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正因為藏不住的澎湃情感,才讓謬思女神在作品中如此閃耀動人。』

《紫色大稻埕》來到第十一集,我必須說我每次看《紫色大稻埕》都有一種「不知不覺就看完一集」的感覺,會覺得整體很流暢,很引人入勝,但特別的是我覺得它整齣戲的魅力並不在於像一般的電視劇一樣,會讓人很糾結、會讓人一直猜測劇情發展,基本上我看完每一集都不會有那一種「我又要再等一個禮拜!」這樣的惆悵情緒出現,但是它就是有一種淡淡的魅力跟吸引力,有點雋永、在平淡中感受到一種深刻,就像逸安隨父到日本那一段所提到的「台灣茶就跟台灣女人一樣,只要花點時間深入了解,就會愛上」,這種感覺也很符合《紫色大稻埕》這齣戲劇,是一種無形之中就會慢慢喜歡上的「癮」,儘管沒有太大起大落的劇情,但就會讓人想要一直追下去。

這一集來說劇團的部分著墨的相對較少,雖然因為新劇本的緣故而讓石銘等於公然對抗日本政府,甚至因此害他入獄、劇團被迫停止活動,但整體來說好像這一段在整集之中的重要性感覺也相對較低──我覺得是把一件還蠻重大的事情輕輕帶過的感覺,我不確定是不是因為在處理上,刻意這樣設計,讓比較私人劇團的事情與國家大事做出一些對比,至少我自己感覺起來,上次因為大正天皇的駕崩而造成劇團被迫暫停,與這次的事件,會感覺兩次的處理是有別的。
c  
這一集讓觀眾最興奮的應該是阿月跟逸安有情人終成眷屬,雖然可以想見的是面對江家的傳統觀念,自然是很難接受獨子江少爺娶一個沒有家世可言的女演員為妻,但也因此會讓這段感情更有看頭(在現實生活,當然大家都期待每一段愛情都能夠順利地開花結果,但是在戲劇中總會覺得有阻礙的愛情更為精彩嘛),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海報」上似乎卻預言了逸安最後會情歸彩雲?其實光是看到預告中逸安的動搖,與海報的連結,就會有這樣的聯想,儘管沒有這些「暗示」,逸安最終依然無法如願抱得如月美人歸,似乎也是一個讓人遺憾但卻又不意外的結局。

然而讓我感動的或許是,從逸安的那一幅畫中,象徵著「寫給如月的信」,儘管或許技不如人,但是藏在裡頭最真摯的情感卻是非常動容的──就像所謂的「情書」,也不見得真的寫的多文情並茂、或者是用了多少修辭技巧,唯有真正投入感情,就絕對能夠打動對方。
甚至,這個「打動」,像是屬於當事人的默契一般,唯有相關者才能看得出來──如同阿月因此知道了逸安的心意,又例如彩雲從中明白了逸安的拒絕,是因為喜歡的是如月。
b  
逸安「處心積慮」才得到的自由,或許難免苦澀,但終究是當時候的他唯一能想到的方式,然而在一切似乎都朝著逸安所期待的方向走去,卻在這時候安排跳離開回憶場,由郭雪湖本人之口,暗示了逸安此次的「叛逆」結果不如預期,其實不光是從對白中得知,其實光從江逸安之子竟然並不知道自己的父親對繪畫有興趣這件事情,就可以推敲出其實這一條美術之路,逸安最後是失敗的──雖然或許,到頭來還是放棄這條路的逸安回想這一切會有點遺憾,夢想於他而言卻像是一個想到就會隱隱作痛的傷口,但是至少他曾經依照自己的意志去奮力一搏過了,儘管可能最後並不是成功的一條路,我想也不至於後悔吧!

但坦白說,我自己看這一段時,或許是因為我個人比較務實的關係,我反而覺得逸安與父親「一半一半」的協定還蠻可行的,當時我真的以為他找到了與自己父親相處、溝通的方式──更重要的是,就像郭雪湖說的,真正的藝術家就是要對自己有信心,而我覺得江逸安或許因為朋友的成功而太過一味的想往「純藝術」走,卻忘記了其實自己可以善用自己的優勢,例如用繪畫來幫助家裡茶行的事業這樣的模式,透過「設計」,幫助家裡、也讓自己的作品更有能見度。
我一直記得江父曾對兒子說,有他作品的茶都賣到歐洲去了,這樣難道不是一種被肯定嗎?這也是一種藝術的呈現啊。
e  
可惜那時候的逸安並不能明白這一點,或許他太渴望走向某一條路了,所以就忽略了其他路的可能,藝術的呈現絕非只有一種方式,轉個彎,或許也可以讓自己更能發揮所長。而坦白說,這一場雪湖跟逸安吵架的戲碼還蠻讓我有感的,我在觀看的當下也的確覺得江逸安是有一點少爺病,誠如先前他曾經對如月說,如果真的沒辦法突破自己的心防那就放棄就好了,找其他的事情做就好了──「選擇」對逸安來說似乎被看的太過簡單,而他所認定的世界或許也太過友善,「船到橋頭自然直」的想法,其實反而很讓周遭的人擔心,也凸顯某種程度上他似乎有一點有勇無謀。
但這當然是站在比較務實的角度看來,或許會被認定是某種不勇敢也說不定──必須承認,有時候或許不要顧慮太多,去衝、去闖、去突破,沒有勇敢過誰也不知道結果。

可惜雪湖的這一番好意卻或許激起了逸安心裡一直藏有的那一份,對於雪湖能夠全心全意奉獻於藝術的羨慕、以及入圍台展的忌妒(儘管身為「台展三少年」卻帶來諸多的煩惱跟耳語,但或許在逸安看來這都是奢侈的煩惱),這對好朋友該怎麼和解,也是未來期待的看點。
a  
但相對來說,一直以來都非常有智慧的郭母,這回卻也做了像是逸安一般的「衝動」行為,「船到橋頭自然直」的想法於我而言一直都是太過不安、太過讓人焦慮的,所以看到這一段除了替雪湖感到感動之餘,也不免有點替他們擔心。但是一直以來願意支持、願意「投資」自己兒子,絕對無私的信任,永遠是兒子最有力的支持者──如果說實踐夢想的過程需要動力,靠著熱情支撐難免會有燃燒殆盡的一天,但似乎有著這樣無私的支持與鼓勵,就能夠一直有源源不絕的能量。
所以郭雪湖之所以會成功,自己的認真、天份、才華當然很重要,但我覺得郭母也是功不可沒的。

而且我發現《紫色大稻埕》粉絲專頁上也已經有郭母語錄了!大家真的可以筆記下來瞧瞧她為人母多有智慧!
雖然難免,這是有一點基於我們已知郭雪湖最後的功成名就所以像是回去推敲其成功的因素,但我卻覺得反倒讓我有個想法是──既然也無法確定孩子的未來會怎樣,那何不放他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做他最有力的後盾,起碼,能讓他跟自己是親近的、能讓他是快樂的,這樣不是更珍貴嗎?

圖片來源:《紫色大稻埕》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文章標籤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