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1-1  
『為什麼拼命追求著幸福,卻只是讓幸福距離自己越來越遠?』

繼上回看過《東野圭吾三週連續SP》之後(第一彈「十一字殺人」第二彈「布魯斯特的心臟」第三彈「迴廊亭殺人事件」),說真的很久沒看到這種以知名推理作家之作品改編的系列SP作品。松本清張,其實我看過他的作品並不多,但由於他貴為日本社會派推理小說大師,而社會推理又是我自己很喜歡閱讀的類型,因此對他也多多少少有一些認識;另外,其實這部作品我最先得知是因為第二夜──由北川景子主演的《黑色樹海》,後來得知是松本清張大師原著的改編作品,便很興奮的兩夜都看了。
先說結論,我個人覺得《黑色樹海》比《買地方報紙的女人》好看非常多,精緻度也好很多。

(貼心提醒,以下可能會不自覺地出現滿滿的劇透+吐槽點噢)
之1-2  
整個故事的「偵探」無疑就是小說家杉本隆治跟他的助手身上,而開頭就把關鍵的幾個線索連結起來──作家、關野鼻殉情的情侶以及本間大臣的演講,而第一個拋出來的疑問是,有一名叫潮田芳子的女性稱看到了杉本老師的《遙遠的記憶》而想要訂閱金澤日日報,然而卻不是從連載的最初開始訂閱,且在十天之後就稱其變的無聊而取消,對創作者來說,可能很難免的有一種挫折感吧,加上加賀獎的再度落選,或許這是導致杉本老師如此糾結這個案子的主因。
不過這就是第一個我覺得蠻詭異的BUG,如果潮田芳子只是單純想要看到殉情的這則新聞,其實不用急著取消訂閱,把範圍拉長一些,也相對比較不會讓人鎖定在特定時間吧?
之1-4  
第二點我比較納悶的是,我不太知道為什麼要採用一個「旁白」的視角來敘事,有些補充的確是幫助觀眾了解,但卻難免覺得似乎「多了」。關於杉本老師的助手藤子,最初是由她基於好奇而在酒店與芳子接洽,進而跟著老師一起追查這整個案子,而除了由前社會局局長取得的訊息之外,像是藤子去問潮田先生是否在演講結束後還與妻子一起,甚至是得知了芳子在前一家酒店工作的情形進而挖掘到芳子可能被「勒索」這一個重要線索,可以得知其實她是挺關鍵的角色。
之1-5  
而關於被勒索的芳子,我自己覺得最本末倒置的是──如果被誣陷在百貨公司偷東西造成她內心那麼大的恐懼,難道在酒店上班是比較OK的嗎?而且還是在丈夫同意的狀況下,如果兩人感情如此深厚,芳子大可以從一開始就找丈夫來幫忙吧?雖然可以理解,後來芳子的害怕不僅有偷東西事件的公開,還有自己因為害怕而無法反抗造就被庄田羞辱、施予暴行的結果,害怕這樣不堪的一面被丈夫發現,因而決定隱瞞,但於我而言「最開始」的癥結點其實真的就可以有別的處理方式吧,畢竟自己是被誣陷的那一方。
不過話說回來,這種詐騙、勒索手法真的蠻可怕的,防不勝防,大家出門時真的要小心一點、隨時充滿警覺為是(我想芳子在第一瞬間可能是失了神,無法確定自己是不是不自覺做了什麼事情而無法辯駁吧)。
之1-6  
漸漸的,芳子也發現到了杉本老師對這件事情很是在意,而庄田兩人是殉情的結果其實不被老師所接受,所以為了防範,也為了想要找到機會「處理」掉對方,她依然是先用「美人計」,就跟杉本老師時時處於警戒,面對芳子屢次的「邀約」及誘惑其實或多或少都有一點動搖吧,但是最後理智還是戰勝了感性。而這一張刊登在金澤日日報的合照,卻也導致了中間段杉本老師在追查上的困境,不管怎麼說潮田丈夫的身分是政治人物的秘書,這部分施一點壓也是合理的。
之1-7  
為什麼要一直執著這個案子?甚至追查到一個身陷危險之中依然在所不惜,當警察問他是不是有收到什麼好處時,徹底惹怒了杉本隆治──其實他就只是很單純的想要知道真相而已,當然,也可能是因為他去拜訪過庄田家,看到庄田兩個子女的模樣,漸漸的認為自己有一種使命感,也只有自己能夠拯救這兩個年幼的孩子(雖然,我自己不太有辦法接受這件事情成為最後勸阻芳子自殺的理由,我只能猜想,是因為無法生育孩子的芳子聽到「孩子」兩字特別容易動搖吧)
之1-8  
整個故事從剛開始不久觀眾就會跟著杉本老師一起鎖定兇手就是潮田芳子,但是本案的難度是潮田芳子有什麼動機?如何殺害(特別是氰化鉀的來源)?破綻跟證據在哪裡?使得整部SP的感覺就是讓杉本跟潮田芳子進行鬥智的過程,而其中帶有一點黏膩的「桃色陷阱」似乎一直在杉本身邊,當然,最後芳子沒能如願。這一場「步步為營」的野餐,別有一番危險、讓人提心吊膽的感受。
而關於氰化鉀從哪兒來──竟然是源自死者之手,這點真的太讓我意外,難道他沒想過自己所做的事情可能會造就對方的報復嗎?讓我到最後看到庄田毒發身亡時有點傻眼,明明就是你讓她有機可趁的呀!(還是庄田天真的認為潮田芳子可能對自己有點感情?)
之1-3  
幸福是什麼呢?潮田芳子持續等待、持續追求,甚至為其付出努力了,但最後似乎卻只是讓幸福距離自己越來越遠,她以為一切都「完結」了,與潮田「甜蜜又甜蜜的,永無止盡的開始」卻始終「開始不了」,她找不到起點,卻又同時找不到終點,而說穿了,帶領她走上這一連串不幸的,卻似乎只有「不幸」兩個字能夠說明,這也讓最後潮田芳子與杉本老師的對話讓人不免覺得動容。是啊,捫心自問她是真的到極限了,在那個當下,她也的確「認定」幸福就是要靠自己動手得來。

我自己覺得廣末涼子演最後這一段心酸的PART很適合,但是最初「惡女」的神秘就給我一種有點彆扭的感覺,好像卡卡的,整體而言我覺得這部SP可能有一點凸顯了廣末涼子表演上的一些限制吧,雖然她好像不是第一次演惡女,但是在著重社會推理──「犯罪動機」的受害與加害同時在同一部中出現時,似乎經過比較就會讓人覺得有些可惜了。

圖片來源:網路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