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  
『我們終究不能自私地,愛到只剩下彼此。』

因為覺得這一段既俏皮又有一點感人,所以就把它放首圖了。我很喜歡葉真真默默的取了一個「未來人」這樣的名詞,她說的簡單、彷彿把「未來」當成是一個國家一樣,好似陳澈不過是從一個遙遠的國家而來,當然,這件事情本身就是超出很多人所能想像的範圍,所以真真會出現「天使與惡魔」的掙扎於我而言完全不意外,反倒是把真真的內心糾結跟拉扯以那麼可愛的方式呈現,倒是我挺意外的方式。

題外話,雖然始終不願意接受真真的感情,是因為怕其受傷,但是看到真真天真的笑靨,還有這些有點無厘頭的舉動,還是每每都讓陳澈忍不住「會心一笑」,甚至讓他產生「如果我能成為1989年的陳澈」就好了的想法。
b  
但相較於真真,陳澈的確是顧慮比較多、比較理性思維導向的陳澈,自然就是這一段感情主要踩剎車的人,誠如面對真真突然衝進來的告白加上擁抱,陳澈第一瞬間竟然還記得要關門,這真的是又好笑又凸顯了陳澈個性上的冷靜與理性,無論什麼情況之下都不會讓感性思維太過主導自己,或者說一時措手不及(當然,上次偷親真真的事情是例外)。其實真真也不是沒想到有「家人」的問題,也不是完全為了愛情沖昏了頭,只是思考的確是沒那麼周全吧。

「我們不能那麼自私」,一句話,完全就讓真真又陷入了迴圈之中,她當然也知道、而我相信葉真真也絕對做不到為了追求自己的愛情,而讓自己的親人陷於那樣絕望的二十多年,不可能的相遇、不可能的愛情,兩人之間要橫跨的距離遠比真真所想像的還多,而差別在於,陳澈可能就是選擇深埋自己的感情,選擇一再看到因為自己的拒絕而讓自己喜歡的女生受傷,而真真是不斷努力、僅管總是提出不太被接受的點子,也還是努力想著辦法。
g  
我當然可以理解陳澈的心情,但總覺得面對這段愛情,他似乎是太消極了一些──但同時回過頭來想,他的消極,或許是因為「不敢積極」,假設有一天自己莫名其妙的又回到未來,他自己受傷也就罷了,那真真呢?真真該怎麼辦?他無法想像沒有她的世界,卻更害怕去設想失去自己之後,真真的受傷。我甚至在觀看的同時還想著,雖然這些事情不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但如果我是真真呢?明明喜歡著,明明如此靠近,卻因為這樣的理由無法在一起,我能夠釋懷這樣的遺憾嗎?還是會跟真真一樣,積極找到能夠在一起的方式?

不過關於「同住屋簷下」一說看到真真的緊張,想必如果知道陳澈是雅娟的孩子,會更為吃驚吧。(第一個想法大概是──天啊,那陳澈要叫我阿姨嗎?)而陳澈捉弄真真的方式集集有趣又漸漸高明,我很喜歡看到陳澈那種看到真真被自己捉弄時的小竊喜,雖然總弄得真真不開心,但感覺很甜。
d  
不過這「有著重大困難」、「根本還沒開始」的交往,卻似乎在葉國安的「加油添醋」之下,讓葉家雙親忍不住對女兒跟陳澈「耳提面命」,這場嚴肅的「家庭會議」不得不說卻又被葉家人弄得有點喜感,而這對小情侶的「被抓包」反映也是格外可愛,有一種欲蓋彌彰的感覺。聽到陳澈說「承認兩人的關係有一點曖昧」,但真的沒有在一起時,不知道兩人是以怎樣的心態說著/聽著這段話呢?畢竟兩人所面對的,是旁人無法想像的無奈。

然而我很喜歡看到葉國安跟葉真真互動,真的超寫實,因為Han跟Han弟也是一樣,平時說話就是你來我往,但是有求於對方時就會突然輕聲細語、畢恭畢敬有禮貌,最重要的是適當的時候要「告狀」一下!
c  
講完輕鬆有趣的葉家之後,要來到整個超級沉重的陳家。在陳澈的幫忙之下雅娟成功回到公司上班,但卻沒多久就讓雅娟媽媽親自去公司提出辭呈,只為不讓她跟進勤見面,不過所謂「嚴官府出厚賊」(閩南語諺語),越是把雅娟逼緊,就越是讓雅娟距離自己越來越遠,甚至還是忍不住向陳澈詢問未來雅娟的日子之後,外公也決定讓雅娟做一個快樂的自己。其實說什麼大道理呢,蝴蝶效應也好,透過改變歷史而改變了未來也好,對外公跟陳澈來說,最重要的還是希望雅娟可以快樂,他們不是聖人,他們只想要作最簡單的努力,去守候自己所珍視的女兒/母親。

我自己覺得挺感動的是,陳澈甚至說出,只要自己的母親能夠快樂,就算他可能不會誕生在這個世界上,那也無所謂,那對我來說是非常動容的一句話,可以想見他對自己的母親有多心疼、有多希望她能夠是像現在一樣快樂的雅娟。只可惜雅娟母親的觀念,看起來真的是很難改變。
a  
進勤有點曖昧的言語,很難不讓人猜測兩人是不是在激吻之後有發生什麼,陳澈的表情有夠詭異,到底是應該開心還是什麼情緒呢?我想說不定開心還是居多的,畢竟自己最希望的父親人選,我想還是進勤吧,只是如果是這樣的話,雅娟對於陳澈「生父」的態度那麼深惡痛絕,就似乎有一點說不通了。從讓雅娟一起成了「共犯」,對雅娟傾吐自己的家庭背景及壓力等等,似乎都讓彼此的心更為貼近,而雅娟隨口一句想要自由自在的飛,進勤不但放在心上,甚至還用紙飛機來哄雅娟開心,不得不說,在進勤身邊的雅娟,的確看起來很開心,笑容也很真切。

然而,他們的愛情真的有可能出現奇蹟嗎?
e  
郭勝泰的危機還在眾人身邊蜷伏,而像是真真因為陳澈的關係沒去應酬、或者是拒絕了與他一起享用高級午餐,某種程度上我覺得都對小龍而言是很大的衝擊,甚至可能因為郭勝泰的洗腦而讓他的觀念越來越偏激,雖然忠恩與雅娟母親的親近、甚至表明要移民去南加州,與雅娟有照應等等的行為讓人不斷覺得忠恩會「黑化」,但我卻覺得看到現在來,說不定第一個「黑」掉的可能會是價值觀已經有點扭曲的小龍,特別是身旁又有一個「未來的通緝犯」,很難說他不會近墨者黑。更重要的是,郭勝泰到底是犯下了什麼罪行而遭通緝呢?其實粉絲專頁上討論的沸沸揚揚,不少人猜測可能是他非禮雅娟──我自己是不太願意往這個方向想去,但我想,或許到後來因為金錢因素讓他鋌而走險,綁架雅娟、甚至起色心動惡念做出什麼事情,其實以目前看來可能性是挺大的。

而外公口中的「聖誕節」在即,到底對雅娟來說發生了什麼事情?坦白說一直讓我有一種很忐忑、很不願面對的心態,導致我最近雖然一直很期待《1989一念間》的下一集,但卻又因為這樣的心態而不太敢看,有點矛盾。只希望不管中間發生過什麼事情,最後能賜給他們一個好的結局啊。

圖片來源:《1989一念間》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