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縱使彼此之間有多麼強烈的吸引力,愛,仍需要在可以負責時才能說出口。』

因為愛你 │ CAROL

導演: 陶德海恩斯
編劇: 菲莉絲奈吉
原著: 派翠西亞海史密斯
演員: 凱特布蘭琪、魯妮瑪拉、凱爾錢德勒、傑克拉齊

終於找到時間去看這部評價很棒的《CAROL》,我個人還是比較喜歡英文原片名《CAROL》,所以下面文字都會用這個片名噢。
2  
先來說說我最喜歡這個電影的部分,就是在卡蘿跟特芮絲之間那種強大的吸引力,屬於愛情的那一種相吸,光是「眼神」就能夠看穿彼此真心似的勾人,而其中卻又因為相同性別而帶有那麼一點危險又讓人蠢蠢欲動的氣氛在其中。你相信命中註定嗎?在看這一場在百貨公司內,卡蘿與特芮絲的初次邂逅,我幾乎相信了真的有那一種當他出現在你面前,你瞬間就知道他就是自己等待已久的那個人──這樣的雷達存在,你會忍不住的多看他幾眼,你會期待他來與你攀談,你會小心翼翼的在相處過程中,去「猜測」對方的內心是不是跟自己有一樣的波動與澎湃。

或許是因為初次見面,也或許是因為畢竟在公共場合,兩人之前的情感明明很清楚的讓觀眾感覺到不一樣,但是卻被兩人壓抑在內心最深處──但是,原先如此抗拒戴上那耶誕節的帽子,卻在卡蘿的回眸、並且稱讚之後,特芮絲似乎也不覺得有原先自己以為的那麼滑稽可笑了。在她眼底的美好,就會讓自己改觀。
4  
即便是觀念已經相對開放的現在,我相信同性戀情也不是能夠太能夠高調張揚的──絕大多數都被困在一個框框之中,然後不斷的掙扎、排遣自己的不快樂,但那終究不是自己的本性,若非順其而活,又何能得到快樂?在那段婚姻中的卡蘿,與跟特芮絲在一起所散發出來的那種魅力,就是非常明顯的對比。丈夫怎麼也想不透是哪裡出了錯,而讓我有點感動的是他終究是愛著卡蘿的,雖然是用讓對方極其痛苦的方式愛著,但或許是有著「只要能讓她回到我身邊,怎樣都沒關係」的想法,且在1950年代,同性戀傾向尚未除病化的時代,他或許心中還是有著渴望──希望醫學能夠「治癒」卡蘿,希望一切都有如以往一樣。

但現在的我們都知道,這並不是疾病──可僅管站在現代的角度難免覺得他試圖透過心理諮商而治療卡蘿的做法有點可笑,但豈不是他對這段婚姻所作的垂死掙扎?
然而,我相信卡蘿是愛過丈夫的──大多數人或許都是在選擇過自己不適合、不喜歡的之後,才能夠真正明白自己所要的是什麼,她在一段不快樂的婚姻中漂流,或許因為丈夫的忙碌,自己生命的空洞,違背本性的愛情,但當她終於「醒悟」之後,她勇敢的選擇放手,去追求。
3  
也因此,在爭取女兒監護權的這一段,才格外動容。我想起在《愛的萬物論》的最後,史蒂芬感謝妻子,稱兩人一起創造出來了幾個天真快樂的天使──其實蠻讓我感動的,誠如《CAROL》的最後,卡蘿做出了認為對女兒最好的選擇(僅管她再怎麼捍衛、肯定自己的戀情,但卻無法避免他人對自己女兒的指指點點,加上經濟等等因素,卡蘿是經過深思熟慮之後才主動放棄女兒的監護權吧),同時,卻也讓人反思的是──不管怎麼樣畢竟是曾經相愛到願意說出相守一生誓言的愛侶,為何到了愛情的盡頭卻要拼了命的傷害對方、阻止對方跟女兒見面?孩子,是愛情結晶,是相愛的證明,卻同時是獨立的個體,即便是法律也無法無情的強迫孩子選邊站。

凱特布蘭琪在這一段的演技爆發,讓人有一種透過她的言語以及表情、動作,完全能夠TOUCH到她內心那一份最真摯的情感的感覺,卻又同時因為身陷其中的痛苦與撕裂,讓人感到於心不忍。我挺意外的是,對於「離婚」這件事情,在《CAROL》這部片中帶給我一些不太一樣的思考。
5  
凱特布蘭琪與魯妮瑪拉在《CAROL》洽得其分的演出,同樣是「壓抑著內心慾望跟情感」,但是兩人卻是截然不同的表演方式,面對這樣一段在當時不被允許的愛情,卡蘿跟特芮絲,彼此之間那種強烈、無法抗拒的吸引力,以及面對其所帶來的傷害與後續種種,她們同時張揚,卻又壓抑著,感性上的愛是一回事,理智上的面對又是另外一回事,所以當卡蘿主動的說出了那份心意──「愛」,必須在能負責、有勇氣面對時才能夠說出口──之後,特芮絲所必須面對的心理掙扎,更是可見一斑。

最後,我想那是個喜劇收尾?勇敢面對自己的愛情很難,要一起攜手面對的困難與人生有太多阻礙跟煩惱──但那又如何?愛人啊,那炙熱的眼神,那一種專屬於彼此的「認定」,就足以讓卡蘿跟特芮絲兩人,一起走下去。


圖片來源:開眼電影網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 ♥  的頭像
Han ♥

Dear Han ♥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