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2-1  
『往往,都是在事後才開始懊悔當時的沒有留心。』

我個人覺得《黑色樹海》比第一夜的《買地方報紙的女人》好看非常多,雖然相比之下我會覺得《買地方報紙的女人》該故事中的「動機」更符合社會推理的概念(《黑色樹海》於我而言是有一點太牽強),但是整體的流暢度、精彩度、緊湊氣氛的營造,我都覺得《黑色樹海》好很多。
之2-3  
故事是從一起疲勞駕駛的交通意外開始,信子的喪命,讓與其相依為命的祥子被迫獨立,甚至面對種種不合理的現象,而迫使她必須堅強起來面對種種疑雲──我覺得因為種種原因的無法理解而造就她開啟調查與思考,或許某種程度上也是一種強迫自己從傷痛中走出來的一種方式,也許是一種「轉移目標」也說不定。無論如何,突然一場意外帶走了姊姊的性命,對妹妹祥子來說自然是一大打擊。
之2-2
我自己挺喜歡開場的設定,很簡單的強調了兩姊妹的相依為命,又同時以「回憶」的方式,透過旁白,去訴說了她的後悔跟遺憾──其實每個人都是這樣的,總在事後回想著「其實當時就應該注意到不對勁了,為什麼我沒有多問一句?」或者是「我是不是應該多關心某某一些?」,然而誰也無法預料「意外」何時發生,誠如祥子怎麼也想不到這會是最後一次與姊姊的見面。
而雖然沒有如同《偵探的偵探》那麼極端(?),但是這次北川景子依然是為了自己的姊妹而赴湯蹈火,相信有看過《偵探的偵探》的觀眾朋友在看《黑色樹海》的時候,面對某些情況都會忍不住想要喊出「紗崎玲奈反擊!」之類的話語。
之2-8  
大部分觀眾應該都會跟我一樣,最先好奇的會是這片名──「黑色樹海」到底表達的是什麼,在SP內我看到兩個部份,第一個自然就是關於信子手提包的呼應,但我覺得更加強烈的,是北川景子所飾演的祥子的獨白──這連續殺人案,來自兇手的「警告」,到底是誰?時時刻刻處於恐慌之中,該相信誰、該懷疑誰?那種很強烈的不安誠如獨自置身於黑色樹海之中,任何的風吹草動,都格外讓自己害怕會遭遇不測。

