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你踏出的每一步,都是為了更確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你做著並不喜歡的事情,是為了更知道自己喜歡的方向是什麼──那麼,就往那個方向前進吧。

即便是在科技發達的現在,有電話、通訊軟體、社群網站、視訊這類能夠聯繫分隔在兩地的人,對於自己的男/女朋友要出國去追求自己的理想,不管是工作、還是讀書,都依然萬般不捨,更遑論在那個只能透過寫信、打電報的時代,某種程度來說,就像是「失聯」一樣吧?除了不能夠時時相伴在彼此身旁,想要分享什麼事情也無法及時告訴對方之外,或多或少都會有一種──擔心他如果認識了其他人、或者是忘記我了怎麼辦?(讓我想起電影《天才無限家》中拉馬努金之妻,在臨別之前只叮嚀了一句「不要忘記我」),可阿月沒有,阿月支持逸安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她理性、她識大體,但我覺得更重要的是──她喜歡那個為了追求夢想而努力著的逸安,在逸安跟如月眼中,追逐著夢想的對方,都是耀眼動人的,相對的,她也不希望自己因為對方的因素而被迫停止追逐夢想,我想這應該就是下一集「沖喜」一事造成這對小情侶衝擊之因。

但某種程度上來說,與彩雲的在日本的相遇,不管是基於他鄉遇故知的親切感,還是日久生情,從屢次的相約,到後來在吃飯糰那一段,當逸安吃到自己熟悉且喜歡的台灣味道之後,一時湧升起來的澎湃,一瞬間,似乎他在彩雲身上找到了吉光片羽的美好與動情──繆斯女神是不是換人了?
雖然說起來似乎有一點感傷,感情這種事情似乎真的會因為距離、時間而淡化,但是坦白說當我聽到彩雲說那句「我要當一個讓你看得起的新女性」時,是讓我有被感動到的,而我想,逸安一定也能夠感受到這個女孩子的心意吧!(而換個角度想來,雖然逸安拒絕了兩人的婚事可說是讓彩雲有機會去過不同的人生,但是在那個時代面對相親被拒這件事情,應該有蠻多閒言閒語的吧?更遑論,彩雲是有喜歡逸安的)
3  
說到他鄉遇故知,這一段台灣人在東京的聚會,或許也是一種在他鄉的凝聚──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那種感覺?例如出國時,能夠在國外看到自己熟悉的文字、食物,或者是聽到自己能聽得懂、聽得順的語言,都會讓人有一種親切感、激動感。而他們在東京雖然不免憂國憂民,為台灣的處境而感到憂慮跟不捨,也因為台灣的時機等因素,造就沒有工作等等的(這一點對比於現在的台灣,雖然並不是受到限制與壓榨,但工作難找這件事情也讓人非常有感),被迫必須離開台灣謀生,其實對他們來說也是很心酸的吧!因為如果可以,誰不想要好好的在自己熟悉的家鄉生活?而對這群藝術家來說,誰不想要創作出有自己家鄉味的作品,希望透過畫作宣揚台灣的美?
儘管思鄉的情緒動人,但如果可以,他們並不想要自己的畫中,充斥著想念。

以前讀書的時候其實Han個人還蠻喜歡看老師透過影片播放的方式去講解歷史(當然是比較戲劇性的影片,而非那種完全教學式的講解影片),透過影片將那些歷史課本上的人名立體為一個「人」,讓學生對這些角色有投射的情感之餘,其實格外能夠讓學生有自發性的興趣去了解。像是這一段,講及「台灣獅」的部分,就反而更激起我想要去了解這段歷史的念頭呢。(畢竟如果是為考試而讀歷史,還真的是考完就忘了)
5  
之前去看《梁祝的繼承者們》時,其中有段歌曲歌詞大意如下──要為了藝術而生,為了藝術而死──這樣的胸襟是讓我覺得羨慕,而且是讓我覺得欽佩的,能夠徹底「奉獻」給藝術其實是需要決心、需要抵抗很多現實的因素,靠著對藝術的熱情而支撐自己持續創作的動力,其實從江國賓所飾演的陳澄波口中說出來,格外讓人有感而發,而另外讓我也挺有感的是他對於學校老師的看法,其實我會覺得藝術這件事情沒有標準答案,儘管是「老師」輩給予了建議,學生仍無需照單全收──因為有自己的想法、知道自己的初衷是最重要的,每一筆、每一道技法、每一個設計、每一個層次,我覺得在創作上必有其因,能夠完整表達出自己如此創作的原因,甚至藉以跟老師激盪、討論,我覺得在這過程中是非常能夠讓學生有所成長的。

