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jpg  
『沒有人能代替我決定自己的人生。』

第六集最讓人印象深刻的當然就是咱們如月的初登場,從緊張、惶恐不安到真正願意放手一搏,在台上那一句「我的人生,我自己決定」,雖然從看預告時就覺得柯佳嬿的台語有一點卡卡,但還是很能夠被這句話的情緒給渲染,而坦白說,卻也是因為在預告中聽到了柯佳嬿說的這一句台詞,才讓我決定看《紫色大稻埕》的。這句話之於年輕觀眾應該會有更多的感動跟澎湃,不管是在該劇中的「婚姻的自主權」,還是職業的選擇,其實都不應該讓別人代替自己決定。其實對於「做決定」這件事情,相信大家考大學填選志願時都有差不多的想法,很希望由自己決定、不受干涉,但是卻又對未知的未來感到擔憂,所以拼命想要尋求別人意見──那一刻,我們才突然明白「做決定」其實是需要勇氣的,或許很多人到頭來會因為缺乏了這樣的勇氣,因而「聽從安排」。
或許正因為體驗過做決定的困難,也曾經因為自己的決定而與家人有過討論(甚至HAN自己以前就碰到蠻多因為就讀藝術大學而與家人有抗爭過程的),對於這樣的劇情更有所感,而聽到那一句關鍵的「我的人生,我自己決定」時,才會有一種被鼓舞到的感覺吧!
c.jpg  
有點諷刺地對比於在台上的《終身大事》,在台下的逸安卻是帶著「相親對象」彩雲一同去看戲,雖然完全讓人質疑逸安就是假公濟私、想要去看阿月表演吧!不過這一場另類的「相親戲」也頗讓人印象深刻,很明顯的,逸安應該就是想要利用開條件這樣的方式順理成章的「逼退對方」,畢竟在他比較新穎的觀念中,他所開出來的三個條件,特別是有「雅量」那一條,應該是大部分女孩子無法接受的,但是彩雲不知道是觀念相對比較保守、還是「另有玄機」,卻完全不動聲色地傾聽,甚至臉上依舊掛著甜美笑容,讓人佩服她的教養之餘,卻也同時讓觀眾對她有更多好奇。
但或許就是因為她如此順從,反而讓逸安無所適從,卻也同時發現自己並不討厭這個相親對象,只是在看到阿月的那時候,還是產生了一些「異樣」情緒。
a.jpg  
而或許阿月本身之所以能夠對這齣劇那麼有熱情、那麼容易入戲,一部份也是因為該角色的生命經驗使然,阿勇再次來到大稻程找阿月(雖然這就讓我很不明白為什麼要設計讓阿勇二度來到大稻埕),帶來了阿月最愛吃的金棗,那是一種屬於故鄉的記憶,也知道是阿勇的一份心意,人,都是念舊的,阿月就算想念,卻也回不了頭──因為如今的這一切都是自己好不容易爭取到的機會,人生、青春,要改變或許只有這一次機會。但終究,面對石銘跳出來幫忙自己,看到阿勇的表情,還是讓她覺得心酸酸的,「無法殘忍」。
f.jpg  
我相信阿月也明白石銘說的,石銘之所以這麼做是為了「幫她」,也明白石銘所說的,現在的溫柔,其實是對阿勇更殘忍,對阿勇來說還有一線希望的感覺──但其實更讓人在意的是,石銘對阿月除了對其爆發力的演技讚賞、願意挑戰並且試圖改變自己命運的堅韌,都讓阿月於石銘而言是一名很特別的女子、而非只是女演員而已,二話不說就試圖出面幫阿月解圍,也讓人其實對這一組後續有一些期待。
當然文化劇的推廣透過《終身大事》的公演算是有了很好的第一步,就連先前對於石銘的理念不甚苟同的婉華似乎也有了讚揚之意(雖然表面上只稱讚阿月啦),相信戲劇的切磋與交流,會是劇團越來越進步的動力。
g.jpg  
在彩排時,阿月不斷被自己內心的心魔所困,害怕被嘲笑、擔心自己做不到──畢竟曾經於她而言,舞台夢寐以求,更何況這次獨挑大梁,女主角這個名詞於她而言或許在彩排的當下才突然意識到,而阿月突然間的怯場,似乎差一點讓整個劇團這一直以來的努力都白費,這也造成阿月更大的心理壓力。要放棄了嗎?可是好不容易都撐到這裡了──跨不過去的這一關怎麼辦?透過朋友的陪伴、短暫去散心的跳脫,讓阿月突然明白,其實「不是沒路了,只是自己不敢走」,所以,走過去就好了,走過去之後就會發現其實也沒那麼可怕!
抱著想要再試試看、不願意放棄的心情,再次回到了劇團,而劇團人員紛紛開始說起自己的初登台,輕鬆的氣氛也讓阿月能夠用更釋然的態度去面對上台演出。
d.jpg  
而這一場阿月與逸安的爭吵,其實本來看預告時我的感覺是,逸安有點捨不得看到阿月反倒因為壓力而讓自己過的不快樂,所以才會輕言說出放棄之語,但實質上播出,無論江逸安本身是不是那個意思,在說話的方式上的確帶給人一種「少爺思想」,如果不快樂,放棄不就好了,換別的事情做就好了呀,這樣也讓正值敏感而脆弱時期的阿月馬上被觸到,畢竟於她而言,來到大稻埕,得到夢寐以求的演出機會,都是她經過很大的犧牲跟努力才得到的,一般人其實選擇了一條路之後,再怎麼艱辛也只能走下去,轉換跑道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這或許也讓阿月看清楚兩人之間的差距,江逸安的「夢想」一瞬間像只是少爺的隨心所欲。我想,也是因為看到阿月的努力,以及阿月的一席話,讓逸安對於「夢想」有不一樣的看法。
最重要的是,我想在那個當下阿月想聽到的其實是逸安的鼓勵吧!或者像是石銘那種,給她空間靜一靜,以及給她絕對的信任。

這集整個重點比較放在阿月身上,雪湖的部分就是有進展到他被允許「上色」,師兄看到他一步一步的以極快速度進步,一直以來都是酸言酸語、帶有諷刺之意。我覺得雪湖這條線算是主線,但卻常常好像被擺到副線有一搭沒一搭的穿插,甚至有一點「遺世獨立」之感,是有點可惜(也可能是因為這集的逸安都沒畫畫,在沒有扮演銜接功用的狀態下,這條線有一點被冷落了吧)。

圖片來源:《紫色大稻埕》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 ♥  的頭像
Han ♥

Dear Han ♥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