當自己所接觸到的人陸陸續續慘遭毒手,除了本身的不安之外,到底該繼續追查下去?還是應該要放棄?其實對祥子來說內心應該是很糾結的。
之2-5  
但除了真的很想知道町田所暗示這句「有人是需要負責的」是什麼意思,更甚者是點名出「名人」兩字,加上一種想要更了解姊姊的想法之外,我覺得更重要的是,如今得到的所有情報都是「人命」換來的,似乎冥冥之中就是她們犧牲了自己,來換取「真相」的公開,基於這點,我想祥子就沒辦法停止自己的調查吧。但話說,我自己看完真的覺得這件事情真的還是個意外,要說「負責」真的是言重了。
題外話,坦白說當我聽到町田說覺得信子「忍太多」時,我會覺得在工作上的確是有一些委屈在,可能為了妹妹而必須吞下來,像是《以我為名的變奏曲》那類的,其實或許是看過該SP,導致我對這起案件從最開始就有猜錯方向的感覺。
之2-4
吉井這個角色從一開始就莫名熱衷於這個案件之中,而他的經驗以及諸多調查結果也的確提供了祥子很大的幫助,畢竟相比之下跑過社會線的吉井的確是比較有管道。這個故事有點有趣的地方是,整個案件推理部份的「分工」非常壁壘分明──基本上站在觀眾的角度而言,吉井就是主要「提供資訊」的角色,而祥子、也因為是第一人稱,所以於觀眾而言就是推敲並且整合性的角色。這就又讓我提一下《買地方報紙的女人》,我真心覺得推理類型的影劇作品旁白由第三人稱來做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怪異感。
之2-9  
但話說回來,要說到「宛如置身於黑色樹海」,設計最好的地方絕對是向井理所飾演的吉井亮一這個角色,從一開始就莫名其妙的來到案發現場,然後開始帶著祥子一起調查,誠如祥子所說,可以說所有的進展都是由他在主導──反之,如果他從一開始就故意將她導到錯誤的方向呢?特別是其中齊藤常子的死,更是加深了祥子的疑慮,我格外喜歡那一段,祥子本來要搭電梯,後來改從樓梯快速跑開,出了自己的公寓門口,卻看見吉井早就在等著自己──那一刻,應該大部分觀眾都能感受到一種不安感吧!
特別是很多顆特地TAKE他高深莫測的表情,更讓人替祥子捏一把冷汗。
之2-10  
而不知道為什麼我格外有印象的,就是在樓梯這一段,從聽見狗叫聲而被驚嚇到,到從背後傳來吉井的一句「為什麼不接我的電話」,一瞬間是會讓觀眾跟北川景子一起感受到不寒而慄的,但詭異的是,卻也是在這場戲中,雖然祥子的恐懼達到最高點,但是卻讓我瞬間覺得吉井應該不是兇手,儘管沒有很明顯的愛情線發展及火花,也因為大部分都是由祥子獨白,所以可能在互動上相對來說是比較淡一些(特別是又要做出吉井可能也是嫌疑犯這一點),但這一段的確有讓我覺得,起碼吉井應該對祥子有好感吧。
之2-11  
在關鍵的時候,吉井亮一也是擔任著助手、以及保護祥子的角色──而其實從最一開始,他如果能夠對祥子坦白自己對這個案件如此執著的理由,讓祥子能夠感受到其實他是真的跟她一樣,身為信子的好朋友,單純想要釐清諸多疑點的話,其實也就不會讓祥子想歪(她一度認為跟著姊姊去旅行的就是他吧),也可以讓他有多點信任,而這也是我想為什麼身為「夥伴」似乎相較於其他推理劇中的組合,似乎那種夥伴的感覺沒有那麼強烈的原因之一。
之2-7  
「黑色樹海」的真意之一或許是指這原先被藏在雪中的手提包,坦白說我看到西脅回去把手提包挖出來,甚至是交給店員時,是很讓我震撼跟動容的──一樣是一段不被允許的關係,妹尾終究是為了名利而不願意真心付出,不希望愛情成為自己的絆腳石,甚至到後來有一點為圓謊而到一個偏執的地步;然而真正願意放開那些束縛而終於鼓起勇氣去擁抱愛情的西脅,卻碰上了意外讓兩人終不得相守,於我來說是很淒美、很難過的,特別是西脅最後為了保護所愛之人的妹妹,其實也算是把自己所有的不堪所公諸於世,甚至可以說完全放手現在所擁有的東西。雖然信子已經死了一年之久,但是這份感情還是非常濃烈的。
題外話,看到飾演妹尾的鈴木浩介就是《詐欺遊戲》系列中的福永──一瞬間就讓我覺得他不是什麼好人啊!(笑)
之2-6  
不管是最後的笑容、慢動作及放手,信子的溫柔雖造就了自己的死亡,但不知道為什麼在那一霎那我卻覺得他是幸福的,無論男人是否出自於真心、無論是否真的有機會在這趟旅程之後就成功結婚,但在這一瞬間他所感受到的愛意是真摯的,不疑有他的──僅管在那一個發生事情的煞那,男人沒有上前去握住她的手,但是事後為她所做的種種,包含替她保護妹妹這件事情,於她來說我想都是更為重要的。因為大雪而攔不到計程車也好、意外遇到妹尾也好、甚至是在那一念之間信子選擇到後面去做的想法也好,一切的陰錯陽差造就了這台「死亡公車」帶走了她的性命,但我相信,雖然她的人生結束的突然,難免有憾,但起碼最後是笑著、幸福著的吧。
看到最後這樣的一段,難免覺得心酸酸的呢。

圖片來源:網路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 ♥  的頭像
Han ♥

Dear Han ♥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