該是說,這個傳說成立於兩人同住屋簷下,當你發生危急時能最先拯救你的那個人(笑)?
3  
陳澈是防守,真真在釐清自己真的喜歡上陳澈之後,卻又苦於陳澈對雅娟的特別關心而悶悶不樂,雖然旁敲側擊想要套出陳澈的想法,但像是不小心聽到陳澈與葉國安的對話,也只是更讓自己心煩意亂,某種程度上,這一集的真真也是在「防守」,而在胡麗菁的「戀愛三部曲」指導之下,真真能不能夠轉守為攻?或者說她會用什麼方式轉守為攻?則為下一集的看點。整體來說這一集還蠻鋪陳、實質上也比較沒什麼特別進展,但卻是讓觀眾更期待下集的連結。

坦白說進勤的戲份真的比我以為的少!這兩集出現的時間真的寥寥可數,善解人意的雅娟卻也不想再給進勤壓力──反倒,似乎讓忠恩有機可趁?外婆與忠恩的「協定」不知道會不會算數,這部分的關鍵想必是牽扯到陳澈的父親──坦白說看到陳澈默默都會為雅娟身旁的男性「打分數」,以希不希望他是自己父親為標準,還挺逗趣的。

圖片來源: 《1989一念間》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