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愛一個人,如何廝守到老,怎樣面對一切我不知道。──萬芳《新不了情》』陳慧翎&劉梓潔

對《新不了情》的印象其實源自於《超級星光大道》中的表演曲目,到後來我比較印象深刻的是蕭敬騰的翻唱。看到粉絲專頁上寫說這一篇其實差一點鬧編劇荒時,或許更凸顯了這一篇在創作上的難度吧!不過我想劉梓潔是聰明的,因為它巧妙的結合了《新不了情》當年的電影,且非常巧妙的將女人在愛情中那一種「回憶過去,痛苦的相思忘不了」的悵然情緒寫進阿敏這個角色中。我自己當時在聽這首歌時,其實印象最深刻就是這一段,而「阿傑」的出現對阿敏來說,就是最標準的「為何你還來撥動我心跳」。
我很喜歡這個故事的一點是,這兩個角色的身上都發生了大家會覺得「怎麼可能那麼巧啦」的意外,但是當別人這麼說著、笑著、談論著的背後,卻其實是他們一連串的不幸,不管是兩人命運交錯的那幸福戲院開始,還是「蓄意」的這回邂逅,或許或多或少都招來了他人耳語──鄰居也好,學校老師或同學也好(Han自己印象蠻深刻的是阿敏打扮好了卻在早餐店內猶豫不決,因為不管別人怎麼說她,她都可以視若無睹──但是可能會影響到她的孩子,這點就讓她擔心),是不是每個人看到的都太表面,帶有一點點「幸好不是我」的確幸,過於恣意的評斷別人的人生?
「巧合」可以是浪漫、可以是一段美好的開始──但對某些人來說,「巧合」或許是心碎,當旁人嚷嚷著「衰」、「運氣不好」時,當事人的心情其實很難以想像。

這一回楊謹華的表演也讓我印象深刻,而且是截然不同於《一把青》的師娘,格外讓我覺得欽佩的,是她那「永遠保有愛的能力」的堅持,以及儘管在幸福路上跌跌撞撞,卻依然對愛堅定的信仰,那一段要孩子分別跟「爸爸們」說晚安,以及那一聲「我們今天很幸福」,其實是會讓人覺得心疼這個女人的──她也不過是希望能有個依靠,又為什麼被命運捉弄?
另外,其實剛開始在警察局那場戲就讓我蠻印象深刻,在心痛、再一次被誤解以及強顏歡笑之間的拿捏,非常恰到好處的比例,讓人心疼、又心酸。
a  
好久不見的明道,可惜我覺得在《新不了情》裡面雖然跟楊謹華對起戲來很有火花,但好像因為整部故事比較著重於女性角色的心境,相比之下好像他的發揮空間就小了一點。對我來說,這個故事有一點「太被壓縮」,像是最後,一個「線民」的震撼彈,以及「幸福戲院」的真相,對我來說都有一點重重提起、輕輕放下,是比較可惜的一點,不過第二次的回馬槍其實讓我挺震驚的,而那一瞬間閃過我腦海的句子是──幸福雖然拐了個彎,但它終究會到來,只是需要人們持續信仰。
另外,其實我個人不相信「剋夫」這件事情(可能我本身就比較不迷信一些吧),但是看到意外的屢次發生,直至阿傑/廖青雲的出現,兩人經歷種種事件而終於走在一起,對青雲來說真正有了一個家、有一個想要保護的對象(應該說,他開始學習著怎麼當個父親),而到最後的「白頭偕老」是格外讓人感動的──我想到《狐仙麗莎煞煞煞》這部作品,突然間,似乎相信了「真愛」這一回事,能夠排除萬難、儘管跌跌撞撞,也會來到你的身旁,一生相守。

