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最後的溫柔,是讓妳重生。』

坦白說在此之前與朋友即便討論了《一把青》即將結局此事,一致認同的是希望能有個好結局,但讓我心中徘徊已久的困惑是──我其實卻仍不知道該怎樣定義「好結局」這三個字,這齣劇跟大部分的台灣戲劇不一樣,不是壞人得到報應、還是有情人終成眷屬就是所謂的「好結局」,或許這是因為它是一段歷史,它仍在流動、它是我們過去的一部份,反而讓我不知道該對「結局」有著怎樣的期待,我只能回答──我希望他們終能得到平靜的日子。
但是反過來思考,每個時代或許都有每一個時代的悲歌,或者說,我甚至想著他們那麼奮力地、努力的想要生存下來的世界,真的是他們所盼望的嗎?這31集來,濃烈的情緒不斷膨脹,讓我每次看《一把青》都有一種很「自虐」的想法,但卻深深著迷於其中,所以我想面對這結局,我是期待(畢竟「結局」之於戲劇,或許就是角色們的平靜日子來臨了吧)、卻又不捨的矛盾情緒。

一開頭就來提這大家都在討論的,怎麼只有朱青一如往常的年輕?(特別是相比於楊謹華跟天心等人的老妝),我自己的解讀是,這是墨婷的視角──也就是,之於墨婷來說她依然是那個往年的小朱青阿姨、那個「小老師」,並不是她真的不老,我倒是覺得這是導演的刻意,想要呈現出一種從過去到現在「不變」的希望──僅管什麼其實都已經變了、不一樣了。除此之外,我想起導演曾經跟連俞涵說,不管朱青變成什麼樣子,她的「本質」都還是不變的──她的年輕如昔,是否就象徵著朱青的「本質」?
不過我的確會覺得相比之下芊儀跟小周的老妝有一點太「跳」了,從南京、到台灣兩人變的太少,才會一瞬間顯得老的很突然,沒有漸進似的感覺。

2   
最後一集前半部主要就是小顧的「最後飛行」,坦白說我很意外處理上會讓小顧殉職,更意外的大概是透過小顧的殉職,才得以讓芊儀自由、又同時圓了朱青的美國夢。如果要說我對結局有什麼私心的期待,我會說,我希望朱青能夠接受小顧,有一個可以依靠的肩膀,相互扶持走完這段艱苦的人生,但沒有──卻是小顧的殉職,帶給了朱青「重生」。剛開始小顧的出現或許讓蠻多網友挺討厭的,挺無法理解他對朱青的執著,但是到頭來卻真的感受到他一直用自己的方式、甚至是生命在守護朱青,就算在朱青最墮落的階段,仍陪伴在她身旁。或許可以說,不只是對朱青的喜歡,更重要的是當初害她失去了孩子,他心中一直有一份愧疚在。

或許他是這麼想的──當初讓學長跟朱青的孩子沒了是自己害的,而僅管朱青不願意,某種程度上郭軫是把朱青「交接」給他的,所以朱青就是他絕對必須守護的人。坦白說,當我看到他找不到人替他收箱子,沒有人替他領撫卹金時,像是他這個人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掛念、沒有人在乎的那種孤寂感,對我來說是情緒很濃、很衝擊的。
我說真的,我覺得小顧真的是一個很難揣摩的角色,而鍾承翰的演出是讓我覺得恰如其分的。
4  
那是一個大家都只求明哲保身的年代,一個為求自保可以彼此陷害、出賣的年代,但其實說穿了是時代造就了這樣的悲歌,誰也怨不了誰、誰也恨不了誰,誰也無法保證能與誰一輩子緊緊相依,生命中來來往往的諸多過客,誰停留、誰駐足、誰又被迫繼續往前走,再怎麼不夠灑脫,也被逼著殘忍了。或許就像小顧形容的,不過是「生錯了時代」,而我想同樣的是那一份對於「家」的眷戀跟渴望吧?每一顆漂泊的心終將希望能夠靠岸,安安穩穩的過日子,不能說沒有煩惱──人生在世怎可能沒有些雞毛蒜皮的惱人事情呢?不過也就是希望可以安身立命,在一個屬於自己的位置,跟芊儀一樣,「把日子看到頭」。