一味的聽從老師的指導修改,儘管可能顯得「技術高超」,我卻覺得或許難免會讓自己的原創性、概念性都被破壞,但那卻是任何一件藝術品中最珍貴的。當然,也不是鼓勵學生們去反抗老師的意思,對我來說,我最看重的是能夠跟老師(或者是其他同儕)針對自己的作品「討論」,進而碰撞出不同的想法、或者突破自己的盲點。
但我也同意陳澄波所說,誠如我先前提過曾經聽過一位老師說「看電影要有兩個腦,一個是身為電影人的腦,一個是觀眾腦」,當我們一直不斷在努力用「專業的腦」去審視自己的作品時,或許就會忽略了要從「一般大眾的視角」去感受吧。
1  
就像是超有智慧的郭母,其實在設定上應該她是沒受過教育、或者是教育程度並不高的,但是作為一個「一般大眾」,她就能夠提出很誠懇的建議,她並不懂什麼叫做「留白」,她就是憑藉著自己的感受、加上過往經驗,給了郭雪湖極佳的建議,或者感覺上,其實可以說是突破了郭雪湖的「盲點」,在那個當下,我的感覺的是他並不知道自己的畫哪裡出了問題(明顯感覺他是困擾於自己並不滿意這件事情),而母親的一席話,從「觀看者」的角度去感受,瞬間就能夠點醒了他應該如何修正的方向。

當然,某種程度上郭雪湖自己對作品的不甚滿意,應該也是因為台展三少年所接收到的許多閒言閒語而造就了他對自己的壓力極大,也對自己更加嚴格,儘管他依然謙虛,依然覺得如做夢般的不可思議,但聽到那些閒話也難免心情受到影響,因此,他是奮力的在捍衛「台展三少年」的名號,其實這樣的思想很正面──我要證明自己的實力給他們看!
4  
最後的結果自然是成功了──坦白說看到《紫色大稻埕》還蠻讓人感覺有希望的,特別像是在郭雪湖身上看到了,只要堅定自己所愛,並持續往那個方向努力邁進,終有一天能找到「知己」,有人懂又有人欣賞的澎湃,其實我相信不只是藝術家,每個人都期待人生能有這般「知己」吧!只要努力就能成功,這件事情在過往或許是人人堅定的信念,但不知怎的,越是長大,越感受到世界的並不友善、甚至是嚴苛時,開始就會質疑這句話的真偽──而《紫色大稻埕》,在不知不覺中是有給我這樣的力量的。

而看到郭雪湖即便在多年以後,回想起當時的心情依然澎湃、激動,其實看到這裡,身為觀眾其實有一種覺得好笑、卻又能夠感同身受的替他開心這樣的情緒;而年輕時的郭雪湖大喊著我得獎了,以及告訴天上的父親這樣的對話,讓觀眾的情緒應該可說堆疊到極高點,交叉剪接的激動、澎湃,一次次的讓情緒再往上疊。
曾經「選錯路」而毅然決然選擇休學,之後經過努力而終於成功向世人證明自己的實力,也可說是某種程度上的「光宗耀祖」,其實讓我覺得,或許每一條路都不是「錯的」,你踏出的每一步,都是為了更確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你做著並不喜歡的事情,是為了更知道自己喜歡的方向是什麼──那麼,就往那個方向前進吧。
2  
第九集觀後感我曾經提到,覺得在蔣先生進行鴉片宣導時,團長石銘的反應怪怪的,好像有點心虛,再呼應到這集的沒精神,甚至是當如月去找他時他的異狀,其實就還蠻確定團長有吸食鴉片的惡習,除了蔣先生的叮嚀之外,阿月要如何幫助團長,其實也是日後會關注的點──如果根據海報看來,阿月最後必然有機會在舞台上發光發熱,而且應該是與逸安無緣,那麼跟團長呢?是不是會有機會?但又讓我覺得驚艷的是,當石銘吸食鴉片後的異狀,那自然而然就吟唱起的《霸王別姬》(那應該是《霸王別姬》沒錯吧?),是否如同阿月所說,其實是非常思念婉華的呢?

就像蔣先生說的,再怎麼有文采、有理想的人,只要吸食鴉片就毀了──鴉片,或許就是最大的陷阱,可誠如很多人會因為失意而吸毒一樣,因為「劇團沒了」而找不到生活重心的石銘,或許是藉助這樣的方式來逃避現實吧?銘新劇團能否東山再起,首先,真的得先讓石銘重新站起來。

圖片來源:《紫色大稻埕》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 ♥  的頭像
Han ♥

Dear Han ♥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