題外話,關於「瀉藥」事件雖然蠻凸顯了鄰居的莫名其妙,但是她的心態卻是值得討論的──那一種覺得自己「不幸」的自卑感,明明那個女人剋夫、交友關係複雜,但是卻似乎過的比自己更幸福,她不理解、她不明白,所以她「動手」想要破壞──到最後才明白,其實幸福或許是可以靠自己「創造」的,每天想著今天自己是幸福的,久而久之,信久成真,就像阿敏說的,女人就是要常常笑嘛!
c  
『如果我們的愛已經成了彼此包袱,何不就讓我們承認錯誤。──陳淑樺&李宗盛《你走你的路》』徐輔軍&溫怡惠

對我來說這一篇其實很淡淡的哀傷,但有可能是因為我畢竟是女性觀眾,站在比較偏向小佩的立場──難免覺得,畢竟是夏柏峰先背叛這段感情的,如今儘管有再多愧歉想要彌補也是理所當然,但是卻又在相處過程中忍不住的在設想一種「可能」,說是女人的小心機吧!雖然感覺是透過兒子波波去拉近與「爸爸」的距離,但內心某一部份卻也是很期待著或許夏柏峰能夠因此回想起曾經的甜蜜時光,進而「回心轉意」也說不定。我覺得小佩的心態是矛盾的,一方面她既不捨、並且能夠理解另外一個女人的不安與猜忌(畢竟自己也是這樣走過來的),另外一方面卻又隱隱期待著這樣的契機。但儘管感性的自己再怎麼失控,理性的自己卻還是提醒著自己、也提醒著夏柏峰──「承諾不要亂給噢。」
因為他給了,或許她就信了;如果她信了,他卻只是隨口說說,她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辦法再次承受這樣的痛。

剛開始應該讓大家蠻意外的是,竟然是用比較懸疑的開場──鬧鬼的公寓,要說是繪聲繪影也好,某種程度上來說我覺得也是孩子跟小佩兩人都依然期待著一個讓這個家回到圓滿狀態的可能,讓夏柏峰這個丈夫、這個父親能夠有更多的時間存在於這個屬於「家」的空間,或許就會有所改變。但到頭來,就像「怪聲音」的真相一樣,都是朝著自己意想不到的方向發展。
d  
夏柏峰則是我個人覺得比較匪夷所思的角色,我自己匪夷所思的點倒不是他為什麼要對小佩母子那麼好──因為我覺得那還蠻合理的,透過物質上的盡可能彌補,多多少少減輕了一些自己的罪惡感,而正是因為明白自己傷了小佩、也讓兒子波波難過,所以他還是想要照顧好、保護好兩人,儘管就像小佩說的,他明白要扛起兩個家庭是多麼辛苦的事情,但是愧疚卻讓他選擇承擔下這一切──但依舊是以「不坦承」的方式。我覺得比較納悶的點是,當鄰居阿嬤的孫子出現時,對我來說夏柏峰的表現太過於「吃醋」,吃味的心理大於佩盈竟然把孩子自己放在家中這樣的情緒,兩人的爭吵,是不是有一點點的私心?到頭來,到底哪一方是他的「身不由己」?
從那一場戲開始,我開始在猜測是不是夏柏峰根本是一個終究定不下來,不適合走入婚姻的男子,又或者是說,男人、女人,走進婚姻中都改變了,所以兩人變得無法用最初的方式與彼此相處,日久了,察覺到彼此的改變,然後就覺得不快樂了。

但人生必然不能那麼隨性的一再逃開現有的一切,我想這是為什麼,最後夏柏峰還是選擇再次拋棄了小佩跟波波,這一次,他必須開始學會「負責任」。所以,或許就該說佩盈是在不對的時候所許下的承諾,而她之於夏柏峰卻是學習如何承擔的一門功課,最後他學成了,守候的人卻不是她了。
其實佩盈某種程度上在感情的卑微特別讓我心碎,也許每個人都難免對舊情人有一種──只要他願意回來就好,如果他可以回來就好,這樣的心態,但終究,第二次的機會卻還是失敗了,所以,即便她曾經小心眼的想要透過「報復」的手段來滿足自己的心理,但或許在看到那些曾經快樂的照片之後,終於決定放他走、也放過自己,各自從此就走各自的路吧。

圖片來源:《滾石愛情故事》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 ♥  的頭像
Han ♥

Dear Han ♥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