終究是有了個家,雖然可以說是在生命的最後一刻,無線電傳來的聲響註定了小顧的殉職,而人總是沒有確切的看到「證據」前,往往繼續期盼著他的歸期,來來,去去,輕如鴻毛卻同時重如泰山。但看似自己最後的願望,卻換來的朱青的重生,就算到了最後她依然是孤獨而漂泊的象徵,但終究她可以坦然的面對自己那段過往,回憶著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男人──郭軫跟小顧。
我相信朱青在美國,是試圖著「快意於生」的,這是郭軫最後的盼望,同時也是小顧用生命換給她的平和。
6  
十一大隊終於有人從美國受訓回來,不得不說小顧真的有一種凱旋歸來之感,整個十一大隊的人都有一種與有榮焉的感覺──而對師娘來說,那就是一個未完成的夢想,或許在小顧身上看到,也算是彌補當年的遺憾(芊儀是否總是在仰望著天時回顧著,如果哪一個階段她堅持了、沒有走錯了路,結果就會不同?)。我好喜歡發生人生起伏之後,那一種一整個大隊雖然人身在各處,卻依然心繫彼此的革命情誼,像是家人、又同時是夥伴,每一個人的離開與歸來,都在彼此心上刻下重要的印記。誠如大隊長的自殺對小顧來說,或許一直都有一種「陰霾」於心也說不定。
嚷嚷著大隊長「不負責任」的小顧,最終還是明白了──其實換做任何人站在大隊長的角度,都會選擇「不負責任」的。

芊儀終將把日子「看到了頭」,墨婷的旁白總是在平鋪直敘的沉穩之中,隱隱透露著一些悲悽跟傷痛,或許是因為她那空靈的聲音,即便再旁觀、卻終究還是夾雜著很多自己的情緒,我覺得就「旁白」這一點來說,溫貞菱真的是《一把青》之所以好看的一大功臣。
我自己好喜歡,芊儀在聽到飛機聲之後默默的說出那一句──日子到頭了。心中總有點迷信的想著,偉成來接她了。
5  
同樣的,沒想到第一集小周的部分,在說完那句「總有一天我要打妳」之後,也是小周的生命終了之時,而那飛機降落的聲音,雖然小周嚷嚷著是小邵降落了,但我總想著會不會是老靳來接她了呢?兩個女人的生命終點都伴隨著那熟悉的飛機聲,似乎就是暗示著她們此生,與飛行員註定糾葛,這段「不一樣的青春」,以及到頭來似乎還是沒有比較好的日子,她們還是走過來了,傷痕累累,但我總想著她們是不後悔的──當她們在愛上的那一刻,就像當初的汪影跟朱青一樣,或多或少都知道自己即將面對的日子(當然,可能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完全比她們預想的還要悲慘數百倍),但還是為愛奮不顧身。

小顧的死亡徹底的為十一大隊的「傳說」畫下句點──最後一個在飛的人,也不再飛了,而死亡這種事情不管經歷多少次,都是無法「習慣」的。每一個人的「死亡」,《一把青》都用了不太一樣的處理方式,郭軫轟轟烈烈的死在戰場上,由大隊長親手送他最後一程,整場情緒激動且飽滿,非常有衝擊性;而偉成的死太過突如其來,最初芊儀根本無法反應過來而愣坐在原地不知所措;而相較之下,小顧的死只描繪於無線電中──相較來說簡單,但卻又同樣有一種心痛之感,明明沒有畫面,明明只聽見聲音,但卻可想見他的孤立無援,以及那一種「回不來」的絕望。
a  
墨婷與小顧的這支舞、迎新舞會的約定,那屬於「女孩轉女人」的維妙心境,對墨婷來說「最後一個飛行員朋友」小顧的離開,衝擊格外的大,越是想要逼自己面對現實,就越是會在生活的片段中,想起與他共度的種種回憶,又或許是內心一直很害怕自己有朝一日會忘記對方的模樣、忘記
對方的聲音,所以大腦用這樣的「提醒」。好似小顧的離開是那個年代悲劇的句點,是平靜生活的開始,雖然墨婷沒有考上大學,但是後來完成了芊儀跟自己母親小周未完成的夢,當了老師──她甚至是不知道自己適不適合,但當她考上那一刻,芊儀跟母親的喜悅跟自豪,卻似乎是她這些年來,看過這兩個女人最快樂的一次。那一刻,我相信墨婷真的會覺得,這樣就夠了。

最後墨婷還是嫁給了飛行員,雖然這件事情讓小周難免有一點不滿,但還是很替自己的女婿「鋪路」。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是一種「因果循環」,好似到頭來很想出村、很不想過著飛行員小太太生活的墨婷,最後對於村子的眷戀與熟悉,或許還加上一點緣份的因素吧!還是嫁給了飛行員。可讓人遺憾的是,在焦飛跟墨婷的婚禮上,朱青沒有出現,那帶有一點遺憾的圓滿,或許也是當最後一刻墨婷看到了朱青時,帶給觀眾本片中最溫馨的情緒波動吧。

雖然好捨不得,但《一把青》還是完結篇了,可我相信這個故事、這部戲劇會在觀眾心中存在很久、很久,大家會一直記著有這麼樣的一個故事,這麼樣的一段歷史。謝謝,《一把青》。

圖片來源:《一把青》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