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resdefault  
痛過之後,讓藝術、讓文學,溫柔地療癒你。
#感謝試閱邀約

「人生走的越遠,老人家就越保護他們的好日子,不讓任何事危及他們剩餘的年月。」
「小愛,大愛。愛有不同的尺寸,這不是很悲哀嗎?」
「大多數人問問題,只是要聆聽自己說話,或聽到他們可以面對的某件事,但請不要告訴他們可能讓他們無法應付的事,『你愛我嗎?』就是這種問題。」
「每一個結束和每一個新的開始之間有一個中途世界,叫做傷痛期,它是一個沼澤,你的夢想、擔憂和遺忘的計畫都集中在這裡。」
「每個身體都有一間惡魔潛伏的內在房間,唯有打開它、面對它,我們才會自由。」
「太多太多女人成了殘酷冷漠男人的共犯,替這些男人說謊,對自己的孩子說謊,因為她們的父親也是用一模一樣的方式對待她們。這些女人總是懷著希望,期待殘酷的背後掩蓋著愛,才不會被悲痛逼瘋。不過,麥克斯,真相是,那裡沒有愛。」

因為我拿到的是試讀書稿,所以沒有辦法標上明確的頁數──但是被我MARK起來的句子就是有那麼多,我甚至在想如果我沒有稍微克制一下的話,會不會整個試讀本都是黃色蠟筆的痕跡呢?我很喜歡在看書的時候紀錄下一些讓我覺得特別有感的句子,甚至有想要開始用鋼筆、把這些自己喜歡的句子抄錄下來的想法(而我也正準備付諸行動)。扯遠了,我想表達的是《巴黎小書店》太美妙了!它就是「巴黎」這個城市給世人的感覺──儘管或許有許多文章揭露實際上的巴黎並不是那個樣子,但這麼長久以來它就是以那樣浪漫又優雅的姿態,存在於世人心中,那種地位是沒有辦法被動搖的。《巴黎小書店》就是這樣,浪漫、美妙、帶有一點憂鬱,淡淡的優雅、淺淺的粉、輕輕的溫柔,讓人自在而陶醉,彷彿看著這些文字就可以「感受到巴黎」,彷彿閱讀著這些文字的環境就是於左岸喝一杯屬於自己的午後咖啡般愜意。
多美好,而我真的覺得很奇妙的是,我不過是打開了《巴黎小書店》。

當然或許這麼形容是有一點誇張──不知道大家有沒有一種經驗是,某一本書你第一次看時或許不明白、不懂、覺得難以下嚥,但是多年之後再回首,你突然「懂了」其中的奧妙,因而產生了不一樣的想法?我覺得就像這本書裡的主人翁尚‧佩赫杜所說的,每一個人在不同階段都有適合他的書,也會因為每個人的個性跟喜好而被推薦不同的書,或許是我自己在這個當下對這樣的文字特別有感,才會在閱讀的過程感覺被「釋放」。我很喜歡這本書的一個概念,當「書」視為一種療癒憂傷的「藥方」,我不知道大家是否聽過「藝術治療」這個名詞,而對我來說這是很吸引我、很讓我想要了解的領域,因此當《巴黎小書店》以「書」作為一個治療的媒介時,對於喜愛閱讀的我,不自覺地就沉浸在其中。
1462936728-4164580984_n  
像是一場公路電影,為了迷惘而追尋、為了懺悔而出發、為了尋找而航行,心靈的治癒不僅僅是書、儘管於主角而言書是那麼迷人而有魔力,但或許一直以來在文學藥房中也侷限了自己的人生──所以踏上旅途,他重新認識了這個世界,在旅程中儘管充滿無法預料的事件,但勇敢的突破舒適圈之後,得到的是一種最暢然的解脫,不再被什麼困住了,去面對了、人生才有重新開始的機會。
我們一生都在追尋著「答案」,即便知道真相或許相對難堪、痛苦,但是痛過之後的療癒,或許就是一種最溫柔的安撫。那些難過,終究都會被吞噬。

題外話,關於這「水上文學藥房」,光是在書中這般的描寫,就讓我能夠想像到那整個場景──說是想像,但其實應該說是一種嚮往,一種期待,突然會有很強烈的慾望能夠到巴黎去尋覓這個傳說中的文學藥房,當然,我想若真有其店,就會像作者於書中描寫的一樣,充滿著觀光客拍照吧!但我想要的並不是這樣,而是希望能夠真的花一個下午的時間,進到文學藥房去享受自己的與書的邂逅,感受書的魔法與「療效」。
其實或許因為我時常過度陶醉於書中,導致我時常會很嚮往書中的某個地方會是真實的、想要去拜訪(這樣的慾望往往比真的看到影劇中某個地點想要去的念頭更為強烈),例如橘子小說中的「無名咖啡館」、《挺不錯餐館推理事件簿》中的挺不錯餐館,或者是這本《巴黎小書店》的文學藥房。 

真的很希望大家有機會都能看看這本書,雖然不見得它對現階段的你而言是本適合的書,也不見得是合你胃口的書,但我想,它的特別、它的溫柔、它的魅力,還是會讓你喜歡它的。

圖片來源:網路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文章標籤

    巴黎小書店 妮娜‧葛歐格

    全站熱搜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